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噩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均看着老头逞强的装出一副老当益壮的模样,心思更加复杂。

    只是记起还在医院的又一和岑乔,他不能再在这里继续耽搁下去。

    “爸,又一他出车祸了。”

    平铺直叙的话像是在读着最乏味的课本,可是听在商离远的耳里却是如同惊雷的噩耗。

    他脑袋晕眩了一瞬,眼前的一幕彷似拼凑好的镜面,一摸上去,会全部粉碎。

    晃了晃头,他看到自己的儿子眼神里极隐秘的闪过一丝担忧。

    心里“咯噔”了下。

    难道,刚刚儿子说的都是真的,不是他耳中突然出现的幻听。

    商离远仍是不相信,只是再次问出口的语气带着微不可查的软弱:“你这逆子,为了那个女人,连我的孙子都要变成你为她狡辩的借口了是吗。”

    他这样说,是在拼命缓解心中的惶恐。

    他活了这么多年,**已经淡了,功利性虽然还有,却是为自己的儿子和公司铺路。

    但是更重要的却是为了以后把所有的一切全部交给孙子。

    孙子是他看着长大的,嘴巴甜,人又乖巧,完全不会和儿子一样,把他的气都喘不上来。

    所以他怎么能相信,他那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出了车祸呢。

    一定是儿子为了岑乔那个女子随意说出的借口。

    商临均眉峰一蹙,看着完全不相信他刚刚说出口的消息的老头子,松开手中的扫把,声音沙哑的道:“又一已经被送进了医院,就是陈医生就诊的人民医院。”

    陈医生所在的人民医院,里面有元盛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可以说,如果没有元盛的资金和医械工具,这个人民医院会瞬间衰败下去,被其他的医院所踩下。

    毕竟作为利益与风险并存的医学行业,一个医院的建立只要拥有足够的资金和人脉,想要步步高升,并不太难。

    北城人民医院也不过是因为有了元盛集团的支持,才能发展的这么蒸蒸日上。

    “咳咳...我的孙子,我要去看我的孙子。”商离远完全接受不了这个现实,面色瞬间惨白,显然是遭受了极大的打击。

    商临均走上去扶住他,劝说道:“爸,你要去看又一的话,我带你去,可是你一定要先好好注意你自己的身体。”

    在健康面前,往日再多的纠葛都可以暂时放在一边。

    “好,我们现在就去。”商离远手掐在儿子的胳膊上,压下心口的翻涌,立马想要离开。

    这时,一直站在一边好像一蹲木桩的乔毓敏拔腿跑了过来。

    她看着面色平静的商临均和魂不守舍的离远,搓了搓手道:“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我在的话,还可以照顾你父亲。”

    商临均定定的看着她,最终松了口,点了点头。

    他想,岑乔现在心情不好,这个女人过去,最起码能转移她一点注意力。

    乔毓敏走上前扶着商离远,三人一同去了门口的黑色保时捷。

    从大厅里刚刚走出来,却刚好看到前夫和儿子还有那个女人一起出了静园,心里思索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又想到儿子,今天竟然取消了这个他期待已久的婚约,如若出了事,恐怕是一件非常大的事。

    想了想,她决定也跟上去。

    “阿莫,去找个人开辆车出来,我要出门。”

    “好的,老夫人。”莫婶立马下去找人了。

    “这个女人是谁?”商离远还没上车,就看到了正昏迷的躺在副驾驶的女人,粗粝的手指指着她。

    商临均没打算隐瞒,直接的说:“就是她开车撞了又一,我打算让傅叔把她送进警局。”

    一听是撞伤孙子的罪魁祸首,商离远沉暗的眸子变得凌厉,语气冷漠无情道:“送警局是一定的,老傅,你就不要和我们一起去了,你先送这个杀人凶手去警局一趟,一定要好好的和局里的人交代,像这种故意杀人的反社会人群就不应该放出来祸害别人。”

    这便是要狠狠的惩治她了。

    都说亲生父子就算长相不相似,性格也会相似。

    在对敌人冷漠无情的处理上,这对父子显然拥有一样的想法。

    “是”老傅应道,他把人从副驾驶扶下来。

    开车的事自然落在了商临均的身上。

    好在,这个时候,大家的心思都在昏迷的又一身上,谁也没有在意这些小事情。

    看着车子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丝几乎不可见的尾气。

    老傅叹着气,承受身上的烂摊子,打算去小路,重新找辆车,把人带去警局。

    至于到了车库,却遇上正想要跟着先生车子的老夫人,老傅耷拉下眼皮,当做没有看到。

    一路上,商临均手上开着车,脑子里还要组织着语言把所有的前因后果全部说给他们知道。

    只是这话,有些地方被他轻轻的修饰了。

    他只说,这个女人是他的桃花劫,因为知道他今天要结婚的消息,所以专门上门来找麻烦的。

    也说了她是岑乔的妹妹,全是她的继妹,和岑乔关系并不怎么友好。

    话都完全说清楚了。

    但是老头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有没有把所有的责难都压在了岑乔的身上,商临均还一点未知。

    他只能够透过后视镜看着背靠着车椅的老头子,有着皱纹的脸上,眉峰浓厚的蹙起。

    商离远低着头,像是在思索,只是坐在寂静的车里,更令人看不清,他的想法。

    商临均心里已经做好了所有的不好的准备。

    他想,就算老头子想让他们分开,起码也要看在受伤的又一的面子上,暂时不去追究。

    毕竟说责任,更大的责任在他身上。

    他认。

    至于,旁的一切,他只愿如之前一样。

    坐在商离远旁边的乔毓敏比谁都清楚,他此时心里的不好受。

    她轻轻的拉过他粗厚的手掌按在她的掌心,十指交握后,她说:“离远,你放心,又一他一定会没事的,有我们这么多担心他的人在,他怎么舍得让我们难过,说不定,我们到了医院后,就能听到医院说,他已经醒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