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迁怒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方显然被这满是怒火的声音给吓到了,畏畏缩缩的说:“先生,可以说一下你的身份证号码吗?”

    对面显然已经忘了他是谁。

    商临均冷笑了一声:“半个小时前,我才打过的救护车,现在你们车不见影,人也不知道是谁,你们医院什么时候效率这么低了,你们再不赶过来,下半年的医械资金,元盛全部撤走。”

    商临均承认他在迁怒,他此时连抱起儿子都不敢了,就怕一把他抱在车里后,那点微弱的气息直接没有了。

    接着电话的轮班护士,被他的威胁吓了一跳,再也不问什么他是谁了,直接说道:“商先生实在不好意思,只是刚刚出了一件连环车祸的事故,我们的车子正好被堵在了那里,你放心,我们会马上给你催催的。”

    “呵,最好是这样。”商临均懒得在听她说话,直接把电话挂断。

    刚刚还吵闹的岑茵已经被老傅打晕了,岑乔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她,显然两人的情谊也已经到头了。

    她也不在像以前那样被伤害了也当做没有发生过了。

    如果,又一没有受伤,商临均会很高兴岑乔终于成长起来了。

    可是她成长的代价那么大,大到就算是他,也心有余悸。

    他蹲下身,把她扶起来:“乔乔,你别担心,救护车马上就赶到了,等车子一到,又一马上就能得到救治了。”

    岑乔似乎这时才回过神,她红着眼眶看着他,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像是抓住最后的一根稻草般问道:“临均,又一真的不会有事的,他一定能平安的渡过这一关,和我们生活一辈子对不对。”

    岑乔张口说出话的时候,商临均才发生她的声音完全沙哑了。

    他摸了摸她柔软的发,对她做下承诺:“乔乔,一定会好的,又一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们。”

    岑乔含着泪点点头。

    商临均看向又一的眼眶却也渐渐红了。

    救护车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多分钟后,岑乔眼神里满是血丝,商临均也是一脸疲惫。

    又一被推上救护车,岑乔跟着去了。

    商临均则还要去静园通知那些参加他婚礼的宾客,今天的婚礼暂时取消。

    而且也要把眼前这个罪魁祸首彻底解决掉。

    这一次。

    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商临均坐在后座,手收紧握着手机。

    老傅看着先生明明心里很是担忧却仍然要强忍着,心里既为小少爷这么小就多灾多难而感到难过,嘴上却还是出口安慰着:“先生,你放心,小少爷从小到大就很有福气,现在这件事,就是一个小小的波折,小少爷一定会健健康康的醒来的。”

    商临均很想说,傅叔你安慰的话,说的真的不怎么样。

    可是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老傅见先生还是这般模样,也不在劝导了。

    只是余光看到一旁昏睡着的女人时,心里暗嗤,这个女人害了小少爷,一定要让她待在监狱里,再也出不来。

    车子到了静园后,老傅没有出来,他还要看着车子里的女人,以防她临时醒过来,偷偷跑了。

    商临均下车的时候,一眼就看到门口那两个大大的婚纱照。

    上面的人,一个是他,一个是岑乔,拍出来的画面很是唯美自然,男才女貌,天生一对。

    如果,今日又一没有出事,那么今天一定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一天。

    可是现在,这一天的确让他记忆深刻,却更让他心里疼痛了起来。

    商临均一步步走向红地毯,来往的宾客举着酒杯走过来想要和他说话。

    商临均只说了句抱歉,便直接往里走。

    等到走到早就搭建好,让新郎新娘宣誓的高台上时,他握着早就放在上面的麦克风,道:“今天很感谢大家来参加商某的婚礼,只是今天临时出了一点麻烦,婚礼可能要延期举行,在这,对大家说声抱歉了。”

    他弯下腰,挺直的脊背朝下鞠了一躬。

    而本来还在大厅会着亲朋好友的商离远和老夫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一个喝着茶,惊诧的瞪大了双眼。

    一个气的胸膛不停起伏。

    跟着商离远一起来的乔毓敏立马掏出包包里携带的药,倒出一颗,喂他服下。

    等到商离远缓下这口气后,他压下心里的怨气,左右看了看,在看到厨房旁,一根红色的扫把时,直接走过去,拿着扫把就气势汹汹的出了门。

    商临均听着下面宾客里的议论纷纷,冷淡的面色分毫未变。

    直到一根红色的扫把朝着他挥舞过来时,他一边按住扫把,一边看着双颊红润,看着健康,实则气急的老头子,放下手里的麦克风,冷寂的解释着:“爸,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这一次,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我希望,你能冷静下来。”

    商离远一听到多年没有叫过爸的儿子难得改了称呼,心里的复杂情绪还不知该怎么说,就听到儿子这番不算解释的解释,气急道:“当初说要结婚的是你们,结果现在真的要结婚了,你们却要取消婚礼,你们这要把元盛的脸往哪搁啊,以后我出去和别人会客,只怕是要成为他人眼中的笑柄了,一次订婚,儿子逃婚,一次结婚,儿媳妇不见踪影,你是想彻底毁了自己的名声吗?”

    商临均取下老头子手中紧握着的扫把,扶着他走向大厅,对他说:“爸,今天真的是发生了一件不得不停止婚礼的事,我希望你能够仔细的听我解释,还有乔乔她现在在医院,我希望爸你不要误会她。”

    “好,我就听听,你要说出个什么理由来。”

    商离远冷笑着看着他。

    至于那个女人,哼,既然这一次结不成了,以后就再也不要想进商家的门了。

    商临均眼神里闪过担忧,他不知道把又一出事的消息告诉老头子正不正确,可是这件事,终究是瞒不了多久的。

    想了想,他决定实话实说。

    “在我说之前,爸你一定要保持冷静。”

    商离远眉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儿子:“你就放心吧,你老子承受能力,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