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又一出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乔乔,你们到哪了?我已经在路上了……”商临均拿着手机,脸上挂着明显的笑意。

    “临均,又一他,他出车祸了,他流了好多的血……”岑乔接起电话后,泣不成声的哭泣着,声音一抽一抽的,语气里如同失去了生命里最大的支撑。

    商临均一听到儿子竟然被车撞了,以往冷静的心思再也静不下来。

    但是他更知道此时若是冲动更是没用,他安抚着岑乔:“乔乔,你先不要哭,你告诉我,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商临均极力忍下心里的不安,他知道又一出了事,岑乔一定很是自责和惊慌无措,越是面对这种情况,他更要冷静下来。

    岑乔望了望四周的环境,路边只有几座房屋,其中一栋就是他们刚才前往的卫生间。

    一边有一家连锁的小型超市。

    “我们在……”她张口把路边的建筑说给他听,她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可她知道只要说给商临均听,他一定能够找到这。

    “好的,乔乔,你就先站在那,等我过来,你放心,又一一定不会有事的。”他这般劝慰她又何尝不是安慰自己的心。

    挂了手机后,商临均立马吩咐:“傅叔,加快速度去浅水湾。”

    “好的,先生。”老傅也听出来了先生口中急迫的语气,以往在困难也没有见过先生这般,老傅心里一边担心,一边一脚踩下油门直冲而去。

    浅水湾正是岑乔现在所处的地方。

    她跪倒在地上,眼泪和地上的血水混成一团。

    看着又一往日活泼的样子,现在却躺在地上没有一丝动静,岑乔的心如同被撕裂了一般。

    又一是个多么乖巧又伶俐的孩子啊。

    每一次,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站在她的身边,给予她温暖。

    偶尔生气,也只是嘴上逞强,心里却还是记挂着她。

    老傅莫婶都觉得是又一缠着她,离不开她。

    可是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真正离不开的人是她。

    她从小没有父母的爱,前夫爱的人也不是她,就算现在和商临均在一起,她的心里也一直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每一次只有又一的陪伴,才会让她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

    可是现在这个孩子,却躺在地上,似乎再也没有了生息。

    “怎么会?怎么死的不是你,怎么会,岑乔你怎么会这么好运。”从车子跑下来的岑茵大声的咆哮着,她再也没有在她的面前装着什么好姐妹的样子。

    因为现在再也没有必要了。

    “为什么?岑茵,我自问从来没有对不起你,你上次找人想要害我,我原谅了你。可是你为什么还要害我。”岑乔抬起头,她柔软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配上发红的眼角,威慑力更重。

    岑茵摇摇晃晃的走过去,看着岑乔第一次敌视的看着她,非但不觉得害怕,反倒觉得她终于露出了她的真面目,口中疯狂的大笑着:“没有对不起我,岑乔,你是不是忘了?我心爱的男人不就是被你给抢走了,只要你死了,他就可以爱我。”

    想是想到了那副梦想成真的画面,她的脸迅速红了起来,眼神中闪过一丝梦幻。

    可是,很快,她又清醒了过来,岑茵用手指着岑乔,恨之入骨的吼道:“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死的不是你?”

    “你疯了。”岑乔看着眼前这个当初她宠爱着的妹妹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心里如同荒芜的沙漠,竟然已经生不起太多的触动。

    也许,在她开着车撞过来的时候。

    她们的姐妹情就彻底断送了。

    而在又一,把她推开,替她挡了这一撞之后,岑乔也再也无法原谅她。

    有些事,可一不可再。

    如果不是当初她的容忍,又怎么会出现现在的事情,又一的事故,她也有一半的责任。

    早知道当初的一丝心软,会造成无法挽回的伤痛,她绝对会狠下心来。

    第一次,岑乔恨死当初她的软弱。

    在两人的对峙中,一辆灰色的兰博基尼隐藏在远处。

    戴着墨镜的女人,嘴角带着一丝微笑扬起,她耳边戴着的耳机正传来一道男声。

    “老板,您吩咐的事办好了。”

    “很好,剩下的一百万等你今天离开北城,立刻会打到你的卡上,记得躲得远远的,千万不要跑回来。”温柔的声音像是轻轻的告诫,却让人不寒而栗。

    不然,就不要怪她了。

    对面的男人显然听出了女人的潜台词。

    声音战战兢兢的道:“老板,你放心,我一定跑的远远的。”

    电话挂断之后,女人开着车悄无声息的离去。

    这时,远处隐隐传来一丝动静,细细看去,一辆黑色的保时捷正由远及近,那黑色的车盖上黏着爱心状的花团,上面摆着两个小人,一看,就知道是婚车。

    岑茵见了,双眼瞪大,眼神里尽是恐惧,知道大事不妙,立马跑回车上,打算立刻逃跑。

    兰博基尼与保时捷朝着相反的方向疾驰,在保时捷停下的时候,那辆车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商临均一下车,就直接跑到了岑乔的身边,眼神自然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活泼的儿子,此时躺在了血泊中。

    而本来想要逃跑的岑茵,则被一同下车的老傅给逮住了。

    “放开我,你是什么人,凭什么限制我的行为。”岑茵大手挥舞着,完全不要命的架势。

    老傅动作在灵敏,却也躲不过发疯的女人,直接被她抓了一脸血。

    “老傅,让她闭嘴。”商临均一看见她这副模样,就知道事情一定和她脱不了干系。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这一次,更是想让她直接出血。

    这种劲会做坏事,添麻烦的人,最令人厌恶。

    他派去盯着她的人,显然也没有一点用。

    连个女人都盯不住。

    竟然让她伤到了自己的儿子。

    商临均见过的事多,自然看出儿子此时正在昏迷,虽然流了很多血看着很严重,但是还有生息。

    他拨通了一个电话,怒气冲冲:“刚刚叫的救护车,怎么还没来,你们医院不知道这里出了车祸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