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万事,由我来扛(2)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走到母亲的房间,从半掩的房门看过去,母亲正靠着打开的窗,不知在看向何方。

    商临均走进去后,手把房门关紧,走在母亲的身侧,声音满是歉意的道:“妈,对不起。”

    以前的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娶一个让母亲不高兴的人。

    从小到大,一直带着他的人都是母亲。

    老头子就像挂了个名头,除了钱,他什么也没有给过。

    他还小的时候,去上学,因为每次接他的都是母亲,私下里被很多人说没有父亲。

    母亲常常为此不断的流泪。

    家里面,母亲和老头子经常吵架。

    每次吵架之后,老头子都会对他特别好,就像把所有对母亲的歉意全部补偿到他身上。

    可是,这一切,从那个女人出现后,就彻底给毁了。

    如果说,商云的母亲是压灭了母亲极力保持的最后一丝假象。

    那么乔毓敏的出现则是把所有的假象都给推翻了。

    商云母亲的出现不过是一场你情我愿的算计。

    可是,乔毓敏却是他所谓的真爱。

    要说,他更恨谁,如果不是商云母亲的出现让母亲当时本就衰弱的身体更加严重,他一定会坚定的说是后者。

    如果没有岑乔的出现,他对那个女人一定是深恶痛绝。

    可是,偏偏她与岑乔有着割不断的关系,他只能把她当做陌生人,当做她从来都不存在。

    “临均,你还记得我和你爸离婚的时候吗?”老夫人语声幽幽。

    商临均心里梗了梗,他怎么会忘。

    “记得。”

    “记得,好一个记得。”老夫人怒极反笑。

    她的好儿子,口口声声喊着记得,却与她这一生最大的敌人的女儿走在了一起。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记得。

    “妈,乔乔她什么都不知道,那个女人在她四岁的时候就抛弃了她,岑乔从头到尾都是无辜的。”商临均不想让母亲的愤怒都发泄到岑乔的身上,是他没有早点告诉母亲这一切,该挨骂的人是他。

    老夫人静了一瞬:“临均,就算你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可是,只要她是那个女人的女儿,那么你们俩就不该在一起。”

    “妈,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老头子和那个女人没有办过结婚证,你担心的事,不会降临在我们头上。”商临均想到当初他提的条件,心里暗自庆幸。

    还好他提了这个要求,不然恐怕,他和岑乔真的有缘无分。

    “怎么会?”老夫人一脸的惊讶,她可是知道,当初商离远迫不及待的和她离婚,就是为了和那个女人尽快结婚。

    怎么会到头来,连个结婚证都没有。

    商临均知道有些事情必须和母亲说明,她才会相信,便也不在隐瞒,解释道:“当初妈你和老头子离婚的时候,他不是问我要跟谁走吗?我当时是打算跟着你的,可是。”

    “他却让我跟着他,他说他保证以后不会再有别的孩子,商家的继承权都是我的。”

    “我当时拒绝了他,然后朝他提了另一个要求。”

    老夫人已经想到儿子到底提了什么要求。

    商临均继续往下说了下去:“我说,只要他这一辈子不和那个女人领结婚证,我就接受他的提议。”

    “没想到,他答应了。”所以,所谓的真爱,到底有多深。

    至少在老头子眼里,绝对是比不上利益的。

    老夫人这才明白儿子为什么会突然变卦回了商家。

    她的眼里开始缓缓溢出泪水,轻轻的用袖子擦了擦,拍了拍儿子的肩道:“儿子,苦了你了。”

    那时候,他的年纪还这么小,就要为他们大人犯的错误承担后果。

    现在,他只是想娶一个喜欢的女人,她又怎么忍心让他为难呢。

    “临均,既然你和岑乔两个人没有法律上的牵扯,那你们俩想结婚的话,还是尽早结婚吧,你也知道,田恬那个性子,我怕她,会在你结婚之前,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来。”

    老夫人也算是从小看着田恬长大的,虽然对田恬以前为自己儿子做的事情非常感激。

    可是儿子不喜欢她,她也不能强硬的让他们在一起。

    毕竟,商业联姻的悲剧,有过一次就好。

    她的儿子,她只希望他能够幸福。

    商临均明白的点了点头:“我们是打算月底结婚,该准备的东西都差不多了,请帖什么的,我明天让余飞拿过来一些,妈,你有想请的客人,可以全部写上去。”

    “那岑乔那边?”知道她是从小被母亲抛弃,老夫人心里对她的心思变得更加复杂了。

    她当初也调查过她,自然知道这孩子从小在继母的刁难下长大,没有过过多少好日子。

    提到岑乔的家人,商临均的脸色也变得冷淡几分:“我并不想请他们家人,不过,乔乔心里从来不记得别人对她的恶,所以那些人,表面上还是要请的。”

    “比起田恬会做出什么麻烦的事,我反倒觉得他们一家人恐怕也会不甘寂寞。”

    想起岑茵那个女人因为他和乔乔在一起,就让人污了乔乔清白,如果不是乔乔拦着,他非要把人送进警局,让她再也出不来。

    “那临均,你可要多找一些人,暗暗的注意他们。”对于那些像牛皮糖一样喜欢黏着别人的人,老夫人不知见过多少。

    她知道这种人一向最难缠。

    儿子的婚礼,她可不希望被这些人给搅乱。

    “明白。”商临均点了点头,他突然想到,既然这些事都告诉了母亲,不如那件事也一并告诉母亲好了。

    “妈,其实我还有一事想要告诉你。”他的眼神带着凝重。

    老夫人见到儿子难得如此,心里不免猜测,到底是什么事。

    “你说。”

    “其实,乔乔,她就是又一的妈妈。”

    商临均的这句话,就像原地放了个炸弹,把老夫人炸的半天没有回过来神。

    好久,她才面色复杂,语气艰涩的道:“你是说,岑乔是又一的亲生母亲?”

    “是。”商临均认真的点了点头。

    “商临均,你给我把所有的来龙去脉都给我说清楚。”老夫人显然是气炸了,连儿子的全名都叫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