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流言蜚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婶的话音刚落,本来还一脸好奇的王怡君顿时冷下了脸,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好在大婶忙着切菜,没有注意到二夫人那狰狞的脸色,不然非要吓得切到手。

    往日里看起来和气宽厚的二夫人,此时眼睛怒瞪,眼里燃烧着疯狂的恨意,令人见了,不寒而栗。

    王怡君绯色的唇咬的发白,想到前几日买的药,心里一直徘徊的忐忑,反倒彻底沉静了下来。

    迅速收好脸上的恨意,如往常一般,似是好奇的说:“李婶,新嫂子叫你做几个菜啊,要不要再多做一点。”

    “够了,够了,二夫人,你才从医院回来,还没吃饭吧,要不和商先生他们一起吃吧,我啊,刚好多为你做几道菜。”李婶擦了擦手,笑意扑了双眼。

    李婶在商家做了十多年厨师了,已经算是老人了,这些年里,与她在商家关系最好的就是二夫人了。

    二夫人爱吃,嘴又特别挑,李婶又特别喜欢做了菜之后端给人品尝,只是以前都是自己尝,来到商家后,倒是有了二夫人陪尝。

    想到二夫人年纪轻轻就守着寡,还要照顾一个孩子,心里自是怜惜非常。

    前些日子二少出了事,二夫人又是整天忙里忙外的照顾二少,李婶每天自然会给二夫人补一补营养。

    “不了,小鱼儿最近胃口不好,我也吃不下。”王怡君揉了揉额头,大概是这些日子都没有休息好,一脸的憔悴。

    李婶还想在劝慰劝慰,王怡君却摆了摆手。

    她皱着眉转过身,正要离开的时候,似是想起了什么,看着厨房摆放着的菜觑了觑,说:“李婶,你怎么不放些辣椒,临均一向喜欢吃些有辣味的东西,切一些放里面吧。”

    李婶听后,脸上难得现出难色,显然很是犹豫。

    夫人来吩咐厨房添菜的时候,特意叮嘱少放些放辣,说是未来的夫人不太会吃辣,李婶想着人家好歹是第一次来老宅,还是不放辣的好,便直接把辣椒放到了一边,没有去碰。

    “李婶你怎么这副表情,很为难吗?”王怡君蹙着眉,像是疑惑。

    李婶不想让二夫人误会,只好解释了句:“夫人说是商先生未来的夫人不会吃辣,所以特意吩咐的。”

    “哦,这样啊。”似是了解了,王怡君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李婶,你不如切一点点不辣的辣椒放里面好了。”她随手从一边拿了几只红色的辣椒。

    “毕竟商先生才是主人,还是以他的口味为主的好。”

    李婶听了后,觉得二夫人的话说的很对,点了点头。

    亲眼见着李婶把那几个辣椒切了放进去,王怡君才终于笑了。

    她心里轻松了些,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去。

    商临均和岑乔又一三人坐在餐桌旁,桌上只摆放了简单的几道菜,不过好在厨房的李婶做菜一向很快,不一会儿,就见她端了好几样菜上来。

    见李婶还在朝厨房走去,岑乔用手轻轻的戳了戳一旁的商临均。

    “哎,我们三个人用得着吃这么多菜吗?你看,荤素搭配,都五道了。”

    虽然看到这些色香味俱全的菜,口中的津液在不停的上涌,但是还是很心疼。

    毕竟,这些菜一看就吃不完,想到岑家吃不完就倒掉的习惯,恐怕商家只会过之而无不及吧。

    正夹着菜的商临均神色一愣,显然没想到岑乔会突然说到这个问题。

    看了看桌上已经快要摆满的菜盘,商临均咽下口中的菜,在李婶再一次端着菜上来的时候,阻止道:“李婶,你做这么多菜,我们都已经吃不完了,如果厨房还有的话,就不要在端上来了,你们自己吃吧。”

    李婶用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笑呵呵道:“好嘞,先生难得回一趟家,可一定要好好尝尝我的手艺啊。”

    “一定。”商临均应允道。

    三人在吃完饭后,肚子都被撑有些胀。

    没办法,岑乔是不想浪费这桌菜。

    又一则觉得李婶做的菜实在太好吃了。

    商临均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儿子两个人如狼似虎的吃着菜,只能英雄就义般一起陪着了。

    吃的太饱,两大一小直接在老宅的花园里转了起来。

    “小乔,我肚子好胀啊,难受。”又一摸着自己圆圆的大肚子一脸的惆帐。

    岑乔看着又一这副模样,想笑,却拼命忍住:“又一,你看,我的肚子比你的也小不了多少。”

    她作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只是岑乔虽然吃的多,肚子却不显。

    又一看了更哀愁了,撇了撇嘴,愤愤道:“才不。”

    商临均站在一边看着岑乔和又一相互比较的模样,心里难得生出了暖意,如此岁月静好的模样,安然如梦。

    在几人看不到的二楼窗户边,王怡君紧捏着手里的两包药,眼神狠厉的看着楼下笑语嫣然的三人。

    脚步匆匆的下了楼,看着正在收拾厨房的李婶,朝她招了招手:“李婶,你去给临均倒杯茶吧,他们吃完饭都没喝水,想必口都渴了。”

    李婶闻言立刻砌了三杯茶,只是因为手拿不过来,只好先端了两杯过去。

    眼见李婶的身影越走越远,王怡君看着被茶叶遮盖的水,冷笑了声,撕开手中的包装袋,两包全部下了进去。

    手摇曳着茶杯,在它逐渐被热烫的水缓缓融化后,绿色的茶叶一遮盖,谁也不知道里面被人下了药。

    在李婶回来之前,王怡君重新回了二楼的窗边,在亲眼看着李婶把那杯下了药的茶端给了岑乔。

    在看着她把那杯茶全部喝下后,脸上终于显出得偿所愿的快意。

    她的儿子既然因为这个女人丧失了一根手指,那么她也不要让这两个罪魁祸首好过。

    凭什么他们可以平安喜乐的打算结婚,她的儿子却要永远经受断指之苦,躺在病床之上,还要受尽那些低下之人的流言蜚语。

    就让她亲眼看看,这场所谓的认人家宴,这个女人会出多大的丑。

    哼。

    王怡君关上窗,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