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痴人说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均听着她的话,只觉得她在痴人说梦。

    可是他的心里却也暗藏一丝希翼。

    为什么就不可能呢。

    又一是个善良的孩子,也许奇迹会发生在他身上也不一定。

    从来不信神佛宗教的他,第一次也把那种万中无一的可能放在了心里。

    只是因为,这是他作为父亲最大的期盼。

    人民医院的急救室,岑乔一直站在门外,她的手一直在发颤,嘴唇发白,双眼无神,眼眶红肿。

    她靠在门边,静心乞求着。

    心里怀着最真诚的期望,她愿意付出一切,只想换来又一的一线生机。

    可是随着时间逐渐过去,紧闭着的门却从来没有打开过。

    急救室里。

    “不好了,陈医生,病人的心跳几乎快要停止,已经接近0了。”一旁穿着消毒服的护士,看着心电图上迅速波动的跳段,满脸着急。

    她可是知道,眼前这个孩子,就是他们医院最大股东的心头肉,一定这个孩子,死在了手术台上,恐怕整个医院的医生护士都得给他陪葬。

    也许不用付出生命,可是他们从医的记录上,一定会出现污点。

    所有的医生护士算是把所有的一切都压在了这个孩子身上,他们一定要救活他。

    戴着口罩的陈医生回头望了一眼心电图,放心手中的工具,吩咐:“快点准备心电复苏,准备最后的抢救。”

    “是。”

    陈医生手握除颤心电监护仪在又一没有穿着衣服的胸口上电击了一下。

    “病人无反应,心跳上升一位。”监测着心电图的护士随时报告。

    如此,只能再次电击。

    连续电击了三次,又一的心跳逐渐恢复过来,手术室里的医生护士,全体松了一口气。

    正在这时,站在又一腿脚边的医生侧身的时候不经意触碰到了什么。

    他感觉不对,转过头一看,大惊道:“陈医生,病人大出血了。”

    这下子,情况变得更加危急了。

    孩子出车祸,本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他几番失去心跳,好不容易缓下来,现在又开始大出血。

    就算是手术经验丰富的陈柯现在也没有足够的把握,可以保住他的生命。

    他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只说了一句话:“作为医生,我们一定要竭尽全力。卢珊,你先去血库调些ab型的血,记住,越多越好。”

    “是,陈医生。”卢珊接到命令,立马从手术室,迅速的离开。

    毕竟,这时候,他们相当于是和病魔在竭力斗争,一分一秒的时间,也不能再耽误。

    手术室被打开的时候,靠在门边的岑乔立刻紧抓着护士的手,恳求的问:“医生,里面的孩子怎么样了,他好些了吗?”

    岑乔语无伦次,她都不知道她到底想要说什么,她只是想知道又一现在的情况。

    护士心里此时又着急,又不耐,只是事情在紧急,她也不能冲病人发火。

    更何况,眼前的女人和里面的孩子说不定是什么关系呢。

    按压下心里的慌促,语速极快道:“不好意思,病人的家属,您的孩子此时还未清醒,现在他需要补血,所以你能先放开我,让我去取血吗?”

    岑乔一听情况还未好转,眼前一黑,几乎要晕过去。

    可是在听说又一是需要血之后,直接拉住护士的双手,道:“我有血,我的血能够给他吗?”

    护士一听,看了她一眼,见她身子玲珑,血色不错的模样,想是身体很不错。

    便问道:“你是什么血型,孩子需要ab型血。”

    岑乔立刻高兴起来:“我就是,我是ab型血,医生,用我的血吧。”

    护士想着有近前的又何必求远,便点了点头:“你先跟我换身衣服,在跟我进来吧。”

    卢珊把人带进去消毒室换了件消毒服之后,直接把人带进了手术室。

    陈医生见到卢珊手上空无一物,显然没有把血袋拿过来,在加上看着她身后走进来的女人,顿时蹙着眉,不高兴的教训她:“叫你去拿血袋,你空着手就回来了,还有,谁让你把病人家属带进来的,快把人送出去。”

    岑乔见这个医生如此严肃,教训人的时候更是不给人留情面,心里对护士有些愧疚。

    她直接站出来道:“医生,我听说你们需要输血,我和孩子的血型是一样的,你们直接输我的吧。”

    “胡闹,她没和你说清楚吗?这血可不是输一点点,极有可能会超出你的身体的负荷度。”对于病人,陈柯一向是一视同仁的。

    虽然他的心里也担心又一,可是他不能把别人当成移动血库。

    岑乔温婉的笑了笑,她的眼神投向昏迷不醒的又一,声音温柔:“他是我的孩子,我可以为他付出我的一切,哪怕是生命,所以医生,我明白你的好意,只是我也希望,你不要拒绝我的决定。”

    岑乔已经是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所以一番话说得陈柯完全没有办法反驳。

    他叹了口气,看着眼前这个为母则刚的女人,点了点头:“你去旁边躺下吧。”

    好在手术室有两张床,不用在另外准备。

    此时,商临均也已经赶到了医院。

    他在前台问了问情况,在听到人还在急救室的时候,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带着老头子去了急救室,他以为会见到岑乔,却发现门外空无一人。

    他紧皱着眉,不知道她去了哪。

    他虽然心里焦急,很想去找她。

    可是,现在更需要他的是又一,他不能够如此任性的做出决定。

    看着魂不守舍的儿子,商离远反倒拍了拍儿子的肩,劝慰道:“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待,你啊,放宽心,现在不止公司要靠你,连孩子也要靠你,所以你不能倒下。”

    商临均点了点头。

    也许很多事,越到危急的时候,越能够放开。

    他以为一辈子都不能和老头子和平相处,现在,却发现,一切却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难。

    也许很多事,只要试着向后退一步,就可以收获不一样的结局,只是从前的他不愿意退。

    现在的他,绝不能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