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心意相通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们生活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咄咄逼人的他。

    乔毓敏嘴唇动了动,如水的双眼紧闭了闭,她无话可说。

    现在的她又能怎能说呢,难道要告诉他,当初她是抛弃孩子,和他一起离开的吗。

    他会怎么想她,会不会觉得她是为了他的钱,才和他在一起的。

    她连一丝这样的想法也不愿想,因为她真的爱他,爱到可以放弃一切。

    “咔哒”

    一声门被推开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原来是急救室的门被医生从里面推开了,一群医生护士从里面相继走出。

    商离远顿时顾不上再去追问,他走上前,直接走到最先出来的那个医生旁边,问:“医生,孩子是不是可以送到普通病房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去看看他了。”

    陈柯把自己的口罩取下,对着眼前这个曾经和他说起过许多过往的老人笑了笑:“商伯伯,你放心,又一的身体已经没有危险了,只是出车祸的时候,头先着地,压缩到了神经系统,醒来的话,可能还要一段时间,今晚的话,还要送进加护病房看看情况。”

    商离远听到前面还来不及高兴,就听到了这么一个噩耗,顿时身体承受不住的晃了晃。

    陈柯被他这副模样吓到了,伸手扶住他,担心的说:“商伯伯,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如果可以的话,明天来我们医院检查一下。”

    他也算是商家的常客了,但是没想到商伯伯,现在的身体,竟然如此虚弱,也许也和又一今天发生的事情有关吧。

    商离远摆了摆手:“没必要了,这都是老毛病了。”

    陈柯一脸不赞同,直接说了个例子告诫他:“商伯伯,自己的身体你要自己学会保重,以前我们家老头子不也是爱逞强,结果没注意,早早的就走了。”

    大概是说起自己的家人,陈柯的声音微微沉了下来。

    商离远觉得陈柯的这番话也挺有道理,没在拒绝,点了点头,答应了。

    随着又一被人推出来,他小小的身子此时嘴巴上带了一个绿色的呼吸器。

    平时吵吵闹闹安静不下来的孩子,此时静的连呼吸都几乎听不到。

    商离远眼里颤了颤,竟是涌起了一行泪,从眼角边划过,在流出来的那一瞬间,他连忙用手把他擦干了。

    因为是加护病人,所以想要看他,也只能准许一个人进去。

    商离远是穿着一身消毒服进去的,站在病床边,无声的看了许久。

    出来的时候,再也支撑不下去,倒了下去。

    乔毓敏本就是站在门边等着他,在他栽倒的时候,两只手紧紧的抱住他,声音沙哑的朝着医院大喊医生。

    来的医生正是陈柯,他直接就告诉了站在一旁的乔毓敏和后来赶过来的商临均,叹息了一声说:“老人家现在大多数身体都不好,商伯伯今天大概是刺激太大,身体一下子虚了下来,才会昏倒,打些营养针就好了,只是以后一定不要在刺激他,不然很可能会引发脑溢血,商伯伯本来就有高血压和轻微的呼吸失措,如果犯病,危险会是别的病人的几倍。”

    商临均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只是心里更是决定,公司的事情一定不能让老头子知道,不然,按老头子的性子,一定会逞强亲自插手。

    商临均送走陈柯的时候,两人站在病房外的一排椅子上说起话。

    “陈柯,你老实告诉我,又一到底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商临均心里早就有不好的预感,所以他在心里做好了所有不好的准备。

    陈柯把对商离远的话重新对他说了一遍,最后还补了一句:“你们等这几天危险期过了,可以和又一说些他记忆深刻的话,毕竟对于失去意识的病人来说,这是给他们最好的医治。”

    “没有除这之外的办法了吗?”如果这样的办法也不顶用,那该怎么办。

    陈柯苦笑了笑,对于一名医生,被病人问只有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如果可以,他自然是希望能有更多的办法让又一醒过来,毕竟他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

    可是,他是真的没有办法。

    看到陈柯的脸色,商临均知道事情没有更好的发展了。

    他轻轻的叹息了声,身上溢满寥落。

    岑乔醒过来的时候,是第二天。

    那时候又一已经被转到了普通病房,而且和她一间病房。

    岑乔一醒过来的时候,心里还在记挂着又一的事情,她很担心他,很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想着立刻掀开被子,就想见到他。

    好在商临均动作很快,一发现,她开始剧烈动作的时候,就直接按住了她,不让她乱动:“岑乔,你这是干嘛?不要命了吗?”

    他大声的吼她,嗓音又重又沉,岑乔都被他这副模样吓得整个人怔楞住了。

    可以说这是他们认识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真正的吼她。

    从昨天亲眼看着她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做了。

    可是她一直没有醒过来,也就没有给他这么做的机会。

    他最重视的几个人,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接二连三的进了手术室。

    就算是知道,岑乔是为了救他们的孩子,商临均心里仍是抑制不住心里不断衍生出的恐慌。

    就像逐步蔓延的黑暗,把他整个世界都给染黑了。

    岑乔很快回过神来,她咽下被他吼了之后的难过,一张口,就是问起又一的消息。

    “又一去哪了,他安全了吗?我想见他,你带我见他好不好。”岑乔紧握着商临均的胳膊,眼神里带着恳求。

    所以说,血缘真的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就算岑乔根本不知道又一是她亲生孩子,心里却会下意识的担心他。

    就像又一在岑乔面临车祸出现的时候,他那一瞬间,脑子里一丝犹豫都没有,就直接把她推开了。

    血缘让他们两人留着一样的血,而岑乔在为他输完血之后,他们血缘的关系更加亲密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