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委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茵被忿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如果这话是别人说的,她当场就回过去了,偏偏说这句话的人是她一直放在心里的那个人。

    她只能忍着心里的受伤,诺诺的应:“对不起,商先生,我没有想到那么多,是我太大意了,我这就离开。”

    岑茵的眼角已经开始泛红,心里极是委屈。

    她做这般姿态,也是料到了岑乔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样离开。

    果然,几乎在她掩面遁走的时候。

    岑乔直接拉住了她的手,细细安抚着:“茵茵,你别听他的,你想和姐待在一块,今天就留下来,我们两姐妹,真的很久没有在一起说过话了。”

    “岑乔。”商临均眉一蹙,眼里带着不虞。

    眼里已是明显带着怒气了,这是他们从小莲村回来之后,他真正的生气了。

    商临均知道岑乔把和岑茵的感情看的很重,可是那个女人却显然不是这样。

    她眼里那明显的恶意与算计,商临均看的一清二楚。

    他不想让岑乔和一个随时会伤害她的人待在一起。

    只是,这些,显然岑乔看不明白。

    “临均,岑茵是我的妹妹,我想和自己的妹妹说些私密话,难道,你也要听吗?”岑乔沉静的眉眼里带着打趣,故意这般说道。

    岑乔虽然不解商临均为何这么严令禁止她和岑茵来往。

    也许是因为上上次岑茵绑架她的事让他现在对岑茵提起了防备,可是岑乔觉得岑茵现在一定是想明白了,不然,她现在也不会如此融洽的和她相处了。

    岑乔自问对妹妹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岑茵虽然有时候任性了些,但是她讨厌一个人就是真的讨厌,绝对不会和那人好好相处。

    所以现在一脸担心自己的岑茵一定不会在伤害她了。

    商临均见到岑乔如此信誓旦旦的模样,感觉本来就因为公司而疲乏的太阳穴更加的疼痛了。

    “我回去接又一,明天来接你出院。”商临均丢下这句话就直接离开了。

    因为岑乔的身体并无大碍,今天也不过是给她打了一些葡萄糖,所以明天出院也没有问题。

    看着商临均大步离开的背影,岑茵眼带不舍的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她本来还以为待在医院可以和他多相处一会。

    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离开了。

    心里不由懊恼,早知道就不提离开的话了。

    一旁的岑乔心里也不是滋味。

    她以为他是生气了,才会这么冷漠的就离开了,本来轻松的心情又变得沉重起来。

    夜晚,岑乔的吊针打完之后和岑茵挤在了一张病床上。

    两人背对着背谁也没有先说话。

    只有在这寂静的空间里,岑乔才感觉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和岑茵之间早已经变得陌生了起来。

    沉闷的气氛,加上相顾无言。

    岑乔紧闭着眼,想要令自己强硬的进入梦乡。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缺少了往日那个熟悉的怀抱,她在脑中熟了五百只羊也没有睡得着。

    就在她静心思索着,要不在数一千只羊的时候,背对着她的岑茵突然侧过身了。

    “姐,你和商先生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样的啊。”看着岑乔的背影,岑茵眼里带着憎恶,语气却轻柔甜美。

    岑乔见岑茵主动搭理自己,就算话题是提起她不愿说的,仍是一脸高兴的转过来,笑看着她:“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和他的故事又不浪漫。”

    岑茵一听,心里不满,但是好奇之色更重,她紧紧的抱住岑乔的手,撒着娇道:“姐,你就给我说说吗?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岑乔透过微亮的月光看着岑茵兴奋的表情,见她脸上没有愤忿,心里才放松了些。

    见她执意提起当初的事情,岑乔似乎也随之想起了从前。

    那时,她还是个满身盔甲,内心满是防备的女强人,她工作能力强,身材样貌皆是优秀,可偏偏嫁给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

    而商临均则是一个颜值高,气质优,却被她阴差阳错的误以为是天上人间的牛郎,现在想来,真是一场乌龙。

    岑乔不知道她在想起那些事的时候,嘴角挂上了幸福的微笑。

    岑茵本来正等着她说,眼睛在注意到岑乔嘴角的微笑时,顿时心上一痛。

    她又恨又嫉。

    岑乔,莫非是故意这样戏弄她,想要让她难受是吗。

    她偏不随她意。

    “姐,天色不晚了,我们早点休息吧,晚安。”岑茵突然说了一句话,再把岑乔惊醒之后,侧过身,闭上了眼。

    岑乔看着岑茵,心里有些抱歉。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想起了商临均,再次睡得时候,竟很快就睡着了。

    昏暗的病房里,侧过身的岑茵睁着狠厉决绝的眼神,虎视眈眈的看着睡得安然的岑乔,她的眼神如同荆棘上的毒刺想要直接刺伤她,却最终忍耐下来。

    她不能急在一时。

    第二天一早,商临均还没有来医院。

    商云便带着一捧清香的百合花踏入了病房。

    “乔乔,你终于醒了,真好。”商云眼中的担忧在看到坐在病床边精神似乎好了许多的岑乔时,顿时散去了许多。

    “咦,阿云,你怎么知道我住院了?”岑乔觉得她不过住了一趟医院,怎么好像大家都知道了一样。

    商云脸上显出难色,他看了看坐在椅子上正削着平果的岑茵。

    从商云走进来就一脸好奇的看着他的岑茵顿时拿着苹果对岑乔说:“姐,我去外面买些东西,等下再回来。”

    岑乔还没来得及说上什么,就看到她把病房门直接给关上了。

    其实,现在门完全不用关了,毕竟她身体已经差不多全好了。

    商云把自己带来的花全部插在了一边的花瓶中。

    坐下来的时候,才略带安抚的说:“乔乔,我要告诉你一件消息,只是我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

    岑乔一脸茫然,她不解阿云怎么就觉得她在听完他说的话后会生他的气,只是看着他期盼的眼神,终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他。

    “乔乔,其实我也是商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