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爱她之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均坐到一旁,手机放回了口袋,朗声道:“嗯,公司有个案子,需要我同意,已经说完了。”

    “公司很忙的话,你就回去,又一这里,有我们在。”毕竟公司的事也很重要,商离远可不希望,在这个当口,公司出什么事情。

    商临均摇了摇头:“没事,都已经解决了。”

    公司的事情,他不想让老头子担心。

    毕竟接到手中后,他就在心里决定,要带元盛创造最好的辉煌。

    现在他做的还不够,外面的市场还没有打开,他又怎么会连这点困难就给难住。

    商离远也没有想过儿子会骗他,自然以为是小事情。

    他这个时候,就说起岑乔了。

    “你不是说岑乔是陪着又一一起来的医院吗?怎么她人不在这?她该不会是怕被追究责任,直接跑了吧。”商离远的眼神又毒又利,显然对她更不满意了。

    商临均眉头一皱,这一次,他没办法解释。

    就在这时,出去的那个护士推着一个小车,迅速的进了手术室。

    血袋来了之后,自然不在需要岑乔身上的血液了。

    她的血就失了大半,陈柯直接叫卢珊把人推去普通病房。

    正坐在门外,相顾无言的商临均和商离远,一听到门打开的声音,看到一张病床被推出来,同时跑了上去。

    只是看到上面躺着的人时,两人面色同时变了。

    商临均看着岑乔面如血色的样子,眼神一缩,带着担忧和恐惧,看着一旁的护士,厉声质问道:“怎么回事,她好好的一个人过来的,怎么现在变成这副模样。”

    卢珊被他这副模样给吓到了。

    一开始,她还被这个男人的帅气所吸引了,没想到,脾气这么暴躁。

    她压下心里的怯弱,直接说道:“她是你的妻子吧,孩子需要血,她主动的要求输她的血,我们也只能照做。”

    “你们做医生的,要怎么做还要听家属的,你们医院就是这么开的吗?”商临均暗沉着眸,眼神里的沉郁令人不敢直视。

    卢珊吓得整个人动都不敢动。

    倒是一旁的商离远此时对岑乔没有刚刚说起来的时候那么不耐了,毕竟这个女人,虽然家世不太好,又结过一次婚,但是显然,人还是善良的。

    只是,很快,他的面色变了变。

    像是想起了什么。

    “她是不是...六年前的那个女人?”商离远等护士把人推进了普通病房之后,直接拉住打算离开的儿子,粗厚的手紧握在商临均的手腕上一丝不动,他的眼神直视着他,一眨不眨,眼神里的笃定,几乎要溢了出来。

    他在两个人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不是没有这么猜测过,毕竟,他看过她的资料,知道她的年龄,和当初那个捐献卵子的女人一样大。

    只是他记得那个女人并不叫这么名字,才把这份心思放下了。

    现在想来,年龄,容貌都可以变。

    所以,她是那个人的几率几乎是百分之百了。

    对自己的儿子,身为父亲,商离远不说了解的透心透彻。

    却也可以说是了解一二的。

    商临均看着老头子看着他的眼神,知道事情已经瞒不住了。

    干脆点了点头。

    他说:“我本来是想,结婚之后,把这件事直接告诉大家,只是没有想到,半路会发生又一出了车祸这件事,现在您也知道了,我也不瞒你,的确,岑乔她就是又一的妈妈。”

    “你是因为孩子才和她在一起的。”儿子的责任感,他一向是了解的,因此这样和她在一起,也不是不可能。

    商临均摇了摇头:“爸,你还是不了解我,我留有你的血液,骨子里本就是自私的,又怎么会因为所谓的责任,而对一个女人负责一辈子,我娶岑乔,只是因为她是触动我的心的那个人,那种感觉,我想,你一定最清楚。”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商临均的眼神看向了一旁的乔毓敏的身上。

    对于儿子变相的对自己的嘲讽,商离远当做没有听到,只是在儿子看向毓敏的时候,却下意识的侧过身,挡住了儿子的视线。

    商临均讽刺的笑了笑:“爸,你既然这么怕我伤害她,怎么却不愿意给她一个名分,难道说,您对她也只是玩玩而已。”

    “你,逆子,你乔阿姨,她从头到尾就是无辜的。”商离远不明白怎么说着说着扯到他自己的身上了。

    “不要转移话题,既然她是又一的妈妈,那么所有的事情,你是不是一开始就在为她铺路。”

    见老头子这么快就看透了他的想法,商临均心里无奈。

    “没有一开始,只是从我爱上她的那一刻开始。”

    商临均的所有心神现在都跑到了岑乔的身上,他脚步一步步自发的朝着病房的方向移动。

    商离远自然也看出来了,也没有在逼问他了。

    反正,山高水长,日子还远着,等人好了再问,也是一样。

    商临均见老头子不在问了,脚步直接大跨步的走向了病房,在看到病房里躺着的虚弱的如同一张白纸的女人,他心控制不住的痛了痛。

    他真希望,今天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他的身上,他不想看着他放在心上的两个人受如此大的磨难。

    可是,老天却从来不给他这个机会。

    急救室的门外,商离远还在等待又一出来,乔毓敏陪在他身边。

    他突然悄无声息的问了一句:“为什么当初说让你和我领结婚证,你不愿意。”

    这句话放在他心里已经很多年了,儿子只以为,他是心疼自己的利益,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从来都不是他所愿。

    安安静静的乔毓敏被这一问问的慌了神,她压下心里的惶恐,很是温柔的说:“都这么多年了,你还记着这件事,我们都老大不小了,还要什么名分干嘛,这些东西都是虚的。”

    “怎么会是虚的,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结婚证上的另一半,成为我户口簿上的另一半,这是我心心念念的,你难道就没有期望过吗?”

    商离远侧过身,看着眼前这个和他几乎已经生活了快二十多年的女人,终于把所有内心掩藏的话全部道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