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无价之宝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云在北城人民医院等了几天,才终于等到他可以独自进去病房的机会。

    他的人一直在盯着商临均,自然知道他这几天忙着公司的事情,除了晚上都没有机会来医院。

    进到病房之前,他手中提了一袋的水果,和医院的护士说了一番话,便朝岑乔的病房走了去。

    只是,还没有走进去,他站在门外,就听到了一句中气十足的声音。

    “岑乔,如果又一半个月还没有清醒过来,我作为一个父亲,希望你能够彻底的离开我儿子,只要你愿意离开,这三百万都是你的了。”

    商云听到这句话,眼神里闪过一丝嘲讽。

    多么相似的戏码。

    只是以前那个主角是他名义上的母亲,为了所谓的钱,一丝犹豫都没有就把他抛弃了。

    商云没有推开门,走进去阻止,因为他突然想知道,如果这个人是岑乔,她会怎么选择。

    她会为了钱放弃商临均吗?

    病房里的岑乔穿着一身病服,脸上还是病恹恹的。

    她看着商老先生朝着她丢过来的支票,只觉得,她整个人的自尊都彻底被他踩在了脚下。

    她很想笑。

    原来商临均的价值竟然也仅有三百万而已。

    真是可笑啊。

    可是,她却笑不出来。

    掩住眼神里的一丝自嘲,岑乔眼神冷静,沉着面对:“商老先生,我想你误会了,在你眼里只值三百万的儿子,在我心里却是无价之宝,就算你把所有的资产都给我,我也不会放弃他,我爱他,就算失去一切,我也不会放弃他。”

    岑乔这一次,再也没有因为任何人的任何话,而动摇一丝一毫对商临均的心。

    她现在想的很清楚。

    这个世界上,意外太多了。

    她没办法把握两个人的未来,她只能够珍惜他们两个人还能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就算下一秒。

    两个人会分开,至少上一秒他们都是相爱的。

    他们不会再因为外物而分开了。

    如果她松开了他的手,那么只会是因为,他不爱她了。

    商离远被岑乔这句顶嘴的话气笑了,他大声的嘲笑着她:“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自信心,我儿子吗?也对,如果你死缠着他不放,你能拥有的的确比我能给你的更多,可是,这一切是在又一醒过来之前。”

    “他会因为一个害儿子再也醒不过来的女人而一辈子心无芥蒂吗?你恐怕太自以为是了。”

    已经五天了,从期望到失望,商离远心里对又一醒过来的希望已经几乎磨灭了。

    他现在只希望,把眼前这个给商家带来数不清麻烦的女人给赶走。

    如果不是她的出现,又一还和以前一样活泼乱跳的。

    只要没有遇见她。

    他的一步步可以走的平稳又安全,可是这一切都被她破坏了。

    商离远看着她的眼神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憎恶。

    岑乔自然没有错过他的那一眼。

    “爸,你怎么也来看岑乔啊。”商云突然推开门,把正在对视的两人给打断了。

    商离远回头一看,发现是自己那个便宜儿子,脸上的表情冷淡的几乎没有情绪,商离远看着商云手上拿着的东西,直接问:“你怎么来这了,你认识她。”

    商离远斜了岑乔一眼。

    商云把水果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笑着朝岑乔点了点头,才坐到了一边的凳子上,回答他的话。

    “我们小时候认识,毕竟你们找我回来的时候,我就住在离岑家不远的一个垃圾场旁。”商云的这句话就像一巴掌直接拍在了他的脸上。

    就差把抠门两个字直接说出来了。

    毕竟对于自己亲生的孩子也能够任他生活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中。

    作为一个完全能养得起他的父亲,商离远显然没有一丝资格。

    至于对岑乔称呼的转变,则是商云的细心了。

    如果被商离远发现岑乔和他的关系过于亲密,或许对她的态度会更加苛刻。

    商云虽然对于商临均和岑乔分开一事乐见其成,但是他绝不希望,这一切是建立在他对岑乔的伤害中。

    那样他会无法原谅自己,因为那样的他,与从前的商离远又有多少分别。

    “你...”商离远想骂他,但是在看到他那双写满嘲讽的双眼,顿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商离远觉得他在岑乔的面前丢尽了脸面,在她面前狠狠的丢下一句,想清楚了打电话通知他,就头也不回的直接走了。

    岑乔不得不说,看到这样有话说不出的商离远,心里感觉很解气。

    只是她有些担心,商云这样直接和他面对面硬抗,不会出事吧。

    她微白的小脸一脸担忧的问:“这样没事吗?商老先生是你的父亲,你这样说他,不怕他把你卡停掉啊。”

    商云头侧向她,手指朝她勾了勾。

    岑乔一脸疑惑,头却是老实的蹭了过去,好奇他想要说什么。

    商云嘴角微勾,脸上邪魅的笑意尽显。

    虽然不过一眨眼,又迅速的被他收了起来。

    商云对岑乔说:“我没有动过他的卡,无论是出国前还是出国后,就像我现在也没有住在商家,就连一杯水都没有喝过他的,自然也不怕他停我的卡,因为,他没有资格。”

    最后一句话,商云说的冷漠又不屑。

    这样的他与冷着脸的商临均竟然分外相似。

    不得不说,他们果然是一对有血缘关系的兄弟。

    哪怕是沉着脸,不说一句话,也能看见他们眉眼间的一丝相似。

    岑乔张了张口,却没有劝他。

    作为朋友,她没有那种多管人家家务事的资格。

    作为他未来的嫂子,或许也真的是未来了,毕竟商老先生不认同她。

    商云看着岑乔一瞬间耷拉下头,魂不舍守的模样,想了想,便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他只能说了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安慰她:“岑乔,我有一件事想要告诉你,我在北城即将开展一场画展,我希望你能够来参加。”

    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金色太阳照射在一双彩色藤蔓互相缠绕着的门票,然后直接递给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