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高傲的狼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今天身上穿了一身笔挺的酒红色西装,打着一条黑色深沉的领带,整个人透着与往常的温和完全不一样的自傲。

    就像是高傲的狼王终于撕开了他狰狞的獠牙,邪气凛然。

    不过岑乔早就见过这样的他,所以并没有什么感觉,反倒是一脸高兴的为他恭喜道:“阿云,你今天的画展办的很完美,你真的很厉害啊。”

    毕竟岑乔是知道,他是没有任何人给予他帮助,一步步的走到现在的,这样的他不得不让她感到佩服。

    “哪有,你太高抬我了。”虽然这样说,但是他眼里的自负却没有任何掩饰。

    站在一边的言封顿时不屑的嗤了他一声。

    商云闻声顿时觑了他一眼。

    好久,他才认出来,这个对他不屑一顾的人,正是言家的大公子,言封。

    也是当初对他拳打脚踢的那一个人。

    商云没有告诉过岑乔,在他刚开始到商家的时候,商临均正好和他的一帮好兄弟在外面玩。

    回来的时候见到他,就问了他一句,他是谁。

    那时候的他只以为是父亲找他回来了,心里其实是有些期待和喜悦的。

    所以一点也没有隐瞒就说:“我是这户人家的孩子,我今天才被找回来。”

    然后商云就亲眼看到了一阵鸡飞狗跳的喧闹。

    那时候完全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哥的商临均大声的骂了他一句,直接就跑上楼,不知道去干什么去了。

    不过,当时的他想,他一定是不高兴他抢了他一半的爸爸,不过他不贪心,他只要一点点爸爸的疼爱就好了。

    现在,想起来,只怕商临均是去叫商离远把他弄出国,弄得越远越好吧。

    至于,眼前这个人。

    商云盯着言封的目光,黑沉沉的,就像择人而噬的风暴,让人心惊。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

    “阿云,你没事吧。”岑乔察觉到商云的气势不对,轻轻的推嚷了他一下。

    商云顿时回过神来,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最近忙着举办这一场画展,好几天没有睡好,有些累,所以刚刚走了一会神。”

    岑乔听着有些担心:“工作虽然很重要,但是你也要照顾一下自己的身体啊,毕竟人的身体可是一切计划开始的本钱。”

    商云听得她这一句话,心里眼里都瞬间亮腾了一下。

    正要说些什么,却被人给抢了。

    “啪啪啪”言封鼓着掌,大声赞扬的说:“嫂子这番话说的真是好,我可要和嫂子举报,老商啊,他这个人,从接手元盛到现在,可是一直没有好好的休息过,我每次去看他,他都是工作,工作,嫂子,现在老商有了你,你可要好好的管管他。”

    言封这句话说的实在太好,直接把商云对商临均的恨意全部吸引了过去。

    整个人直接撞在了枪口。

    商云想着最近听说的言老太太最近逼着他结婚的事情,只觉得有个人正好适合这个时候派出去。

    对付一个花心的富家子。

    一个有美貌,有智慧又不缠人的大家小姐,恐怕谁也没法拒绝吧。

    言封还不知道他即将被人算计,心里满是对自己刚刚打断商云的那番话的赞扬。

    心里骄傲满满。

    没办法,没见老商都暗暗的递了个满意的眼神,这不就是鼓励他,再接再厉吗。

    后来,商云每要开口说一句话,言封都直接插了句,而且话说的比他还要漂亮好听。

    三番四次,商云自然也知道他是在针对他。

    心里暗自把那个计划提上了日程,脸上仍是带着从一开始就没有停下的笑。

    直把一直口若悬河的言封看的是心里发颤,背心凉凉。

    他暗恼,果然是私生子,看人的眼神,真他妈怪异。

    他闭了嘴,不在开腔了。

    岑乔也察觉到几人的气氛很是不对。

    正要扯个话题圆个场。

    商云直接一句话捅到了商临均的玻璃心上。

    “乔乔,那幅画真是不好意思,因为上次去小莲村就是为了写生,所以把给你画的那幅画,也一并拿出来了。”

    商云眼里看着岑乔的时候,很是抱歉。

    让本来就觉得没什么大事的岑乔,更加不知道怎么说了。

    今天在这里看到那幅画的时候,岑乔心里就有点心虚。

    毕竟,他那幅画本来是要送给她的,可是她当初走的匆忙,连什么时候出发的都不知道,更别提把画带走了。

    现在,他举办画展,需要这幅画,也情有可原。

    如果她还对他说三道四的话,岂不是显得很是小气。

    站在一旁的商临均虽然听不懂他们两人在打什么哑谜,却明白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所以,在现在这个时机问岑乔,显然只会给两人增添误会。

    所以他侧过脸,对商云道:“虽然,插入你们的谈话,心里觉得很冒昧,但是我实在很是好奇,这幅画,和乔乔有什么关系?”

    商临均说这话时,里面的潜台词却是,我的妻子和你有什么关系。

    边上一直看着戏的言封直接喷笑了。

    对于说话杀人不眨眼的,他啊,还是最服老商了,一句话就把情敌给秒了。

    就连一直安静的像是透明人的陆弥,此时眼神里也闪过一丝笑意。

    商云听了他的话,只是神色一滞,却又迅速的恢复了过来。

    毕竟,当初因为这幅画,发生的很多事情,商临均现在可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他也不打算隐瞒,干脆实话实说:“商总恐怕不清楚,这幅画是我当初送给乔乔的,只是当初她早上离开的匆忙,把这幅画丢在了我这里。”

    商云这番话说的有些暧昧不清,旁边的言封和陆弥双双用着异样的眼神打探岑乔。

    商临均却是心里不耐,话却是直接挑开:“说来也是,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岑乔实在太累,所以第二天我没有叫醒她,就直接带她回去了,现在想来,应该先和你说一句才对,不然,也不会把这幅画丢在你这了。”

    至于如果画真的被他带回了北城,现在有没有尸骸也不一定了。

    不过这句话彼此心里都清楚,却不会直接说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