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没事就谈恋爱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兼职跑腿,但是余飞觉得,自从先生认识岑小姐后,需要他的地方就越来越多了。

    虽然心里一直很是崇敬先生,但是这个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朝坐在一旁的岑小姐抛去一个哀怨的眼神。

    “先生,外面的两个人已经被送走了,相信她们应该不敢再过来纠缠了。”余飞一脸正经,丝毫看不出他心里满满的吐槽。

    毕竟他可是好好的替先生慰问了那两个人。

    为了岑氏,只要他们心里利大于情,相信她们自然不会在过来纠缠。

    对于余飞的处理,商临均一向是极为满意的。

    不然也不会把他带在身边,用了这么些年。

    商临均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他的肩,道:“这个月,你辛苦了,奖金给你双倍,没事的时候,就去谈谈恋爱,不然老是苦着一张脸,谁都看不下去。”

    余飞简直被先生这番话说的心里撒了一盆血。

    是谁让他忙的脱不开身,连谈个恋爱的时间都没有。

    他真想摇着先生的肩膀狠狠的问一句。

    可是,他不敢。

    余飞怂怂的答应了:“好的,先生。”

    事情解决了之后,余飞自然是被商临均直接的赶回去了。

    因为今天发生了太多事。

    尽管商临均想让岑乔回静园去好好休息,岑乔却完全放心不下,还在昏迷的又一,直接拒绝了。

    商临均在陪她坐到晚上八点的时候,才独自离开了医院。

    天上人间,晚上的时候,是最为吸引人的。

    迷离的灯光,汹涌的人潮,长相靓丽的美女,身材高大的帅哥,都在舞池中央不停的摇晃。

    商临均来的时候,则直接被天上人间的服务员引入了包厢。

    此时,房间里,坐了三个男人。

    姜一凡,言封,陆弥。

    桌子上备了几瓶红酒,全部被开了瓶,有些东倒西歪的掉在铺满地毯的地面,他们的身上的外套则随意的扔在了沙发上。

    歪倒在一边滴落的一滴滴香醇的红酒在包厢里散发着诱人的清香。

    商临均进来的时候,眉峰就直接蹙了起来。

    耳边听到动静的几人纷纷看向他,言封更是直接拿起一瓶没有喝过的红酒,就迎了上去。

    “老商,你又迟到了,该罚。”

    今天这一场私下聚会,是在离开画展之前,四人就已经互相通过了消息。

    本来这一场局,商临均是不愿意去的,毕竟比起和那些臭男人喝酒谈话,他更喜欢陪着香喷喷的岑乔,可是无奈啊,她既不回静园,又要照顾孩子。

    就算他待在医院陪着她,最后还是会被她赶走,与其这样,还不如来天上人间。

    商临均伸手夺过酒,一边把言封直接撇开。

    他立刻东倒西歪的栽倒在了地上。

    好歹地上的毯子铺的够厚,人栽倒下去,也不会受伤。

    红酒这种东西,向来是后劲极大,特别是年份越老的。

    他们开的这些酒都是玛戈酒庄的红酒,年份都有几百年了。

    可以说,算是最顶级的红酒之一。

    往日,姜一凡从不舍得让他们碰,今天竟然这么大方,实在是令人称奇。

    商临均走到姜一凡的身边,坐在了他的对面,笑着问:“今天这么高兴,连你这么宝贝的红酒都全部拿了出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姜一凡脸庞上此时也因红酒的后劲惹的满脸通红,他呵呵的笑了一声。

    商临均只觉得不忍直视,因为他实在笑的太傻了。

    “嗝...老商,还是让我来和你说吧。”陆弥打了个饱嗝,从旁边凑过来,手舞足蹈的说:“今天你不是带着岑乔先走了吗?”

    “我们和老姜一起出去,没想到,半路上遇到了姜老太太和被老姜甩下的那个相亲女,你说事情可真巧啊。”

    商临均优雅的喝了一口红酒,点了点头,算是赞同陆弥的话。

    见老商也认同他的话,陆弥说的更带劲了。

    他笑的很是灿烂,一口白牙在包厢里亮的好像晶莹璀璨的珍珠。

    “姜老太太看到老姜的时候,眼神里就和带着火似得,那个相亲的女人则是一脸娇羞的望着他,姜茕茕却是整个脸都白了,你猜,后来事情怎么样了?”陆弥说着说着,竟还卖了个关子。

    商临均没理他。

    毕竟只要有脑子的人,都可以猜到后面的事情是怎么发展的,就看老姜现在这笑的合不拢嘴的样子,就可以想到,事情绝对是往他期待的方向走的。

    陆弥见老商不搭理他,心里觉得没劲,心里暗恼干嘛多嘴去问,只好继续说:“老姜被姜老太太骂的狗血淋头,最后还要他去送那个女人回家,结果姜茕茕,竟然特别英勇的拽着老姜就走了,后来的事情,我们也不清楚了,不过,想必应该是发生了一些好事。”

    姜一凡红着脸在沙发上坐好,大手一挥,把陆弥拍开,然后在商临均耳边静静的说了句话后,起身倒了杯水,醒了醒酒。

    他们这次来这,自然是有正事的。

    给一人喂了一杯水后,三个喝醉酒的人都清醒了许多。

    言封眼神里带着血丝,眼神里好奇不减,他一点也没有转弯的直接问:“老商,今天画展这件事,你可别说,和你没有一点关系,我在不聪明,眼睛却是看的清清楚楚的,你今天出了画展之后,没有多久,那件事情后来就爆了出来,你和兄弟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他也很是看不惯商云那个人。

    但是不得不说,他经商的才华和画画的天分都是排在前列的。

    恐怕北城的这些天才中,也只有商临均,苏厌可以比得上了。

    商临均用手扯了扯勒的有些紧的领带,把里面的衬衫扣子解开一个之后,呼出一口气,才说:“今天这件事,的确与我有些干系,我和他是商业上的对手,而且不巧的是,他刚刚抢了我一个谈好的案子,到了我手上的案子,还被人夺走的,这也算是头一遭了。”

    他嘴角一撇,眼神如同深夜里想要撕碎人的猎豹,精芒竟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