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杀手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显爱玩爱闹,和商遇的性子极象。

    只是年轻的时候,他颇会遮掩,看出来的人少之又少。

    等到结婚的时候,他就是不得不遮掩了。

    毕竟,姜家的大小姐可不是这么好惹的。

    既然和她结了婚,就要接受这重大的责任。

    好在,磕磕绊绊之间,十多年也过去了。

    只是,这几年,商显显然有些故态复萌了,竟然在外面私自勾搭女人,还把一个女人直接安在元盛里,做了他的助理。

    这些事,商临均当然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这是商显的事,和他没有多大关系。

    但是这一切,是在他没有惹上他之前。

    现在很明显,商显是故意的要和他杠上了。

    毕竟,亲近的人谁不知道老头子根本不喜欢岑乔,在这个时候跑上门来,分明是故意的戳老头子的心窝子,老头子面上当然会一派平静,可是等人走了,他所有压抑的不满只会全数堆在心里,并且全部扔在岑乔的头上。

    商显脸上绷紧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厉色,却又迅速的掩下,脸上带着苦笑,嘴角抽了抽:“临均啊,真是越长大了,越喜欢开三叔的玩笑了,你三婶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吗?这些日子微微要和林远准备订婚的事情了,你三婶忙都忙不过来了。”

    商微是商显的唯一的女儿,长相靓丽,个性骄傲。

    只是大概是从小被大家宠爱的缘故,性子有些骄纵。

    商临均是一向不喜这个堂妹的。

    这个堂妹从小的时候就喜欢黏着他,好不容易,在遇上林远之后,不在经常缠着他了,商临均心里不知多高兴。

    商临均心里对那个素未蒙面的林远有些好感,毕竟是他把商微的注意力从他的身上转移过去了。

    说起来。

    这次商微订婚,倒是给了商显一个好的机会。

    带妞出国玩闹的机会。

    上个月,商显出了国。

    所以商临均这次对公司董事会的变动才能做的那么轻易。

    四姑姑商瑶则是个墙头草,往日里都是听三叔的话,自个儿心里是没有多少章程的。

    这次董事会的变动,她是亲眼看着的,可是却没有说上一句话。

    恐怕唯一做的一件阻拦他的事,就是把商显给叫了回来吧。

    “四姑姑,最近还忙着相亲没,最近我认识一个中文系教授,要不要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

    商临均转过头,看着一头棕色波浪卷发的商瑶,身形慵懒的靠在沙发上,脸上画着精致浓妆,眼圈边浅浅的倦怠。

    “四姑姑似乎憔悴了许多,是年纪大了吗?也是,姑姑都快四十了,苍老些也算正常。”商临均毒舌起来的时候,简直就是一刀一刀专往人的痛处戳。

    商瑶可没有商显那么好的忍耐力,柳眉皱起,怒道:“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大哥,你看临均这么大人了,还老喜欢嘲讽我,真是没有家教。”

    商瑶这话算是变相的把商离远也给贬了一顿。

    商离远本是最宠爱这个小妹的,一听这话,本就不高兴的脸彻底的拉长。

    “胡闹,小妹,你和临均计较什么,你大他十几岁的人了,怎么还是如此小肚鸡肠,怪不得,现在都没有人能忍耐你的脾气。”

    商离远好歹是商临均的话,忿起人来,不比商临均弱。

    商瑶被这话气的眼都红了:“大哥,你怎么这样说我,你明明知道,我是在为李承守身的。”

    这话说的如同贞洁烈女被人强硬的带着一顶异色的帽子,像是被侮辱了一般。

    但是身为自家人,谁不知道谁。

    李承是商瑶的未婚夫,却是多年前的。

    他已经死了五年,别人都以为他是出了车祸,倒霉的在结婚前一天死了。

    可是,商临均却知道此事的内幕是,李承在结婚的前一天去了一趟新家。

    他本是兴高采烈的去,不成想,却在回来的路途中发生了车祸。

    一个没喝酒,开车平稳的人,突然出了车祸,这事本就蹊跷。

    却不想第二天竟有人爆出,商瑶婚前和他人开房的事,虽然这件事最后被商家压了下去。

    可是,商家,李家的人,却都是心如明镜。

    所以眼看着商瑶又拿着死去之人来作筏子,商临均心里不屑极了。

    他的这位姑姑,从未成年之时,就和学校里的那些人勾勾搭搭在一起。

    而且玩的程度还颇为开放,酒吧,ktv常去的就和回家一样。

    家里人也一向不管她。

    毕竟姥姥姥爷是早早就去世了,几个兄妹都是老大照顾的。

    老头子年轻的时候也是叛逆的人,只是为了这些弟弟妹妹,一直把那股叛逆的心思压在了心里。

    要不然,后来也不会闹出什么真爱出来。

    “姑姑一直提起李哥,真不怕他晚上来单独找你吗?”商临均眼神幽暗,语气暗沉的仿似带了阵阵凉意。

    商瑶被这样的他唬了一跳,心里的凉意直凉到了背心。

    在商家,是一秒也不想在待下去了。

    商显眼看着小妹被侄子说的冷汗直冒,心里明白这一次恐怕是讨不着什么好了。

    不过好在他还有个杀手锏。

    “大哥,小云你都多久没看到他了,他这阵子回国都没有人为他接风洗尘,都是商家的子孙,小云,他这也过的实在太寒碜了吧。”商显嘴上像是在为商云抱着不平。

    商离远却是楞了好一会,才想起来,三弟口中的小云不就是他那个只见了一面的便宜儿子。

    只是,他竟然回了国,这倒是让他很是惊讶。

    “他,现在人在哪?”大概是从来没有叫过他的名字,商离远嘴唇动了动,却终是没有吐出他的名字。

    商显暗地里翻了个白眼,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道:“他啊,刚刚还跟在我们身后呢,不过,刚刚他说想去个卫生间,我就让佣人带他过去了。”

    商显这话一停,商临均心里顿时暗道不好。

    一楼的卫生间相隔本就都不太远,如果那个商云走到了岑乔那间,那...

    商临均没在想这个不好的想法,他拔腿就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了过去。

    一直到走了很远。

    还依稀能从身后听到商显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