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陪伴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均在医院帮岑乔办好住院手续之后,就一直在医院陪着她。

    毕竟让她一个人呆在医院的话,他实在不放心。

    只是想到又一还在老宅,为了不让他焦心惦记,商临均给他打了个电话,叫他好好的待在老宅住两天,等他回去在接他。

    又一握着自己已经被挂断的手机,一脸的不高兴。

    他也好想去看小乔啊。

    小乔生病了,他还要一个人窝在老宅,他心里也会担心的好不好。

    老爹就是想一个人霸占小乔,不然怎么还让他一个人呆在这。

    商离远看着又一似乎在生闷气,直接走到他身边,用手撸了撸又一的头,安慰道:“又一,怎么不高兴了,你爸爸和你说什么了。”

    “爷爷,不要摸我的头发啦,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把头上的大手拉下来,又一故作老成的说道。

    看着又一故作严肃的样子,商离远故意逗他:“好好好,又一不是小孩子了,那又一是不是可以不依赖爸爸,在老宅多陪陪爷爷。”

    “爷爷不是有新奶奶陪着吗?怎么还要又一也陪着,爷爷真是喜欢移情别恋。”又一小小的双手插在腰间,一番话把商离远的老脸都给说红了。

    “咳咳”商离远故意咳嗽两声,然后转移话题:“又一啊,爷爷不和你闹了,刚刚你爸爸打电话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又一一听到这话,脸色又变得无精打采了:“爷爷,小乔生病了,她现在在医院,老爹正陪着呢,老爹说,叫我在这里多呆两天,可是,我也想去看乔乔。”

    听到又一说岑乔生病了,商离远一边觉得那女人的身体实在太弱,一边安抚着失落的又一:“又一要是真想去的话,爷爷带你一起去吧。”

    “好嘞,爷爷真棒。”本来还以为自己要过几天才能看到小乔的又一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脸上也恢复了往常的微笑。

    “父亲,不如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我也很久没有见到大哥了。”一直坐在沙发上不言不语的商云突然抬起头,浅笑着说道。

    他嘴上的称呼喊的自然,一点也不像多年未曾见过他们的人。

    商离远心里对这个只见过一次的儿子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顾念着他身上流有他一半的血液,未曾反驳,只浅浅的点了点头。

    “大哥,大嫂,小云既然你们还有事,那我和小妹就先回家了。”商显从沙发上站起,打算告辞。

    商离远也没有阻拦。

    在商显和商瑶离开后,商离远带着又一,商云,乔毓敏一起去了医院。

    在前台询问了一番岑乔的住处,商云心里带着担忧,脸上却一直挂着浅浅的笑跟在他们身后。

    走到病房前,因为过人的身高,商云的视线直接穿透玻璃看向了正昏睡在病床上的人。

    从外面看,岑乔的脸上还是带着轻微的惨白,但是比起在老宅看到她的时候,已经好上了许多。

    商云心里轻呼了一口气,视线不经意的转移,察觉到了另一个与他同样松了一口气的人。

    乔毓敏,商离远现在的妻子。

    她为什么也会这么担忧岑乔。

    商云是罗刹门主,门里有擅长观察微表情的人,作为门主,商云自然也有涉猎。

    虽不说比专门学这个的人要强,但至少可以看透别人一些简单的想法。

    乔毓敏眼里的焦急之色,商云可不认为他是错看了。

    商离远一只手牵着又一,一只手直接推开了病房。

    商临均本来正坐在椅子上用手机查看着余飞给他发送的公司文件,门推开的时候,下意识的朝门口看了过去,在看到来人竟然是老头子他们的时候,心里倒是颇为惊讶。

    他知道老头子一向不喜欢岑乔,现在突然来医院看她,显然不会是他的想法。

    特别是在看到躲在老头子腰后偷偷对他吐舌的又一后,顿时明白了是谁的想法。

    “她怎么样了?”商离远走到儿子的身边,轻声问道。

    在看到病床上躺着的岑乔的时候,商离远心里的芥蒂消去了许多。

    毕竟他一开始也只以为她也就是一点小毛病,不过仗着儿子的喜欢,故意把事情弄大。

    现在看来,倒是真的有些严重。

    毕竟人都已经躺在了医院。

    商临均压了压声音:“不太好,医生说是被人偷偷下了药,父亲,什么时候我在自己家里吃饭也会被人下药了,以后我和乔乔是不是不用回来了,我可不希望,每一次回老宅还要担心自己的生命危险。”

    “胡闹,你这分明是一竿子打死所有的人。”商离远简直要被自己这个儿子气的呼吸都要停了。

    不过,细细想一想,他的话也未必不对。

    “你说,她是被人下了药,家里谁会做出这种事,会不会是她自己吃错了东西。”

    商离远不觉得有人敢当着他的面直接下药。

    但是在看到儿子那犀利的视线时,商离远竟觉得自己这番话有些虚了。

    “要不,把李婶换走,重新找个人。”

    商临均眼神冷了冷,语气冷淡:“不必了,我已经让余飞找了一个人过来,李婶的工资也已经给她算好了,等她从医院醒过来,直接把所有的工资给她,让她走人。”

    他这番话说的有些不近人情,可是,这也是因为她做错了事,虽然她不是主事者,却也可以算做是帮凶,这世上任何一个伤害岑乔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更别说她只是一个佣人,就算她在老宅做了再久,顶多算一个经验丰富的佣人,谁又会离开她就不行。

    商离远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他的话。

    商临均见老头子没有再问的想法,显然是不打算在计较。

    或许老头子的心里不是不明白,真正的真凶是谁,只是他想护着她,才会这样做。

    想到这,商临均本就冷漠的心更是如同覆盖了一层寒冰。

    他转过头,不再看向他人。

    就当整间病房的气氛有些过于凝重的时候。

    商临均突然发现一只柔软的小手扯了扯他的衣袖。

    然后一张白嫩的包子脸直接凑到了他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