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不会善罢甘休
    ,精彩无弹窗免费!

    整件事最后落下帷幕的时候,一个男人被那些警察从后门抬出,不明所以的众人纷纷咋舌议论。

    因商云是画展的开展者,无论如何,他都是要去一趟警局的,所以他最终还是被苏厌的人给请走了。

    虽然他的手上没有被拷上手铐。

    但是仍是惹的台下的众人议论纷纷。

    可以说,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实在是跌宕起伏。

    本来以为只是才观看一场画展,谁知道当事人竟然决定放弃画画而转为经营。

    如果说,一开始大家是对他这个决定抱着嘲讽的思想的话,那么在看了关于他公司的前景的放映之后,这种想法完全从他们心底杜绝了。

    虽然大家嘴上可能不会承认,但是心里又有几个不是在为他暗自赞赏。

    只是,本来大家还以为他会是未来的金融新贵,不曾想,他的计划还没有开展,他就已经进了警察局。

    众人那些对他心生妒忌的中难免有许多幸灾乐祸的。

    岑乔和商临均离开画展的时候,还能够听到身后响起的一阵阵吵喧细语声。

    直到和姜茕茕几人在门外告别,离开之后。

    商临均坐在车里静静的闭着眼眸沉思,岑乔则是心怀揣揣,直到车子快要停到医院的时候,她才咬了咬唇,轻声细语的问道:“临均,阿云这件事,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影响。”

    本来正在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做的商临均,听到岑乔的话后,抬眼眉眼,看了她一眼。

    好一会。

    “这要看今天发生的事情,到底和他牵连多大,只是,既然他引来了警察,这件事恐怕没那么容易过去。”他沉沉如水的声音听不出他心里所想。

    岑乔看了他不虞的脸色之后,没在继续问,只是点了点头,便也走起了神。

    商临均心里很是气闷,虽然知道岑乔心里对于商云只是普通朋友的关心,可是他心里难免也会生出些郁气。

    他一直都希望在岑乔的心里,最重要的人只有他。

    而不是经常因为那些和她根本就没有多大关联的人,而把他抛弃在一边。

    每次看到她这样,心里就会生出一块黑暗,逐渐的吞噬着他,让他的心里生出更多让他想完全占据她所有的心思的**。

    岑乔压根就不会想到商临均心里此时的想法,她只是在今天看到那些警察的时候,才想起,岑茵似乎也还在警察局拘留。

    不过,她想到她,不是因为想要去看她,或者因为时间逐渐过去,而淡化了当初对她的怨,想要原谅。

    她只是在想,那个把岑茵当做心肝宝贝一样疼爱的父亲,这一次怎么没有出现。

    他以前只要岑茵犯了什么事情,都会来找她帮忙。

    似乎从未想过,那些事,在不在她帮忙的范围。

    一直到下了车后,岑乔都还在纠结,直到看到病房外站着的那一对夫妻后,她才颇为嘲讽的勾唇一笑。

    果然,他不会抛弃他最钟爱的那个女儿,却从来没有想过,他的另一个女儿。

    也许,他的心底从来就只有一个女儿和儿子。

    商临均手牵过她,在看到岑安和陆莉莉时,眼皮微敛,眼神沉暗。

    “岑乔,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们都找了你好久了,你知道你妹妹的事了吗。”岑安一开口就是质问,他威严的脸上,竟是显而易见的刁难。

    而在说到岑茵的时候,他的眼里才是关爱与担忧。

    尽管早就知道父亲的心里,她就像漂浮无依的浮萍,在他的心里毫无重量,可是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看的这么清楚,明白。

    幸好她多年的濡慕早已经化为乌有。

    除了在他质问她的时候,心里起了一丝波动的涟漪。

    之后,却再也没有一丝触动了。

    陆莉莉跟在岑安的身后,以往她一向是要说几句好心的话,来让岑安更加站在她那一边。

    可是在看到商临均之后,她心里再多奔腾的想法,也尽数化为乌有。

    她一边扯着岑安的衣袖,一边压着声音低低的喊:“老岑,你别再这般问乔乔了,她肯定是不知道这件事的,要不然,她早就帮着去找人了。”

    显然她是在商临均的面前保持她慈祥友爱的亲切形象,可是她却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对她所做的所有事了然于心。

    甚至可以这么说,比起和老头子相亲相爱的那个女人,他更厌恶,这个两面三刀,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的女人。

    俗话说,有她这样的母亲,岑茵会变成现在这样狠辣,癫狂的人一点也不稀奇。

    他冷淡深沉的身影护着岑乔直接穿过二人走向了病房,在打开门之前,冷凝的视线似笑非笑的直接道:“说话不要遮遮掩掩,你们养的好女儿想要伤害我的妻子,却阴差阳错的伤害了我的孩子,这件事,我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们最好乞求,我的儿子能够尽快醒过来,不然你们的女儿,就等着吃一辈子的牢饭吧。”

    他毫无遮掩的气势压的对面的二人心里发虚。

    岑安竭尽全力把心里惴惴不安的想法压下来,苦涩的脸上难得带上了乞求之意。

    “商先生,你好歹是我们家岑乔的丈夫,你不能这么不近人情啊,而且,我的另一个女儿,她也是因为喜欢你,才会做出这种错事,为什么不能网开一面,放她一条生路。”

    商临均心里不屑。

    对于那些自以为喜欢他,就一定想要得到他的回抱的人,他从来不会给予她们一丝希望。

    但是像岑茵这样死不悔改的人,他却是看的很清楚,一旦她从警察局出来,只怕会更加针对岑乔,所以这一次,他要一次把她打入最底层。

    无论是为了他的孩子,还是他的女人。

    “真是自以为是,她的爱,真是令人恶心。”

    抛下这一句话后,商临均牵着岑乔踏入病房,把门紧紧关上后,再也不去听门外剧烈的拍门声。

    他直接从手机里找到余飞的电话,吩咐道:“来一趟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