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感同身受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开始岑乔还没有明白商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直到在脑子细细的思索了一番后,才眼眸一缩,不敢置信的问:“你说的商家,是我想的那个商家吗?”

    岑乔脑子里能想到的商家,自然只有商临均所在的商家。

    她虽然对商家的事还不是特别清楚。

    可她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商家有个和商临均年龄一样大小的男人,而且这个人还是她的竹马。

    这也太巧了吧。

    商云点了点头,彻底打破了岑乔心里的希望。

    “乔乔,你应该还记得我当初突然消失的事情,那时候,就是因为商家人找到了我,不经过我允许便直接把我带走了。”

    说起从前的事,商云的口吻平淡的像是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

    但是岑乔却能够理解那时的他。

    就像岑乔小的时候,妈妈突然消失,爸爸娶了别的女人。

    她心里既无助又恐慌,可是,她又能怎么做呢,她手无缚鸡之力,不可能与家人做斗争,因为这就像老鼠和大象,差距太大。

    胳膊是永远拧不动大腿的。

    即使她在怎么的不愿,再怎么挣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情的发生。

    “那你这些年过的好吗?”从相遇以来,岑乔一直不敢问他这个问题。

    可这一次,她却不带一丝犹豫的问了出来。

    商云提起头,看着岑乔眼里尽是对他的担心,心里不由暖了暖,他第一次揭开他给自己带上的好人的面具。

    脸色狰狞了一瞬,语声咬牙切齿道:“好,怎么能不好,商家人在我去到他们家的时候,一个个看着我的眼神,就像看着下贱的畜生,但是,这又算什么,我也从来没有把他们当做是我的家人,就算他们在怎么敌视我,我根本不在乎,可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却为了三百万,直接把我丢在了商家。”

    岑乔心里有些不忍,她小的时候就知道商云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妈妈,只是名声不太好。

    他之所以三番四次和人打架,也是因为那些人言语辱及了他的母亲。

    所以就算他每次被人打的皮青脸肿,涕血横流,她也从来不怕他。

    因为她知道,他们是同一类人。

    都爱自己的妈妈。

    可是,她没想到,更相似的境遇最终也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他们两个都被自己最爱的母亲给抛弃了。

    岑乔突然说不好,是自己的母亲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好。

    还是像商云的母亲一样,为了利益抛下他。

    也许都不好。

    没有母亲的孩子,谁又能真的过得好。

    “那后来呢。”岑乔既不想在揭开商云后面的伤口,却又希望他能把一切都告诉她。

    岑乔已经看明白了,现在温文尔雅的他并不是真正的他。

    他就像是被人深深伤害后,给自己带上了一层永远不会揭开的面具。

    可是,伤害早就造成,这样的隐忍,伤害到的只会是他自己。

    岑乔不希望他变成这样。

    她希望他永远是当初那个也许有些冷淡,其实心里最是热忱的小哥哥。

    商云本来以为,他这样的模样会吓到她,却没有料到,岑乔非但没有被他这副模样惊吓到,反而对他比再次相遇后,更加的真实了。

    他心里有些隐秘的高兴。

    看,这就是他一直放在心里的女人。

    她从来就没有让他失望过。

    即使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恐惧他,可是她对他还是和从前一样。

    商云心里既高兴又酸涩,他突然后悔起,当初有了实力和商家抗衡时,为什么不早点在她眼前出现。

    其实他心里已经明白,现在他在出现,时间已经晚了。

    她的心里已经不会再有他。

    就算有,也不是他想要的那个位置。

    可是,他还是想要拼一拼。

    “商家人不缺继承人,所以他们把我赶到了美国,我一个人在国外生存,没钱的时候就给人家洗盘子,打扫卫生,后来存了一些钱后,就做了一些小买卖,十几年来一直在英国,法国,美国不停转悠。”他笑了笑,眼神里带了些自傲。

    他是自豪的,因为商家给他的钱,他没有挪动分毫。

    就算他流落到睡大街的时候,他也没有过一丝用商家钱的想法。

    好在,那些年他都坚持下去了,现在回想起来,到底是什么让他坚持了这么久。

    温热的舌尖抵了抵牙齿,他抬起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岑乔精致绝伦的小脸,暗想,这个理由,他想他终于找到了。

    岑乔听完商云的三言两语,微微有些鼻酸,她的眼里此时已经溢满了一层酸楚的泪。

    就算当初被步亦臣三番四次的口中辱骂,她也从来没有哭过。

    可是,现在她却忍不住了。

    她不是因为商云在国外生存的如此艰难而哭泣。

    她只是想,他这么坚持,从未想过放弃。

    可她却只会一直隐忍,直到什么都失去。

    如果,当初她也能够和他一样的坚强,不靠岑家的一分一毫,不靠步家的帮助,一步一步的稳扎稳走,或许她能够过得比以前更开心。

    好在,现在还不晚,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

    以后,她每一步都会坚定的走下去,就算前路艰难,也绝不向后退一步。

    “你这么大了,还哭鼻子,真是。”商云哭笑不得的看着岑乔大哭不止的样子,从口袋拿出一包干净的纸巾,抽出一张,递给了她。

    岑乔一边擦去自己的眼泪,一边抽泣着道:“你懂什么,我这是感同身受。”

    病房外,岑茵扒拉着门,一只手拿着手机偷偷把两人这副模样拍了起来。

    正当她暗自高兴终于抓到了岑乔的把柄时,一只手直接把她的手机抢了过去。

    “你在干什么?”商临均眼神冷漠的盯着她。

    本来回过头,正想出声大骂的岑茵顿时气虚的小步朝后退了一步,她拍了拍像是被吓到而起伏不定的胸口,呼出一口气道:“商先生,你突然出现,吓了我一跳。”

    然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背紧紧的贴在了门上,想要遮挡住门里面的一切。

    本来一脸不耐的商临均视线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