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出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喝完茶后,总觉得刚刚喝的茶里有种异味,有种特别的甘甜。

    只是看到又一和临均喝完茶后都没有什么反应,心里暗唾,自己想多了。

    消食了大半个小时,三人重新走进客厅。

    里面的气氛却有些压抑。

    本来已经同意岑乔和儿子在一起的商离远在他们走进来的时候,冷冰冰的视线直接砸在了岑乔身上,他冷笑了声,转向自己的儿子,恨铁不成钢的怒问:“这就是你矢志不渝的女人,还没有结婚,她的照片就出现在了别的男人的微博上。”

    商临均心里一咯噔,难得生出了怒意。

    他犀利的视线朝着坐在大厅里的人看了好几眼,在看到多余的那个人时,才明白了。

    老头子年纪大了,公司的微博他都不关注,何况是别人的微博。

    岑乔的那件事虽然上了热搜,但也只有那些认识她的人,才会生出心思去关注。

    而在这个时候把这件事告诉老头子,无非是想破坏他的婚事。

    在场之人,只有王怡君有这个动机了。

    恐怕和医院里躺着的商遇脱不了干系,毕竟他还想着用这件事中伤他。

    可惜,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比谁都清楚。

    早就预料到这次家宴没有那么简单,商临均心里早就做好了措施。

    所以面对了老头子的怒斥,他只是云淡风轻的笑了笑。

    牵着岑乔和又一的手直接坐在了一旁,不慌不乱的道:“微博的事,发布者已经澄清了,对方是乔乔的好友,有一张乔乔的照片不足为奇,毕竟这只是一张日常的大头照。”

    商离远其实心里也清楚,这件事情并不严重,只是大概是心里还是对这门婚事不满意,所以一看到有对那个女人不利的消息,就想着法子想拆散他们。

    可惜,他的儿子就像被下了**汤一样,根本不在乎这些传闻。

    “最好如此。”他咬了咬牙,语气不明。

    商临均没在多言,只是把凌厉的视线投向了一边,正坐姿庄重,手上端着茶,喝了一口的王怡君身上,语重心长的问:“听说商遇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二婶怎么还不把人接回来,像他这般在外面随意胡言乱语,恐怕就是呆在医院,也会被人暗下杀手。”

    商临均语气不疾不徐,尖锐的话却直接戳破了王怡君的伪装。

    她手中端着的茶杯一晃,热茶直接烫在了手上。

    一旁的乔毓敏见到后,口中惊呼了一声,立马跑去冰箱里拿冰袋过来。

    大概是上次同样被热水烫伤过,她的处理方法明显娴熟了许多。

    “怡君,喝茶也要当心一些,我上次喝茶不小心烫伤了手,好几天都不敢碰水呢。”乔毓敏一边给她敷着伤口,一边叮嘱。

    “谢谢嫂子。”看着离自己的距离过于靠近的乔毓敏,王怡君心里很是复杂。

    以前王怡君从来没有把这个大哥后娶的女人放在眼里。

    毕竟以前的嫂子无论是做人还是家世方面,都比她高出太多。

    虽然她后来令大哥与前嫂子不顾一切的离了婚,这种高杆的手段的确让她高看了一眼。

    不过也只是觉得这种女人果然不能小觑。

    心里对她提起了防备,却仍是不冷不热。

    现在看到她竟然在她手受伤后,如此着急的帮忙,心里倒是对她产生了些好感,口中的称呼自然也变了变。

    大概是出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同样是被商临均讨厌的人,王怡君觉得她与眼前的嫂子或许能进行一番合作。

    “乔乔,你怎么了。”商临均本来是闲散的看着那两个令他不喜的女人相互来往间的惺惺作态。

    未曾想,手中紧握的手开始泛起阵阵冰凉,如此炎热的天气,手中如同冰块的手,显然是发生了不妙的事。

    他也顾不上在管那两个女人,一脸担忧的看着脸色惨白的岑乔,手紧贴在她额间,语气急促的问:“乔乔,你的额头好凉,是不是感冒了,走,我带你上医院。”

    岑乔手捂住肚子,忍住肚子里泛起的不舒服,朝他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我想去趟卫生间。”

    她声音压的很低,显然很是不好意思。

    商临均一听,立马把人横抱了起来。

    “父亲,乔乔生病了,我先带她去休息。”

    商离远心里有些不悦,话都没有说上几句,就要走,实在太没有礼貌。

    心里对岑乔的好感又下降了许多。

    “走吧,既然早知道身体不好,今天就不该来,扰了大家兴致。”他语气不耐,显然很不高兴。

    这个时候,商临均的心思都在岑乔的身上,他顾不上反驳,就抱着人大步的离开了。

    大厅一楼就有卫生间,商临均把人直接抱在了门口,一句乔乔还没喊出来,就差点被门砸了一脸。

    看着紧紧关上的门,商临均心里既担忧着岑乔的情况,又察觉到这件事隐约传来的不对头。

    来之前,岑乔的身体明明好好的,毕竟如果岑乔真的感冒或者是不舒服,他绝不会强硬的带她来。

    有时候有个好身体,也是给人一个好的印象分。

    事情出现了不对,是从刚刚开始的。

    吃完饭之前,岑乔身体还是好好的,难道是菜里被放了什么不该放的。

    看着紧闭的门,显然一时半会是不会开,商临均思来想去,最终先去了一趟厨房。

    毕竟都在一楼,隔得并不远,要是乔乔出来了,他也能尽快的赶到。

    商临均身上带着暗沉的气势,走到厨房里的时候,只有李婶一个人正在择着菜。

    在听到缓缓传来的脚步声时,李婶抬起头,在看到是先生的时候,笑的和蔼又慈祥:“先生怎么来这了,厨房里有点乱,我收拾收拾。”

    李婶把手中的菜放下,站起身来。

    李婶年龄已经很大了,起身的时候,小腿颤了几颤,商临均连忙伸出手阻止:“不用了,李婶,我来这,就是想问你一件事。”

    李婶爬满皱纹的脸上有些迷糊,轻声询问:“先生,是不是我今天做的菜手艺下降了,不对,应该和以前一样啊。”

    “不,我只是想问,中午的时候,有没有除你之外的人来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