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善解人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所有的人注意力都放在商云那令人瞩目的放映上时,商临均口袋里的手机突然一阵阵的响起。

    他手紧紧的按住口袋,脚步朝外轻轻一挪,在岑乔的耳边说道:“我出去一下,乔乔,你那幅画我给你拍回来,不管多少钱的代价。”

    既然商云要把所有的画全部募捐,那么他自然要把岑乔的那幅给拍回来。

    他可不希望,自己女人的肖像画被别人拍走。

    岑乔转过头,点了点头,看着商临均朝外走,她蹙着眉,担心的说:“如果是公司里的事,你就先回去吧,这里还有茕茕陪着我。”

    “放心,没什么大事的。”商临均摸了摸她的头,轻笑,他虽然喜欢岑乔如此善解人意的模样,但是他更希望她不要这么为他着想。

    因为这样的她,只会让他觉得,是他做的不够好,才让她事事以他为先。

    等到出了门口,商临均才掏出他口袋里的手机接听。

    “商总,我是南雨,飞翼门的人。”对面的人先是介绍了一番他的身份之后,就直接敞开了说道:“我现在正在画展的后门,果然不出您所料,在他们的后门里藏了一天密道,如果商总想的没错的话,里面应该就是你们想要的东西。”

    “谢谢,如果可以的话,能去探查一下?”

    毕竟是姜一凡的人,他对于兄弟的人一向是相信的,只是到底没有准确的证据,他没办法进行下一步。

    “可以的,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对面的南雨直接答应了,他紧靠着木门,眼神朝着深悠的里侧望了一眼,黑暗的地下室里因为摆设着一个个矗立的灯管,显得亮堂。

    他脚步一步步向下走去,在推开那一扇门时,一阵脚步突然传来。

    南雨手里紧握着手机的手,汗水开始黏腻的黏在手机壳上,令一只手,则按住了胸口处的匕首。

    他心里很是紧张,担心来的人会撞破。

    也担心来的人,是来把地下室里的东西转移。

    南雨紧贴着墙壁。

    随着脚步声一步步靠近,两道声音传了过来。

    “老徐,我今天带你来这里的事,你可千万不能泄露出去,不然我的这份好不容易保住的金饭碗,肯定就泡汤了。”王安平时颇为粗鲁的脚步,这一次小心翼翼的踏出。

    他粗狂的脸色沾染了一些灰尘,额头一层层细密的汗。

    徐州身形消瘦,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和他几乎一模一样。

    在听到这话,更是难得舔着脸说:“兄弟,这次我就是想和你一起见见世面,我们俩什么关系,反正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是和你一起去的。”

    王安想想也是,遂不在说了。

    毕竟他们这次来,是身怀任务的,要是做的让老大不满意,他这次可就真的要洗洗回家睡了。

    两人走到地下室的门口,王安突然察觉到了不对,他蹲下身,细细的看了看地面。

    朝徐州挥了挥手:“兄弟,你看这里是不是有别人来过的脚步,还有这里,这里。”

    他发现了好几处,脸色也从一开始的着急彻底变得慌乱。

    王安本就是粗中有细的人,不然商云也不会让他来这一趟。

    他跟着脚步,一步步向前,就在快要走到南雨身边的时候,徐州拍了拍他的肩,安抚他道:“说不定是老大来过了,你就不要乱想了,走吧,我们快点去把东西运走。”

    王安被徐州这么一提醒,顿时脑子清醒了许多,他想也是,只要他们尽快把这批货安全的转移了,谁来过,根本就没有所谓。

    徐州搭着他的肩,两人迅速的朝里面走去。

    在最角落处,南雨从墙壁处走出。

    他对着一直没挂断的电话问:“商总,事情恐怕不妙了,他们要开始转移这批货了。”

    商临均一直注意着电话里的动静,自然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全部听在了耳里。

    他脸上仍是一派冷静,甚至还有心思安抚南雨:“那个徐州是我们的人,你跟着一起进去,在另一个人没有注意的时候,把他打晕,后面的事情,我来办。”

    “是,商总。”既然事情都已经吩咐清楚了,南雨自然是尊做命令去做。

    他压低脚步声,静静的朝里面走去。

    王安和徐州是背对着他,正在点着货物的数量。

    他走进来的时候,王安立刻就察觉到了,他下意识的回头,双眼瞪大,还没说出一句话,就脑子一黑,倒了下去。

    商临均则在电话挂断之后,拿出了一开始就另外备着的一部手机,直接拨通了警局的电话,他提高了一丝音调,听起来声音很是清亮:“是警察局吗?我要报案,我今天看到一拨人鬼鬼祟祟的进了元盛对面的那栋大厦里,今天那里刚好举行了一场画展,我想了想,这会不会是一场绑架案,希望你们能够尽快赶来。”

    他声音微喘着,像是在大步奔跑,话一说完,他就直接把电话给掐断了。

    “啪啪啪,戏演的真好”姜一凡站在他身后有一会了,所以亲眼的见证了商临均这一番自导自演。

    不得不说,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要是今天的事让他来处理,姜一凡很肯定,他一定做不到这么冷静。

    最起码他不会连报警的事都自己干。

    商临均转过头,冷冷的撇了他一眼后,道:“彼此彼此,你和伯母说,今天陪相亲对象出来看画展,要是被她知道,你根本就没有去见相亲对象,而是带着妹妹在外面看画展,不知道伯母会怎么做。”

    姜一凡眼里一凝,很快,他爽朗的笑了笑。

    说真的,这不是第一次被他反讽了。

    可是,每次他都觉得神清气爽。

    这大概就是棋逢对手的感觉吧。

    姜一凡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走吧,回去吧,你这么久没进去,恐怕会让人生出一些不该有的误会。”

    “无妨,等到警察来了之后,恐怕谁也顾不上我在哪了。”商临均倒并不在意,毕竟他又没有做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