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做检查
    ,精彩无弹窗免费!

    “怎么临均的结婚对象不在啊,难道是临时打了退堂鼓...”

    商临均因为满心的急迫,从大厅走到卫生间不过几分钟的距离硬生生被他压短成两分钟。

    只是他赶到卫生间的时候,紧闭的门已经是大敞着。

    眉头紧蹙,担忧的视线朝里一望,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环抱着他心爱的女人。

    眼里厉色一闪,几乎要斥责出声。

    如果不是还记着岑乔现在身体不舒服,看到这副场景,他还真的会误会。

    可是现在虽然没有误会他们有什么,但是心里也并不怎么好受,毕竟谁也不想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的在别的男人怀中。

    他脚步未停的走上前去。

    “乔乔,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商云显然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岑乔的身上,宽厚的左手扶在岑乔的腰侧,脸上尽是担忧之色。

    今天之所以过来商家老宅,是商云暗潜在商家的人通知他今天商家有场家宴。

    商临均会携手未来的妻子一同出席。

    想到上次商临均故意留下的话,原因并不难猜测。

    商云并不想直接出现在岑乔的面前,如果他在商家的家宴上直接出现,恐怕岑乔会怀疑他出现在她身边的目的。

    毕竟她的聪明,商云从不怀疑。

    岑乔的意识已经有些朦胧,腹中的疼痛令她身体虚弱了许多。

    眼中泛着水汽,近在眼前的人几乎看不透彻。

    她以为出现的人是商临均。

    惨白的脸强自笑了笑,手攥住腰间那只有力的大手,摇了摇头:“不要担心,我没事。”

    商云看着她如此虚弱的模样,面上还强装着没事,心里怜惜不已,怀抱不由得越收越紧。

    “放开。”

    一声沉重的脚步夹杂着一道冷淡的声音直传入商云耳里。

    他神色一怔,下意识抬头望向了声音那侧。

    商临均一身西装穿着严谨,脸上的表情极为冷淡。

    可是那双仿若刀锋般犀利的双眸却直视着他。

    怀里的人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头歪了歪,在看到那抹冷凝的身影时,顿时双手开始用力的挣脱开困住她的手。

    商云不想要松手,可是他也不希望伤害到岑乔,紧攥的手最终还是放松了力道。

    商临均弯下腰接过岑乔。

    此时,他也注意到了岑乔的不对劲,顾不上边上的那个存在感极强的身影,抱着人直接离开。

    一直到离开,他也没有问商云什么你怎么在这的愚蠢的问题。

    毕竟现在事实已经很明显。

    他名义上的弟弟就是岑乔所认识的那个商云。

    两个人从头至尾就是同一个人。

    “咦,先生,夫人这是怎么了。”余飞刚赶过来,没想到,才停下车,就看到先生一脸焦急的抱着人。

    商临均本就需要人帮忙,来的时候的司机还不知去哪了,商临均直接吩咐余飞:“快开车,去医院。”

    “好的,先生。”余飞没有多问,直接等先生夫人上了车,疾驰而去。

    去到医院后,商临均直接带她去了门诊室。

    只是现在正是下午,医院周末的时候一向是人流比较多的时候。

    整个门诊室里,人挤着人,商临均心里不耐,抱着岑乔走向门口。

    “医生,你看看,我的妻子她怎么了。”

    拦住一个正要离开,年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医生,商临均开口就问道。

    年轻的医生眼睛上架着一副银丝边眼镜,被人突然拦住也没有生气。

    他仔细的看了看正躺在男人怀中脸色惨白如纸的女人,手突然探向女人的手腕。

    商临均一看这个医生在他面前就开始动手动脚,直接扣住了他,厉声质问:“你干什么?”

    医生手抬了抬微向下移的眼镜,微微笑了笑:“先生,我是中医师,自然是为你的妻子探脉。”

    他把自己医师袍胸口处挂着的职业牌撩了撩,上面明显的写着中医肛肠科林远。

    “你就是林远?”商临均眉峰一松,他以前就听说过林远是一个中医医生,虽然没有见过他的容貌,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林远就是商微的未婚夫。

    “你认识我?”林远盯着眼前的男人看了许久,确定他从未见过他。

    只是他的眼神却分明写着认识。

    心里不由得极为疑惑。

    “呜”岑乔突然捂住腹痛痛呼了一声。

    林远顿时顾不上心里的疑惑,直接吩咐商临均:“先生,你先把你的妻子抱到旁边的长椅旁,我看她似乎疼的厉害,我先为她诊治一番。”

    商临均对这些病痛并不了解,自然只能听从专业人员的话。

    商临均放下岑乔,把她扶坐到一旁的长椅上。

    见她额际上泛着细细密密的细汗,心疼的用袖子为她擦了擦。

    林远本就是一个温和的人,因为家庭的缘故一向比较信奉真心相爱的夫妻。

    所以见到眼前这一对夫妻,即使是处在旁观者的眼里,也可以看出来他们的深厚之情。

    心里不由得对他们增添了一些好感。

    林远站在一边,轻弯下腰,手探向岑乔露出来的手腕。

    过了一会,眼神里闪过一丝放松与凝重之色。

    他问道:“先生,你妻子是不是吃多了通肠的药,我看她身形虚弱,额生冷汗,肚子疼痛,分明是吃错了东西,可是她的脉象却是虚浮泄气,明显的是吃了通肠的东西。”

    商临均心里顿时燃烧起了一丝怒火。

    他本以为,李婶只是听从了王怡君的话给乔乔吃了带辣的东西,才肚子不舒服。

    现在听了医生的话后,瞬间就明白了,岑乔这明显就是被人给下了药。

    而这下药的罪魁祸首,不会有第二个人。

    王怡君。

    商临均咬着牙语气狠厉的反复念着这个名字。

    压下心里蓄势待发的猛兽,商临均询问道:“林医生,我妻子需要住院吗?”

    林远看了看面色惨淡的女人,以防万一的说:“你妻子的脸色不太好,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后遗症,最好还是做些检查,你先去办一下住院手续吧。”

    “谢谢。”商临均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