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一家三口(1)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爹,我知道你也在担心小乔,不过就算你皱成苦瓜脸,你也帮不了小乔的,你就放轻松,好好的坐在这吧。”又一轻轻的垫着脚,柔软的肉手,在老爹的肩膀上拍了好几下。

    商临均被又一的这副模样逗乐了,只是面上仍是抿着唇,一言不发,眼神却对着又一示意的撇了撇。

    作为有着相同血缘的父子,几乎是商临均撇了撇眉,又一就能够明白老爹的意思了。

    又一黑白分明的眸子灵动的转了转,脚步轻盈的向后一退。

    他跑到他爷爷的身边,拉着他的手,嘟着嘴道:“爷爷,这里一点也不好玩,我们还是回家吧,反正小乔这,有老爹在这照顾。”

    商离远最怕孙子的撒娇,一听这话,立马连连应好。

    商离远牵着又一朝门口的方向走,又一在即将走到门边的时候,回过头,朝着老爹递出一个得意的眼神。

    商临均光明正大的给又一比了个大拇指。

    等到又一和商离远都走出了病房,却还有两个无关人员正站在房间里。

    商临均眼神瞅了瞅岑乔手上正打着的葡萄糖,视线从始至终没有看向那两人。

    而此时,岑乔所住的病房外,一个高大的身影正站在门口,他阴狠的视线正直直的射向房间里的商临均。

    本来正端坐着的商临均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转过头,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站在门口的商遇顿时身影一闪,躲在了一旁。

    他闭着眼,紧靠着墙,心里轻松了一口气。

    背上的冷汗渍渍溢在了衣服上。

    他心里暗唾了一口。

    没想到,商临均的反应这么灵敏。

    再次伸头朝里看的时候,商临均又像一开始的时候端正的坐在了那。

    说起来,商遇今天也是难得出来走走。

    本来悠闲的东逛西逛,没想到却在转角处的时候看到了大伯和又一。

    心里好奇他们为什么会来医院。

    等人一走,立刻走了过来。

    未曾想,病房里面竟然有商临钧,这样一来,商遇自然明白里面躺着的人是谁了。

    他心里不由的兴起一丝幸灾乐祸。

    他静悄悄的来,又静悄悄的离开。

    只是在回到病房之后,他立刻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喂,小鱼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突然给妈妈打电话。”

    王怡君此时正站在一家大型的商场里,她穿着一身奢华的裙装走在路上,旁边一个穿着深色西装的男人正给她拿着几个大型的购物袋,显然刚刚收获颇深。

    下午,在商家的人全部离开之后,王怡君带着司机一同出了老宅,在外面逛街。

    这些日子一直忙着照顾儿子,连平时最喜欢打的麻将和买衣服都没有在碰过了,今天难得心情好,她自然是大肆的享受。

    商遇听着母亲电话那头人群熙攘的声音,顿时白净的脸上,眉头倒竖,一脸的不高兴。

    他抬高声音,质问道:“妈,你在外面干什么呢,这么吵吵闹闹,你是不是又去乱买东西了。”

    知母莫若子,商遇对自己母亲的这个臭毛病简直是太了解了。

    王怡君一听儿子这样问,顿时心里有些虚,说出口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气弱:“小鱼儿,妈妈今天给你报了仇了,所以心里难得高兴,想要买点东西庆祝,小鱼儿,你不会不高兴吧。”

    王怡君年龄大了,平常的事一向都是听儿子做主。

    这次被儿子抓到她竟然在他住院的时候买东西,王怡君心里实在是虚得慌。

    所以,为了不让儿子生气,她直接从手机里告诉了儿子这个值得高兴的消息。

    “妈,你做了什么?”商遇心里其实已经对母亲做的事有了个大概的想法,只是他不敢相信,一向柔弱的母亲,竟然会这么大胆。

    王怡君观察了一番四周的人群,发现大家都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才压低声音对手机道:“小鱼儿,我上次在医院买了一点通肠的药,今天在岑乔来老宅参加家宴的时候,下到了她的水杯里,你也知道你大伯,一向最注重礼仪,喝了那杯水,岑乔那个女人不出洋相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今天,他们这一场家宴,今天算是被妈妈给搅和了。”

    “妈,我在医院已经看到了他们,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商遇缓了好久,才对母亲说了一句感谢。

    这个世上,任何人都可能对他不好,只有他的母亲从未伤害过他。

    反倒是他,从头到尾都在让妈为他担心。

    他真的不算是一个孝顺的儿子。

    可是他不后悔,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为了让母亲以后能够得到更好的生活。

    做一个闲暇的股东,拿着一年几千万的年薪又算的了什么。

    根本连母亲想要多买上一些名牌包包和珠宝都不够。

    他想要的更多。

    他想要的是元盛最高的那个位置。

    凭什么商临均就可以不费吹风之力就得到它。

    就因为他投了一个好胎吗?

    他偏不服,偏要与他争上一争。

    人活这一生,都在拼命的争。

    读书在争,工作在争,就连结婚不也是要争。

    如果平平淡淡的任其发展,那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

    王怡君听到儿子竟然说了一句感谢她的话,心里暖和和的。

    温柔的眸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竟然泛起了泪,一滴滴的洒落在衣襟上。

    她压了压鼻音,可是声音里的抽泣怎么都无法掩饰。

    “小鱼儿,妈妈现在正在外面买衣服,你有没有喜欢的,妈妈给你买几套,你快要出院了,这些日子,明显的瘦了许多,妈妈给你多备些衣服在家里吧。”

    商遇喉头哽了哽,他明白这是母亲对他的爱护之心,倒是没有拒绝。

    只是他突然想起,母亲和他这几年都常驻老宅,都快要忘了那不是他们的家。

    如果不是这一次被商临均切断了手指,这剧烈的痛楚直接令他清醒了许多。

    他该回到属于他的家了,而,总有一日,他失去的都会重新拿回来,他等着这一日,他也相信,这一天已经不会太远了。

    “妈,我们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