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好心办坏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没有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李婶虽然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是先生问的如此直白,再傻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头。

    很快,李婶想起了辣椒的事。

    “先生,中午的时候菜里我放了一些辣椒,是不是因为这个?”李婶小心翼翼的问道,眼神里带着明显的踌躇。

    因为知道先生未来的夫人不能吃多少辣椒,切的时候是剁碎剁碎,与菜混淆的。

    “辣椒?”商临均一听,眉头都拧了起来。

    来之前,他记得他和老头子他们提过的,岑乔不能吃辣椒,所以今天的菜都不要放什么辣椒的。

    加上岑乔的生理期快到了,在静园的时候,莫婶都没有做过带辣味的菜,就连母亲那,因为年纪大了,这些年也很少吃什么辣椒了,所以不用多提醒,也几乎是没有放的。

    “李婶,父亲没有告诉过你,今天的菜,都不需要放辣椒吗?”商临均的这句话里带着明显的质问,眼神锐利逼人。

    李婶被先生这副冷沉的模样吓了一跳,心里虚慌,声音低的像是蚊蝇:“夫人是说过,可是...”

    李婶想到自己是听了二夫人的提醒后,才会在菜里放了一些辣椒的。

    可是二夫人和先生是一家人,不可能会害他。

    也许是二夫人是好心的,只是不小心办了坏事。

    想到二夫人往日对她的照顾,李婶嘴唇嗫嚅了几下,终是把这句话咽在了肚子里。

    商临均心思灵敏,自然是察觉到了刚刚李婶脸上那一刹那的不自然。

    或许罪魁祸首她知道,只是她不想说出来。

    在整个商家老宅,可以得到李婶一心一意的防护的人,只有一个。

    商临均心里已经明白了是谁,看着眼前和往日般慈祥懦弱的老人,商临均第一次觉得有时候善良的人,最容易做坏事。

    即使她是无心的。

    “李婶,你年纪也大了,你的孙子也快要考大学了吧。”商临均话题转的很快。

    听了这话的李婶却是心慌的不行。

    到底是在商家做事的老人了,几乎是在先生这句话脱口后,李婶就知道先生是打算要辞退她了。

    顿时,再也不顾上往日和二夫人的那些情谊,就把所有的事情一并脱口而出:“先生,我也不瞒你了,辣椒的事是二夫人叫我加的,她说你一向喜欢吃辣椒,所以叫我给你多放些。”

    李婶心里当然也是有私心的。

    在商家干了这么多年了,除了先生每次来之后,会给她加些打赏什么的,其他的时候,她的工资也不高。

    她家有三个儿子,养这些孩子长大,考大学,需要一大笔钱。

    虽然商家开的钱很高,但是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些不够用的。

    毕竟,除了给儿子存些上学的费用,还要帮他们把娶媳妇的费用一并准备好。

    所以,她也是想要讨好一下先生,只是没有想到,却阴差阳错的令先生不悦了。

    在商家干了这么多年,李婶自然是不想离开的。

    商临均听完李婶的一番话后,脸上的表情并没有透露出他的心思。

    他修长的五指只是在旁边的橱柜上敲击了几下,一声,一声,沉闷的似敲击在人的心上。

    旁边已经站起的李婶脚一颤,身体虚晃了下,似是在先生沉重的气压下喘不过气来,竟一个不稳,直接栽倒了下去。

    商临均没有上前接住人,反倒是在李婶昏倒在地上后,打了一个电话。

    “余安,去家政公司选一个做事稳重,做饭好吃的老手送到老宅,对了,商遇那边,找几个人看着他,他既然待在医院,还非要兴风作浪,那就直接困住他。”

    把事情和余安全部吩咐完后,商临均才挂断了电话。

    他走出厨房,在看到前面一个正半蹲着,忙着打扫卫生的佣人后,直接告诉她:“李婶在厨房昏倒了,快点送她去医院。”

    佣人一听事情这么严重,立马拔腿就跑。

    等到亲眼见着李婶被人送去了医院,商临均才迈步走向了岑乔的所在。

    只是门还是和他离开的时候一样,紧紧关闭着。

    商临均伸手敲了敲:“乔乔,你好了吗?肚子还痛的话,我们就去医院。”

    正在卫生间冷汗淋漓的岑乔咬紧牙根,憋出了句:“没事,我等会就好了,你不要站在门口,你这样,我很有压力。”

    毕竟被自己喜欢的人看到这样的场景,实在算是在心里给了重重一击。

    商临均明白岑乔的心思,也没有在门口多留。

    岑乔靠在马桶上,肚子痛的厉害。

    她不明白,她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竟然会如此难受。

    左思右想,也不会想到是有人给她下了药。

    毕竟这种只会肚子痛的药并不会给人的身体造成什么危险,当然虚脱肯定是难免的了。

    “大哥,听说临均要结婚了,你们呀,怎么也不通知我们一声,还要我和小妹从别人那里听到,你们也太不把我们当亲人了吧。”

    商临均才从外面走进来,就听到了这句熟悉的抱怨声。

    心里暗自不耐,脸上却一分不显,大阔步走上前,姿态优雅的坐下。

    “三叔不是去意大利出差去了吗?没想到,三叔一回来就赶到我爸这来了,真不怕三婶吃醋啊。”

    商临均脸上面无表情,嘴边却故意的提醒了一句,却是正好戳在了商显的心中。

    谁不知道,商显的妻子姜是个母老虎,长相平庸,却家世丰厚。

    就算是商家与姜所在的姜家比起来,也仍是差上许多。

    这个姜家可不是姜一凡那个姜家。

    而是京市的姜家。

    北城虽然繁华,可是与京市相比,却又差了许多。

    而且姜家背后藏有深厚的黑色背景,远不是现在的商临均可以扳倒的。

    当然他也并没有想过扳倒它。

    虽然二叔商显和姜家大小姐姜联了姻,可是他深知他二叔爱好美色的性子,短时间还可以装出一派正经老实的模样,可是等到时间长了,逐渐暴露了本性,那么他和三婶两人之间显然是过不了什么好日子的。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