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愿打愿挨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云所办的这场画展,来往的人各行的人都有。

    林家的林远,苏家的苏岩,言家的言封,陆家的大公子陆齐和二公子陆弥。

    这几位,哪一位不是正当风华地位的公子哥。

    虽然林远没有打算继承林家的公司,做了一个普通医生,但是大家彼此心里都明白,这不过是暂时的,等到时候到了,就算他不想继承,也有人会逼他继承。

    这就是世家豪门的规矩,谁也改变不了这个规则。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

    商显又怎么会同意商微嫁给林远。

    就算是他的女儿喜欢他又怎么样,如果他没有继承人的这一层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商显根本就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

    言封和陆弥的关系都与商临均比较亲近。

    所以在看到商临均带着岑乔走进来的时候,两人勾肩搭背的朝着他走了过来。

    按理说,在画展上,每个人都应该保持应有的仪态,毕竟这是一个肃穆的场所。

    但是知道商云另一层身份的言封和陆弥对此很是不屑。

    身为一个私生子,他们根本就没有把他看在眼里。

    就算他现在在画坛上闯出了名堂又怎么样,只要他们愿意,可以分分钟就毁了他现在建立的一切。

    两人手搭手还没走到商临均跟前,就看着本来一脸淡然的商临均突然面色一沉,显然不高兴了。

    言封推了推陆弥的手,俊秀的眉峰微挑,眼神里带着趣味,他问:“哎哎哎,老陆,你说老商这是看到了什么,脸色突然就变了,真是让人不解又兴奋啊。”

    言封性子乐天,最喜欢听人讲故事,和看戏。

    此时,心里又泛起了痒痒,巴着陆弥的手,直往那边凑。

    画展里人有很多,大家都站在画旁仔细观赏和点评。

    来往间,难免有些拥挤。

    等到好不容易挤到商临均他们身边的时候,他的脸色早就恢复了。

    找过来的言封心里不由得觉得无趣,只是他到底好奇,刚刚是什么让他变了脸色,东张西望了会,视线定在了一张半风景的人像图上。

    言封心里一乐,果然啊,事情就是出在画上。

    “商哥,你的女伴怎么变成人家画上的人物了,渍渍,你说商云这小子,是不是故意的,我看啊,他就是故意挑衅,商哥,要不你吩咐一句,我给你把这小子给端了。”

    言封最是擅长踩一脚在一捧一下,往常没大没小的老商老商的叫,往往他正着脸,叫起商哥的时候,心里往往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

    都是一起长大的,谁不知道谁。

    所以商临均只鼻腔轻轻一哼,轻轻一句话,就把言封说的没脾气了。

    “听说,你们家老太太最近在帮你挑选适宜的联姻对象,你说,她要是知道你在这里,会怎么样。”

    “别别别,老商,你可别,多年的兄弟,你可不能这么害我。”言封这不是被他的话给堵住了,而是直接怂了。

    没办法,他们家最怕就是老太太了。

    年纪大了,还特别爱撮合别人。

    以前都是帮别人撮合,现在都撮到自家人身上了。

    想到上次看到的那个来家里做客的臀肥脸圆的女人,言封整个人都不行了。

    这时候,一直挂着微笑没有说话的陆弥开始打起了圆场。

    “老商,怎么不和我们介绍一下身边的这位小姐,长得这么漂亮,应该早些认识才对?”陆弥喜欢嘴花花,实则心里最为冷情。

    只是如果身边站着的人不是岑乔,商临均压根就不会为别人说话。

    可是当陆弥打趣岑乔的时候,商临均清凌凌的如同冰霜的眼神直接投在陆弥的身上,语气冷冽道:“陆弥,你过分了。”

    不过,应该介绍的,他倒是没有忘。

    商临均牵着岑乔的手,朝言封道:“这是我的新婚妻子,岑乔,以后你们就要改口叫她嫂子了。”

    站在一旁的岑乔被商临均这番宣誓主权的话羞的一脸通红,软软的手,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

    商临均只是蹙了下眉,连闷哼都没有响起一声。

    他这般,岑乔顿时觉得不好意思了。

    心里软的泡泡都冒了出来。

    小手开始轻轻的揉捏他刚刚被她掐过的地方,嘴边还轻声问:“你疼不疼啊,疼的话,要跟我说。”

    岑乔显然很是担心他,毕竟她刚刚生气的时候,捏他的力可一点都不小。

    商临均是最擅长把握机会的商人,就算是对岑乔,他虽然不会算计她,但是为此得到一些让他满意的结果,他不在乎故意示弱一番。

    他微平的眉头紧紧的蹙着,嗓音微哑,道:“有些疼,不过,被你捏了捏之后,整个人都清爽了一些,要不,你在捏捏。”

    岑乔眼里顿时泛了红,她觉得商临均实在对她太好了。

    就算被她不小心伤到了人身安全,还是这样全心全意的为她。

    这辈子,她恐怕再也找不到像他一样,这么宠溺照顾她的人了。

    言封和陆弥站在一边,亲眼看着眼前这一幕,小白兔被大灰狼哄骗的戏码,两个人心里暗自打了个颤,纷纷决定,以后算计谁,也不要算计老商,简直就是被坑了,还会跑上去感谢他。

    商临均不知道旁边的两个人的这番心里,此时在他眼中,已经只剩下了眼里满是感动的看着他的岑乔,他摸了摸她的头,宠溺的说:“不看画了吗?你的这双美丽勾魂的眼这样看着我,很容易让我做一些失去分寸的事,所以,乔乔,收起你的媚眼,好好的看完这场画展,等到结束了,我会好好的满足你。”

    岑乔斜睨了他一个白眼,暗唾他无奈。

    只是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陆弥和言封对视一眼,双双耸了耸肩。

    没救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所以为什么小白兔总是被大灰狼吃掉呢,不就是因为它愿意吗?

    “乔乔,商总,没想到,你们今天一起来了?”不知什么时候从大厅里走过来的商云在走到岑乔旁边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