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孤注一掷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顿时扣住他紧抓着岑乔的手,用力一扭,直接令他脱了臼。

    病房里,顿时响起一阵杀猪声。

    岑乔一看临均回来了,立马松开花瓶,直接跑到他怀里,紧抓着他不放。

    商临均见岑乔被商遇吓得不轻,心里气的心火直旺,他一脚踢向他的腿弯,直让他跪到下来。

    他低下头俯视着,满头大汗,仇视的瞪着他的人,冷笑道:“你不想出院,直说啊,我直接送你住一辈子的医院,商遇,我早就告诫过你,不要惹我的人,你三番四次,从来没把这句话放心上,不过,现在好了,以后你再也不用放在心上了。”

    他从口袋里直接掏出手机打给余飞:“停下你手里的事,移交给别人,先来医院一趟。”

    半个小时后,余飞着急忙慌的赶过来,结果发现先生正在一旁安慰夫人,边上则跪着以前常用鼻孔看人的商二少。

    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照现场看来,他一定是伤到了夫人,惹到了先生。

    心里为他默哀一声,余飞便眼观鼻,鼻观心的走上前,问:“先生,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商临均手指向一边的商遇,冷漠无情的道:“把他送入精神病院,不管谁来,都不准放他出来。”

    “好的,先生。”余飞一向是唯命是从的。

    他用手托起商遇,没想到才刚把他扶稳,人就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余飞察觉到了先生谴责的眼神,顿时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追了上去。

    好在商遇虽然东跑西跑,但是跪在地上有一会,血液的流通还不算畅通。

    不一会就被余飞抓到了,这一次,余飞把他手扣的紧紧的,连话都没多说,直接去向了这间医院的精神科。

    毕竟得拿到一个精神证明才能真正把人送进精神病院。

    不说商遇待在精神病院会享受一番什么样的境遇。

    商临均直接带着岑乔回了静园。

    三天后

    又一难得不在家,商临均便陪着岑乔,和她一起商讨婚礼上的事。

    “你喜欢热气球吗?”商临均指着手中婚礼策划书上的一个大型热气球。

    岑乔一听,脸色吓的发白:“我有点恐高。”

    于是浪漫的天上飞的婚礼over了。

    岑乔抢过商临均的婚礼策划书仔细的看了看。

    然后点了点,彩虹花。

    “喜欢这个,你确定?”商临均觉得那不过就是七种普通的花造成的假彩虹,实在有点俗。

    岑乔点了点头:“这个挺好看的啊,就是估计得花不少钱吧。”

    商临均直接把人抱在了怀里,笑得得意飞扬:“没事,你老公不差钱。”

    “还没结婚呢,你就这么急着定名头,太着急了吧。”岑乔故意躲闪着他。

    “是啊,我真的太着急了,商夫人,我已经等了你三十年,再也不愿意等了。”商临均眼神灼热的看着这张一直藏在心里的脸,手轻轻的从她脸颊边划过,轻轻吻了上去。

    因为没有无关之人打扰。

    岑乔紧闭着双眼,迎了上去。

    时间过得很快。

    离他们结婚之日,只有最后一日。

    无论岑乔心里再怎么不甘愿,她还是要从岑家出嫁的。

    岑茵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她看着正被父亲淳淳教诲的岑乔,紧咬着牙关,心里恨的几乎要冲出去厉声质问她,为什么要抢她的男人。

    虽然在那日,商临均说出那些话之后,就知道他们一定要结婚了。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这么快。

    而且不知道商临均对母亲和父亲说了什么,她们竟然不准她做出扰乱婚礼的事,可是凭什么。

    岑茵紧握着手心里的手机,再次拨通了那个很久没有拨过的号码。

    “我是岑茵。”

    正在医院照顾父亲的田恬,看到放在床头的手机震动起来,拿起它,看了一眼,正要挂断的时候,却又接了起来。

    “是你,你想说什么。”田恬出了病房,语气冷淡的说。

    岑茵本来还以为打不通这个电话,没想到,她竟然接了起来。

    想必她心里也很不甘心吧。

    “田小姐,我们来合作吧。”岑茵压下心里的兴奋,提议道。

    田恬对着手机冷笑了声:“你如果是要说这些,恕我恕不奉陪,挂了。”

    “等等。”岑茵本来还以为她握住了主动权,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竟然如此冷淡,顿时什么也顾不上,急迫的说“他们两个就要幸福的过日子了,你甘心吗?我们两个人都是他们爱情的牺牲品,可是凭什么,我们就要这么任他们践踏,我不甘,我相信,你也和我一样对吧。”

    田恬捏着手机的手几乎要攥不住。

    她当然也不甘,在父亲因为元盛而彻底病倒之后,她心里对商临均的爱,再也没有了。

    她的心里只有对他的恨,凭什么他们就能过的这么幸福。

    现在有人愿意主动的做这一枚刀子,她又怎么可能不接过。

    她的话,干脆利落:“你想要商临均,最好的法子,便是岑乔消失,永远的消失在这世间。”

    说完,她挂掉了电话,把手机里的卡拔出来,捏碎,直接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回到病房里的时候,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岑茵听着手机传来的挂断声,心里只觉得格外的清明。

    对啊,她怎么没有想到,只要岑乔消失,只要她再也不在这个世界上。

    商临均就再也不可能和她在一起,总有一天,他会看到她的好的。

    “哈哈哈”岑茵笑的疯狂又决绝。

    她的眼神里只剩下最后的孤注一掷。

    为了商临均她愿意抛下所有的良心,她相信,他身边的位置,只会是她。

    听完父亲一番话回到房间里的岑乔,只觉得身后突然飘来一阵让她颤栗的冷风。

    她抖了抖身子,发现那股寒冷消失之后,关上打开的门窗,静心的躺在了已经许久没有睡过的床上。

    闭着眼,安然入睡。

    等待着,明日,她最幸福的婚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