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大灰狼抓小羊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均对他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他的眼神明明是平视着陈柯,但是看在陈柯的眼里却带着无形的压力。

    直到商临均的眼神移走,他双肩才微微的松懈了些,背心溢出了汗渍,话语却不在坚持刚刚的定论。

    他拿出一张白色的单子,在上面写了同意病人出院,还给签上了自己的大名,也算做是为他做出了承担的责任。

    商临均接过这张单子后,只是迅速的撇了撇,就把单子收在了口袋,人却纹丝不动的坐在椅子上,微微挑着眉说:“对了,陈医生,好歹你也是从小看着又一长大的,又经常给又一看病,所以我想请你专门做又一的家庭医生,你看怎么样。”

    以往又一生病或者哮喘发作,陈柯虽然也会过来,不过也只是偶尔几次而已,毕竟他在医院的工作才是正职,至于来看又一,顶多算是心里的怜惜之意,或者说赚点外快。

    虽然这份外快的工资比起他在医院的工资要高上许多。

    但是他还是更看重自己在医院的地位。

    所以听到这话的时候,他心里一点也没有犹豫,就打算拒绝。

    商临均眼神扫了他一眼,立马就猜出他想要说出口的答案是什么,只十指相互交叉,嘴角微扬,笑道:“陈医生,不要忙着拒绝,虽然是需要你去做又一的家庭医生,但是在你离开医院之后,你在医院的职位我仍然会给你保留,而且只要又一一醒过来,你就可以进入科室,并且会给你进行一次升级科长考核,只要你通过,就可以正式任命。”

    商临均相信,这么大的诱惑,他不会拒绝。

    对面的陈柯在听到这番话后,放在桌面上的手微微颤栗了下,为了不让对面的人看出来,他把手放回椅子上,在商临均看不到的地方,紧握着椅子的把手,极力控制不要泄露了心里的喜悦。

    陈柯这些年战战兢兢的在医院这么多年,自然也是想在升几级的,只是升为科长,不只是要资历,更重要的是有后台。

    而现在,只要他答应去给又一做家庭医生,等人一醒,他成为科长的事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毕竟谁不知道,北城人民医院的股东最重要的便是元盛的总裁。

    他没在犹豫,泛着野心的眼里闪过一丝势在必得,便点了点头,直接答应:“好,你需要我什么时候任命?”

    “越快越好。”见他答应,商临均满意的点了点头。

    既然事情已经办妥,他自然不会在待在这里。

    回到病房里的时候,岑乔正在又一的床边给他讲故事。

    她明明知道又一听不到,却仍然很是认真的在说:“从前那只大灰狼就这样把小羊叼在了嘴里。”

    她讲的有些认真,根本没有察觉到门被人轻轻的推开了。

    还是在脖颈处突然贴上一抹温热,她才吓得双眼瞪大,双手却是迅速的乱挥。

    好在商临均反应的快,不然就直接被她抓挠了一脸。

    “你干什么啊,吓死我了。”等到看清楚人后,岑乔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她拍了拍起伏的胸脯,没好气道。

    商临均也是没想到,她这么容易就被吓到了,温柔的看着她道歉:“好吧,我的错,我不该在你认真的讲故事的时候,突然偷袭你,你惩罚我吧,就像大灰狼抓住小羊一样。”

    岑乔白了他一眼,愤愤道:“你竟然取笑我。”

    商临均忙摆了摆手,小声道:“不敢,不敢,老婆大人最大,我怎么敢取笑你。”

    这些日子,也只有他故意的打趣她,她才能微微放松的笑一笑了。

    在两人说说笑笑后,岑乔喘息着有些疲累,无奈的推嚷了他一下,然后问起他出去的事:“又一出院的事情怎么样了,医生说可以吗?”

    商临均手指头绕了绕她顺滑的发,轻轻抚摸之后,给予了一个肯定的回答:“陈医生说可以出院了,等下,出院的时候,我给莫婶通知一下,让她准备一些东西。”

    毕竟好久没有回家,虽然天天都有打扫,但是总是有些东西已经不适宜了。

    岑乔点了点头,心里明白他的意思。

    中午的时候,商临均已经办好了出院手续,正在医院门口和那些送又一回静园的医院的车子里的医生说着话,岑乔拿着她这些日子在医院换洗的衣服,静静的等待在一旁。

    这时,一个穿着西服的身影横冲直撞的朝着医院跑了进来,岑乔本来想往旁边一躲,不曾想,还是没有躲过。

    她被男人撞的东倒西歪,就在要摔倒的那一刻,一只手搂着她的腰扶稳了她。

    岑乔被陌生人碰触到身体,心里很是不舒服,只是出于别人好心好意的搀扶,当然要说声感谢。

    只是这句话,在看到那身西服和那张熟悉的脸后,她顿时挣开了他。

    “放开我。”岑乔厉声呵斥着,因为她发现,即使她拼尽了全力,那双手仍然是纹丝不动。

    “岑乔,你怎么在这,我们好久不见了。”说话的人正是步亦臣,他眼里,话里都带着喜悦,只是他本来俊逸的脸此时有些憔悴,眼角下也是一片乌黑,像是很久没有休息过一样。

    至于岑乔要他放开的话,他却是当做没有听到,毕竟他太久没有见到她实在太快想念,特别是经过了这半个月的磋磨之后。

    他低低的叹息了声,鼻翼轻轻一吸,像是闻到了一阵迷人的清香,脸上带着飘飘欲仙的迷醉。

    岑乔却是感觉一阵厌恶,虽然在他为了她豁出一条命出了车祸后,她心里对他的厌恶已经逐渐消失,可是,这不代表她对他就有好感了。

    见挣脱半天根本挣不开,岑乔不在和他讲礼貌,低下直接一口咬在了他的手上。

    “啊啊啊,岑乔,你干嘛咬我,有病了吗?”步亦臣口中大骂,这些天,他心里本来就很压抑,又被岑乔给咬了这么一口,顿时就像逮住人的疯狗一样,大声的汪汪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