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惊惧
    ,精彩无弹窗免费!

    病房里,岑乔和商云的距离离的不远不近。

    看起来既没有暧昧,也没有过于疏离。

    商临均只是看了一眼,便把视线重新移到了岑茵身上。

    “这就是你想让我看到的,你以为我会因此误会乔乔,我告诉你,别再把那些歪门邪道的心思放在乔乔身上,她对你有姐妹之情,可以容忍你的那些毛病,我可不会,如果再让我看到你想要对她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商临均嘴角边带着讽刺的微笑,眼神里更深如寒冰,看在人的身上,几乎冻的人身心发颤。

    岑茵身子不由得颤了颤,她嘴巴颤颤巍巍的想要解释,却在那双犀利的仿若可以看透她所有心思的双眸间,不敢动弹分毫。

    商临均推开门打算进去,却在转身之际,警告的说:“再过几天是我和岑乔的婚礼,我希望那天你在婚礼上不要做出什么让人颜面尽失的事,不然,你们家的情况,我想支撑不了多久了。”

    岑茵眼神里闪过错愕,她不敢相信,商临均竟然连如此隐秘的事情都知道。

    这些日子,岑家过的的确不好。

    不知道步亦臣是发了什么疯,竟然死纠着岑氏不放,岑安被气得住进了医院。

    公司里的业务被他抢去了不少,这段时间已经陷入了焦灼之境。

    如果不是如此,她也不会现在才来找商临均。

    家里的公司意味她有没有机会靠近他,所以她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公司就此败落。

    可是,她以前没有经营过公司,现在才发现原来有那么多事需要上位者来做决定,她每一天都过的焦头烂额。

    好不容易,爸爸身体好些了,可以亲自去公司了,她才和妈妈出去放松了下,刚好遇上商临均的二婶。

    或许,是上天注定他们在一起,不然她又怎么能知道这么多事情。

    可是,现在,商临均提起这事,难道说,公司的事情不只是和步氏有关吗?

    岑茵像是想到了什么,明艳俏丽的眼神里闪过惊慌失措。

    她拔腿直接冲出了医院。

    商临均走进病房里的时候,岑乔眼眶还有些微红。

    他看到后,心里顿时疼了起来。

    顾不上问商云为什么在这,从口袋掏出备用的纸巾,坐到病床边,轻柔的为她擦拭起来。

    “怎么我才一会不在,你就哭成小花猫了。”商临均点了点她的鼻子,故意打趣。

    岑乔白了他一眼,余光看见正襟危坐在一旁的商云时,眼里却闪过一丝尴尬。

    商临均发现了她的不自在,面上无波,身子却微微一侧,正好遮挡住商云与她的视线接触。

    “今天你就可以出院了,乔乔,高兴吗?”

    岑乔点了点头:“嗯,开心啊。”

    如果不看那双红通通的眼睛,的确挺高兴的。

    商临均注意到岑乔的情绪不好,便也没有在多缠着她说话。

    只是眼神恰似不经意的看向一旁的人,冷清的笑了笑:“商云也在啊,老头子今天还问我你去了哪,你来医院怎么不和他说一声。”

    商云也不想再和他打什么皮面官司,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他是你爸,不是我爸,他除了贡献了几条染色体,血缘和我相似在外,似乎和我没有多大关系了。”

    “阿云。”岑乔看他口气那么冲,顿时出声阻止。

    商云从凳子上站起,他走到另一边的病床边,朝岑乔笑了笑:“乔乔,今天本来就是来看看你,你既然要出院了,我也就不呆了,乔乔,照顾好自己,别让人担心。”

    说完,他便直接关上了门,彻底的消失在了门外。

    等到人走后,商临均反倒一言不发了。

    “你生气了。”岑乔觉得他今天情绪也有些不对。

    商临均摇了摇头:“公司的一些小问题,很快就解决了。”

    余飞一直没有打电话过来,说明抢了公司合作案的那个人还没有查出来。

    这般难缠的对手,比之曾经令他感到麻烦的田丰祥一行人,显然要更胜一筹。

    只是公司的这些事情,他不想让岑乔和他一起烦恼,遂一笔带过了。

    商临均开始收拾病房里的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几件换洗衣物。

    等到东西准备好完毕之后,他一个人出去办出院手续。

    岑乔则把门锁好,把身上临时穿的病号服脱下。

    她刚换好衣服,门被人从外面敲了敲。

    “进来。”岑乔以为进来的人是商临均,只撩了撩眼皮,就开始梳起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

    “你过得可真是悠哉啊,岑小姐。”一声轻微的脚步,缓缓走进。

    戏谑又调笑的声音一爆出来,岑乔立刻往后退了好几步。

    岑乔的眼神里带着惊惧,不敢置信的看着穿着一身黑色休闲服的商遇。

    此时的他不复从前的意气风发,眼神里阴暗吓人,他脚步步步逼近。

    岑乔手胡乱挥舞,在看到一旁的花瓶时,直接拿过,想要一下砸在他的头上。

    商遇见了,眼神里闪过恶意,舌尖舔了舔嘴角,嘴角边挂上了一抹讽刺,他非但没有往后退,反而语气怂恿的道:“来,砸,你不是想砸我吗?”

    他指着自己的大脑门:“赶紧的砸,就往这里砸。”

    “你不要逼我。”岑乔自从那件绑架谋杀事件后,现在对商遇简直就是看到鬼一样,心里怕的不行。

    可是,真正遇到事情,她反而会比平时更加冷静,有时候越逼迫,越冷静。

    她思索了下,觉得现在两人在医院,他一定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伤害她,而且临均快回来了,她只要再坚持一会,等他回来,一定会把他赶跑的,想着,手中紧握的花瓶开始逐渐放下。

    商遇本来还以为,他这么故意逼迫,岑乔一定会一时激动,把花瓶砸在他脑门上。

    到时候,他就可以直接以故意伤害罪让她进监狱,谁曾想,她反而清醒了过来,竟然放弃了。

    见此,商遇主动的迎上前,抓住她拿着花瓶的手,当头就朝着自己脑门上砸。

    岑乔吓得,只想大喊,神经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