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心酸
    ,精彩无弹窗免费!

    “瞧你这个得意劲,你现在可是乐坏了吧,当初莫小姐,让你来这的时候你还不愿意,现在,哼哼。”徐州语气酸酸的,心里也是为老王这运气感到拜服了。

    王安粗糙的脸上,带着得意:“谁能想到啊?只能说,这就是老子的运气啊,运气一上来谁都挡不住。”

    徐州表示不屑,不跟他一般见识。

    两人乐呵乐呵地说了一大圈,等到挂完电话之后,徐州脸上的笑意,彻底淡去。

    他从自己床头的夹层里面掏出另一个手机,发出了一条信息:“事情有了新的发展,商云有了新的落脚处,正在元盛。”

    接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

    姜一凡刚好在商临均的办公室里。

    手机一想起,看到那一行字,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

    本来就忙着处理文件,一丝闲暇的工夫都没有的商临均,只觉得,姜一凡简直就是来克他的。

    他在这里忙工作。

    他倒好,喜笑颜开,直让人牙痒痒。

    “哎,商总,你看,你可真是惹到人家了,别人打擂台都打到你家门口去了。”姜一凡拿着手机直接伸到商临均的眼前,让他自己看。

    好不容易从文件里抬起头的商临均,听到这话,下意识的抬头,入眼看到的信息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从姜一凡亲手把罗刹门的资料,还有它和商云之间的关系告诉他之后,他就已经想到了,恐怕他还会出下一步。

    果然。

    既然他现在已经重新换了一栋办公楼。

    那么他极有可能会把这个办公楼立为第二天天朝娱乐,不过很显然,他会把重心全部转移到这。

    毕竟,天朝娱乐里面的事情到底有些肮脏了。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天朝娱乐极有可能会成为他的弃子。

    一但,他那个案子出错的话。

    细细思索一番后,商临均发现他显然占据了一个极为主动的位置。

    进可攻,退可守。

    他前有天朝娱乐和罗刹门保护着,后脚还有一个新的公司做支持。

    不管怎么说,事情大发了,也不会倒霉在他的头上。

    商云,显然是一个极为强劲的对手。

    这一点,商临均和姜一凡都不会反对。

    “你打算怎么做?敌人这么强大,你也应该反攻了是吧。”姜一凡眼里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他,语气里却满是跃跃欲试。

    商临均直接一份文件砸了他一脸。

    姜一凡眼疾手快的把它挡了下来,一脸无语:“看在好兄弟的份上,我才提醒你。要不要这么过河拆桥。”

    “显然对于你,很有必要。”商临均反讽了他一句。

    两个人面面相觑几眼之后,反倒同时想起了一件事情。

    异口同声道:“瓮中捉鳖。”

    既然商云做事如此滑不溜秋,让人抓不到把柄。

    那么,就直接给他创造条件。

    “我听说他要去开画展了,真是老天把机会自动送上门了,你可真是幸运。”姜一凡说道。

    在这个关头,商云还有心思开画展,显然不可能仅仅只是为了所谓的名利。

    他做事大胆,行为又一向很出人意料。

    若是站在他的那个地位想的话。

    也许这场画展,就是他医械工具的置放处。

    不过这一切现在都还只是猜测,事情到底如何,只能亲自去看一看。

    “你去看吗?”姜一凡问这话,就是为了看好戏。

    实则,他早就明白这一场画展,商临均必去不可。

    看着姜一凡这明显幸灾乐祸的嘴脸,商临均冷着脸笑了笑:“这场画展恐怕不止我会去,就连你妹妹恐怕也会一起去吧,我相信,他一定早就已经把邀请帖送到了你妹妹手上。”

    “彼此彼此。”姜一凡被他这句话给噎倒了,皮笑肉不笑的回。

    商临均回去岑乔的病房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一张邀请帖。

    他和往常一样,手上给岑乔削着水果,眼神却不知道已经盯着那份邀请帖看了多少次。

    岑乔一向对他的反应比较敏感,自然明白他此时在意的是什么。

    没有隐瞒,就直接的告诉了他:“今天阿云来了,他给了我一张邀请帖,是他来中国的第一场画展,里面有两张,我们要不一起去吧。”

    “好啊。”商临均直接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用情敌送的邀请帖带着自己最爱的女人一起去参加他的画展,想到他极有可能会心塞的模样,商临均一丝犹豫都没有。

    而且他在心里打定了主意,等到那一天到的时候,又一说不定也醒过来了。

    到时候他们一家三口,恩恩爱爱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看他还好不好意思再打岑乔的主意,就算他仍然敢这么做,商临均也一定要让他开心的欢迎,悲伤的送迎。

    商临均想的很是美妙。

    可是事情却不会尽如人意。

    一直到画展那天早上,又一还是安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而本来打算去参加完画展就回来的岑乔,看着又一肉肉的脸,现在渐渐的清瘦下来,心里酸疼,竟第一次,想要反悔。

    “怎么办?我不想去参加画展了。只要想到又一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我的心就像撕裂了一般。”岑乔手轻轻的摸了摸一的脸,眼神里尽是不舍。

    商临均虽然也失落又一还是没有醒过来,但是看着岑乔依依惜别的模样,嘴角却是控制不住的抽了抽。

    这年头,都是重小轻大啊。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岑乔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说实话,心里有些酸。

    商临均把心里的酸涩抹去,上去拉起她的手,安慰了一番:“你这段日子都没有出门,骨头都散了,你也不想又一醒过来之后担心你吧。”

    那小大人一样的又一倒是真的会这么做。

    而商临均这一次之所以想要陪她一起去看画展,不过就是希望能够给她转换一下心情。

    要不然,她天天闷在医院,没有病也会变成有病。

    岑乔看着他认真的眼神,知道他心里是真的担心她,便没有再拒绝,点了点头。

    只是,商临均因为岑乔而感到高兴的心情,在看到画展里面的一幅画时,彻底的破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