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删其自然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过就是做了一次好市民而已。

    而,只要他不说,又有谁知道呢。

    两人重新回到画展上时,除了与他们相熟的那几个人,便只有商云注意到了。

    他凝着眉,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只是细细的思索了一番,他准备好的所有的一切,每一步都已经按照计划在进行了。

    如果,有什么,还会让他生出慌乱的心思,恐怕只有那批货了。

    他站在高处,看着下方商临均气定神闲的模样,他心中暗恼,只是心里的不安更深了。

    就在他身后的放映即将步入结尾的时候,敞开的大门,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突然闯了进来。

    “怎么回事?”此次画展,商云毕竟是承办方,所以发生了任何情况,站出来的人都只会是他。

    他在走到警察的身边时,直接问道。

    为首的警察,年纪很是年轻,他细细的看了看眼前这个西装革履,站出来的男人,直接问道:“你是举办这场画展的主人?”

    “是。”商云微蹙了一下眉,却又迅速的恢复了平日的脸色。

    “不好意思,因为今天有人举报你们画展,有行迹鬼祟的人偷藏进了画展,所以希望你能够陪我们调查一下。”这个警察,虽然年纪年轻,说话却极为有礼貌,显然教养极好。

    他的容貌也极为端正,单单从他英武的五官中,便能看出他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

    商云一听到这句话时,心里就知道事情恐怕不妙了。

    这时候,只能希望王安把东西都转移了出去,不然,恐怕今天的事情就没那么好过去了。

    “苏厌,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也不和老爷子我打个招呼。”走过来一个拄着拐杖,头发花白,脸上许多皱纹的老爷子,听他嘴上的称呼,和他看向的这个年轻警察的眼神,就知道,他们两人是熟人。

    苏厌却没有说什么,脸色一如开始的正经,他朝着走过来的老人点了点头:“言老,我今天是来办公务的,就不和大家说私事了。”

    他一脸的油盐不进。

    言老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反而语重心长的道:“苏厌,你和商云一样,都是靠着自己走到这一步的,我倒觉得,你们两个应该很有共同话题才是。”

    言老就是言封的爷爷,他一向喜欢书画,所以在听说这个画展的时候,心里就有个兴趣。

    在亲眼看见商云这个年轻人所做的一幕幕之后,心里更是极为欣赏他,自然也不希望,一个好好的苗子,因为今天的事被毁了。

    “言老说笑了,不管我和他有没有共同话题,事情总要查清楚了再说,我想言老,也不想做一个妨碍公务的人吧。”苏厌冷着脸,说话没有一点留情。

    言老见他劝慰的话,一点用也没有,便没有在说,只是手轻轻的拍了拍商云的肩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倒是商云,直接安慰起他,说:“言老爷子放心,我可没那么容易被打败,更可况,苏警官,也说了,是有些鬼鬼祟祟的人躲进了画展,只要把人抓出来,我们画展的清白就能够洗刷清楚了。”

    苏厌在听了商云的话后,这才正眼看了他一眼,对于这个一直嘴角带着笑意的男人,他心里有些毛毛的感觉,不太舒服。

    不过既然主人家都这样说了,言老自然没有在说什么了。

    苏厌带着手下的人直接走了进去,搜查。

    里面的人在看到警察进来后,一个个惊慌失措。

    商云紧跟着警察的脚步,自然发现了这一情况,他心里暗叹,恐怕今天所做的一切都化为了零。

    现在,也只能顺其自然。

    商临均和姜一凡站在一块,岑乔和姜茕茕走在一起,男男女女各分一侧。

    “乔乔,商云,今天恐怕真的要惹上麻烦了,哎,你说他怎么就那么倒霉,开场画展也能遇上这种事。”姜茕茕拉着岑乔的手,在她耳边念叨。

    她也是一脸愁眉苦脸,显然也是有些担心。

    岑乔心里很是担心,但是脸上却是不曾暴露的。

    她说:“我相信阿云,今天的事一定能够完美解决的。”

    “哈哈,这么相信他啊,说,什么时候进展这么快了。”姜茕茕故意打趣岑乔,虽然知道乔乔和商临均的关系几乎是板上钉钉了。

    甚至,如果没有发生又一那桩事,她们早就成了有名有实的夫妻。

    可是到底没有成,姜茕茕自然时刻不忘给商临均拖后腿。

    岑乔难得白了茕茕一眼,她手轻轻的拍了拍一下她,像以往每次恼羞成怒的时候,都会轻轻拍她,让她闭嘴。

    姜茕茕嘴唇努了努,倒是不在继续说了。

    倒是站在另一边的商临均和姜一凡正在同时看着一部手机。

    “他们说,已经离开了。”姜一凡把手机收起,在陆弥和言封靠过来看到之前。

    商临均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嗯,你的人我自然是相信的。”

    毕竟如果他们这个时候还没有离开,那拉下水的就不只是商云一个人了。

    “老商,老姜,你们两个这是在说什么呢。”言封对于他们两竟然有了些他一点也不知道的小秘密感觉很是难受,他一向喜欢把神秘的事情搞的清楚明白。

    现在老商,老陆,就像是给他撒了一个饵,却怎么也不让他咬,他心里直泛痒痒。

    商临均和姜一凡就是知道言封这副模样,才不打算让他知道这件事。

    不然,说不定,一不小心就被他给暴露了出来。

    商临均扭过头,直接走向岑乔的那一边。

    姜一凡则只是笑,话风却是丝毫不露。

    在商临均和岑乔说起话后,姜茕茕一脸无聊的东张西望时,他也走了过去。

    言封气的鼻子哼哼。

    陆弥搂住他的肩,一脸无奈的说:“小封,你还不知道他们俩,就是见色忘友的典型,你就别掺和了。”

    陆弥之所以这样说,是故意转移言封的注意力。

    果然,他这话一说出,言封顿时挣开他的手,怒火汹汹的说:“都说了不要叫我小封,你以为还是小时候吗?再叫,我就和你翻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