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奸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云不可能当着岑乔的面,就把心里所想的那番会让人误会的话直接说出来,就连口中刚刚说出的这句似是而非的话,他也是斟酌了许久后,才缓缓的说了出来。

    而且他相信岑乔对于他的信任,心里是不会多想的。

    站在一边听着商云和商临均说话的岑乔,虽然觉得商云的这番话有些不对,却更被商临均回的话说的脸红心跳。

    她心中暗恼,这人在外面竟也说些这番话,实在让人生气。

    只是刚刚,她用着手劲捏了他一把,心中已经很是不好意思了,自然不会再在他的身体上给他一些磋磨,只是暗暗的撇了撇他,打算回家在和他算账。

    两人的打情骂俏自然是看在在场的另外三个人眼中,只是比起商云那暗暗压抑下来的气息,另两人心里都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毕竟他们和商临均认识这么多年了,自然比谁都了解,看着冷漠的他,其实心里最是重视感情。

    要不然,也不会三十年,都只遇上了这么一个。

    当初在天上人间的时候,他们就觉得,这两人气氛很是诡秘。

    说是暧昧,却又疏离。

    但是后来在听说商临均要和一个二婚女人结婚的时候,其实他们心里早就有了一丝预料。

    后来也不过就是成真了而已。

    只是这女人看着漂亮清纯,牵扯的桃花却实在是太多。

    远的不说,就眼前这个虎视眈眈的私生子,看她的眼神,几乎是没有掩饰。

    他们心里本来还为他担心。

    商临均毕竟情感上算是个初丁,会不会被人撬了墙角,还一无所知。

    不过现在看来,这女人,显然情商有些低。

    对于商云的爱慕根本就没有发现,无知的伤人于无痕。

    画展上到底不止他们几个人,即使商云想要趁此多陪着岑乔,然而不说她身边站着的商临均,就连画展上别的客人他也是需要招呼的。

    毕竟这是他来北城,打开市场的第一步,他想要扩大自己对上流社会的知名度,有些事情是非做不可的。

    岑乔他可以用手段慢慢的得到,但是他今天要做的这件事,一旦出现了差错,所有的一切就会功亏一篑。

    “乔乔,我有些客人在,只能够先失陪了,你可不要生气,下次,我请你吃饭,补回来。”商云一脸的歉意看着岑乔,面上的苦笑,显然也很是无奈。

    岑乔摆了摆手,说:“没事,今天本来就是你的主场,我和临均来,也就是为你捧捧场,我们可以自己去看你的画,你就先招待你的客人吧。”

    岑乔觉得商云的这句道歉完全没有必要。

    毕竟如果她身处在这个位置,也会首先注意那些客人的需求,与喜好。

    所以她很是理解。

    商云心里很是欣赏岑乔的冷静理智。

    对于女人,那些有貌无脑的,从来就撼动不了他的心。

    毕竟生活这么多年,不管是最底层,还是最高处,他都已经到达过,那些外貌其他,早已不是他所考虑的。

    所以岑乔对他的真心,一直是让他想紧紧把握住的。

    只是他来的太晚,有一个人先牵住了他的手。

    商云朝着画展中心走去的时候,心里一边想着,不经意的回头,正好看到岑乔巧笑嫣然的被商临均拥在怀里。

    商临均宠溺的微笑,和岑乔幸福的笑,如同一把尖锐的刺刀,在他的心里扎下一刀又一刀,散发着无形的鲜血流入他的心脏。

    空虚的,黑暗的情绪,一股脑全部冲向了他的心头。

    他想咆哮,想推开那个抱着她的人,只是他心里仍然有着一丝理智,所以他什么也没动,只是静静的朝着和他们相反的反向走去。

    一直到商云的身影彻底看不见。

    陆弥和言封两人一人拍了他的肩,语气幸灾乐祸道:“好好的守着你的珍宝吧,真担心,一不小心,你没看守的住,她就被人抢走了。”

    商临均简直要被气笑了,肩膀耸了耸,把两只爪子统统甩下后,他冷冽的视线直接投向二人,皮笑肉不笑的道:“多谢提醒,不过对于你们这两只单身狗,这算是最诚实的嫉妒吧。”

    “哼,嫉妒,本少爷最厌烦那些女人了,你看看,像我和老陆一样,游走花丛中,遍地不沾身,可是北城的那些人最是羡慕的,像你和老姜那样的,此时稀有物,虽然闻着香,吃起来也就那个味,哎,说曹操,曹操就到,看,老姜带着他的心肝宝贝一起来了。”

    言封本来是故意打趣商临均,不曾想话还没说完,另一个当事人就出现了,顿时老老实实的闭嘴,毕竟老姜这个笑面虎,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住的。

    至少已经受过无数次教训的言封可不敢在老虎头上拔毛。

    “乔乔,你怎么来的这么早,都怪我哥,明明叫他早点来的,他非东换一件衣服,西换一件衣服,和要相亲似得。”姜茕茕一步入画展里,就看了正和商临均他们站在一起的岑乔,顿时高兴的小迈步走了过来,一边拉着岑乔的手抱怨,一边偷偷撇了撇另外三个人,然后压低了声音问:“乔乔,你们这气氛怎么这么压抑啊,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啊。”

    不得不说,姜茕茕的灵敏感就和小动物一样,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够让他察觉到。

    岑乔头歪向她,学着姜茕茕一样,压低了声音,说:“还不就男人那回事,他们啊,一看就是嫉妒了。”

    “谁?”姜茕茕一听,迅速的甩着头看向一旁的三位大帅哥,眼神还一个个瞅过去,直把言封和陆弥看的背心发凉。

    姜茕茕注意到了他们两人暗暗朝后退的小动作,心里默默憋笑,她暗戳戳的问:“是不是言封和陆弥啊,一定就是他们对吧,我早就发现他们两个人有奸情了,他们那几个人,商临均已经和你在一起了,林远则有了未婚妻,陆齐更是早早的结了婚,所以,我想,他们俩一定是羡慕,想要公开了,我说的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