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情深义重
    ,精彩无弹窗免费!

    姜茕茕从椅子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第一次,岑茵恨死了她的身高。

    无论是岑乔还是姜茕茕,不得不说,她们的身高比起她来,都更有优势。

    她们身材纤细又高挑,更别说容貌,一个精致,一个秀美。

    比起她们来,她的容貌显然差了许多。

    心里不由抱怨,为什么她的母亲长得就不够漂亮。

    姜茕茕看着岑茵一言不发的样子,心里其实很不高兴。

    对于岑乔的这个妹妹,她一向是不太喜欢的。

    今天的事,更是刷新了她的三观。

    明明乔乔还在医院住院,她竟然这么大声的嚷嚷。

    就像对一个仇人一样,恨不得人家不好过。

    姜茕茕还不知道她此时的想法真相了。

    岑茵进来的时候之所以这么大声,一是想让岑乔看到她是多么的担心她,二是想吵的她不好休息。

    自从上次她对她恶言相向的说了那么一段话后,岑茵知道,岑乔的心里一定已经对她有了疙瘩。

    所以,这一次如果岑乔看到她因为担心她的身体,连头发都没有整理好,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一定会原谅她的。

    岑茵很明白岑乔这种圣母的心理。

    以前她觉得这是她的善良,可是在岑乔不声不响的把她最爱的男人抢走之后,她只觉得她恶心。

    把所有的人都玩弄在鼓掌之上,还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

    真是可笑,还好她看清楚了。

    姜茕茕看着岑茵面色变来变去,不知怎的,心里感觉毛毛的。

    她直接打断了她:“喂,岑茵你来看乔乔,怎么手上什么都不带就来了,最起码,也应该带点水果吧。”

    岑茵心里气急,暗恼姜茕茕如此抓她小辫子,脸上却是一脸的伤心的道:“茕茕姐,你不知道,我来的时候,就顾着来看姐姐了,太着急,什么都没有买,要不,我现在去买些东西。”

    她嘴上这般说着,脚下的步子却并没有动。

    姜茕茕摆了摆手:“没事,你也是担心乔乔,不过你现在来看乔乔也没什么用,乔乔现在还没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要不,你也坐着吧。”

    岑茵点了点头。

    在分了一张凳子给岑茵后,两个人就相顾无言的看着仍旧沉睡着的人。

    只是岑乔就像是一个渴求睡眠的困乏之人,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

    一个小时后,岑茵完全坐不住了。

    她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打打亲情牌,谁知道,岑乔压根就不醒。

    “茕茕姐,我家里还有事,我可能要先走了,我姐这,你可帮我多看顾看顾些。”岑茵站起身,和姜茕茕说道。

    姜茕茕点了点头:“我会的,乔乔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放心吧。”

    等到岑茵走了之后,姜茕茕心里才真的放松了起来。

    说不清为什么,现在和岑茵待在一起,姜茕茕只觉得心里压抑的不行。

    现在人走了,顿时舒服多了。

    大概是岑茵关门的声音有点响,躺在病床上的岑乔皱了皱眉头,犹如羽扇般灵动的长睫缓缓的颤动了几下。

    过了一会,便缓缓的睁开了来。

    她的头歪向一侧,正好看到坐在自己旁边的姜茕茕。

    惨白的脸上扬起一抹笑:“茕茕,你怎么来了。”

    说着,注意到四周白色的墙壁,顿时满脸的疑惑:“我这是在哪里?”

    姜茕茕一看到乔乔醒过来了,脸上的笑顿时如春花般灿烂。

    不过,在听了乔乔的话后,倒是打趣的说:“这是医院,乔乔,你可真行,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参加家宴的人竟然睡到了医院呢。”

    “医院。”岑乔惊呼了一声,她想要坐起身,却在看到胳膊上正一滴滴掉的吊针时,放弃了这个对于现在的她过于艰难的想法。

    没有打针的那只手轻轻的揉了揉额头,她才缓缓的记起来,她似乎在老宅的卫生间里昏迷了过去。

    沉静的面容顿时懊恼的咬了咬粉中带白的红唇。

    过了会,岑乔想起送自己来的人,应该是临均才对。

    期待的视线望了望门口。

    姜茕茕一看,就明白岑乔心里现在在想什么。

    无奈的叹息一声:“现在的乔乔啊,真是重色轻友,别看了,商临均他人根本不在这里。”

    “哦。”岑乔语气失落的应了应。

    姜茕茕最不想看到岑乔伤心的模样,顿时也不在隐瞒,直接告诉她,商临均是因为公司有事,才着急离开。

    岑乔这才放心的松开了眉。

    姜茕茕只能暗叹,女大不中留。

    却说,岑茵在离开岑乔的病房之后,本是打算离开。

    却在路过商遇的病房时,突然想起当初商遇曾经背地里对岑乔下药的事,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个想法。

    既然当初商遇为了得到岑乔可以对她下药,那么他们说不定也能够合作一次。

    毕竟他们俩,一个想要商临均,一个想要岑乔,只要事情成功了,那可都是得偿所愿啊。

    岑茵本来打算离开的脚步,顿时迈向了来时所看到的王怡君走的那间病房。

    她还未敲门,就发现他的病房门竟然没有关紧,露出了一丝缝隙。

    而从里面听到的一句话,直接让她停住了进去的脚步。

    “小鱼儿,在这一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岑乔在你大伯那里的印象肯定已经大打折扣,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放弃让商临均和岑乔在这个月月底结婚的事了。如果这样的话,说不定你大伯会重新为商临均找联姻对象,毕竟现在田丰祥已经被赶出了元盛,田恬也算是已经失去了一切,一定是不可能在和商临均在一起了,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不如撮合岑茵和商临均在一起,毕竟,她家没有太大的势力,就算和商临均在一起了,也不能给他什么支持。”

    里面的商遇似乎笑了笑,他说:“妈,那你有什么有用的想法吗?你要知道,商临均可是对岑乔情深似海,他可没有那么容易放弃。”

    王怡君眼皮撩了撩道:“那可未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