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担心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均是等到姜茕茕从公司赶到病房的时候才走的。

    姜茕茕走到病房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岑乔时,娇小精致的脸上写满担忧。

    她看着打算离开的商临均直接上前拦住了他。

    “商总,你可真是贵人事忙啊,乔乔还没有醒过来,你就要走,你对得起她吗?”

    姜茕茕可是知道他们今天是去商家老宅参加家宴的,可是本来好好的人现在却躺在了病床上,还不知道乔乔在老宅受了多少欺负呢。

    这让她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

    商临均被姜茕茕挡住了去路也没有生气,他明白姜茕茕之所以责怪他也是因为担心岑乔。

    本来想尽快赶去公司的脚步,只得暂时停滞。

    他把所有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的全部告诉了姜茕茕。

    “原来是这样?”姜茕茕知道前因后果之后,心里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你是不是公司还有事要忙,有的话,你就快去吧,这里有我呢,我会好好陪着乔乔的。”姜茕茕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的说。

    “谢谢你。”商临均一脸认真的向姜茕茕道谢,他这一句谢并不只是因为今日需要她对岑乔的照顾,更多的是对她在岑乔失落伤心的时候从来没有留下过她一个人。

    说道这一点,他深知他做的还不如她。

    姜茕茕不过是岑乔的一个朋友,却一直都能够在岑乔需要她的时候出现。

    他却要为了公司的事情或者家里的事情丢下她。

    商临均心里对岑乔自然是歉意良多。

    可是他心里也不由的庆幸一件事,那就是还好姜茕茕不是男人,不然岑乔说不定就会喜欢上她。

    姜茕茕可不知道面前这个看着一本正经,霸气凌然的男人此时心里正在天马行空的想着的事情。

    她脸上有些羞窘的摇了摇头。

    商临均还记挂着公司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再多留,深深的凝望了一眼病床上躺着的岑乔后,才缓缓离去。

    岑茵和王怡君来到医院的时候,正好与商临均的车子擦肩而过,只是坐在后座的商临均正与人打着电话,所以也就没有发现另一辆车子里那熟悉的人。

    倒是一向对商临均的事情极为在意的岑茵,几乎是在他的车出现的时候,就知道车子里坐着的人是谁了。

    自从离开公司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可是岑茵却觉得,她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他了,久到她觉得日子过得每一天都是苦难。

    只有每天在梦里想着他的时候,日子才是快乐的。

    可是睡眠的日子如此短暂,她对他的思念根本看不够。

    王怡君坐在岑茵的边上,自然是对她的每个细微的变化都了如指掌。

    在看到她竟然只是见到商临均的车子,就完全失了神,一副芳心难寻的模样,顿时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她突然觉得刚刚她的眼光似乎出了错。

    眼前这个花痴的女人真的值得她的信任,能够让岑乔和商临均之间出现问题。

    她心里暗自感叹,不过算了,她现在心里也不求什么了,反正能够好好恶心一番岑乔和商临均,她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

    王怡君轻轻推了推岑茵,顿时把本来丢了三魂七魄的女人给摇了回来。

    岑茵回过神后,看到商临均的二婶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顿时脸上带着歉意,一脸无措的说:“二婶,真是不好意思,我刚刚突然想到了一个伤心的事情,才会走了神,真是抱歉。”

    王怡君一脸理解,她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笑说:“你们年轻人这副模样,阿姨年轻时也不是没有见过,当初啊,阿姨和商遇的爸爸热恋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两天不见面,就会失魂落魄的,所以啊,你尽管放心,阿姨啊,绝对不会取笑你的。”

    王怡君的话音落后,岑茵羞的满脸通红,她抚了抚脸,害羞的说:“这么明显吗?”

    “当然。”

    两个人在车上你来我往的说着,坐着的车子,不知在什么时候停下了。

    进了医院后,王怡君倒是没有再与岑茵一起去看岑乔。

    毕竟该准备的节目即将上场,她可没有那个心思直接把自己给暴露出来。

    “岑茵啊,阿姨还要去看儿子,就不能陪你一起去看你姐姐了。”王怡君在走到商遇的病房门口时,突然站住了脚步,一脸抱歉的说。

    “没事的,二婶,我一个人过去也可以的。”岑茵温婉的脸上一脸的善解人意,细看的话,竟有几分模仿岑乔的神韵。

    王怡君笑了笑,然后像是一脸好意的为她指了指方向:“你姐姐,就住在转角的第一间病房,你走过去就能看到了,今天和你相处,阿姨很是高兴,真希望能和你是一家人啊。”

    她一脸感叹的说。

    这话倒是令岑茵本来不耐烦的心思沉静了下来。

    她在心里一字一句的说:“一定会的。”

    她相信总有一天,她才是商临均身边站着的那个人。

    这一切,都会由时间来证明。

    亲眼看着商遇的母亲进了病房,岑茵的心里虽然对商遇竟然也住在医院而感到好奇,但是她心里到底更在意岑乔的事情,没有在多关注他们,便朝着岑乔的病房走了进去。

    在踏入病房之前,她故意把本来绑着的头发弄得有些凌乱之后,才走了进去。

    “姐,你怎么了,我好担心你啊。”岑茵声音里带着沙哑和担忧,令人听着便深感女人内心的担心之意。

    只是这句话,在病房里的人听到之后,却是一脸茫然的转过头看着她。

    “岑茵,你没病吧。”

    姜茕茕直接朝她翻了个白眼,一边转过头担心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岑乔,在发现她没有醒来的动静,只是眉头皱了起来,才微微放松了些。

    “你怎么在这里。”岑茵的声音很是嘹亮,至少对于在医院住院的病人来说,已经能够算是骚扰了。

    姜茕茕笔挺的鼻子顿时哼哧着气,有些生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