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喜得贵女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步亦臣把她的头拽开,好在他还有些理智,没有用太大的力拽她。

    只是这样,岑乔很灵活的从他手下逃离开。

    步亦臣见此还要再拉。

    岑乔直接朝他张口,作势要咬,他顿时不敢在动。

    只是口中还在嚷嚷着:“岑乔,你来医院是不是生病了,怎么不早告诉我,我来看你啊。”

    明明刚刚才被她咬过,甚至还说过她坏话,这人却迅速又变了一张脸。

    岑乔实在是无语至极。

    不过,到底认识多年,岑乔比谁都明白,步亦臣这个人明显属于记吃不记打,这么和他纠缠下去,只会让事情更乱,所以话语一点也不留情面的说:“我在医院病没病和你没有关系,何况,你不是说我有病吗,为了你的安全,你应该离我更远一点才好。”

    然后岑乔突然想起,这个时候游婧璃应该已经生下了步亦臣的孩子才是,不然这个常年健康的几乎不来医院的男人,也不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

    “还有,你的妻子,现在应该也在这间医院吧,你应该去陪着她不是吗?”岑乔提醒道。

    岑乔的话音一落,步亦臣的眼里顿时闪过不耐,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他的不耐不是对眼前的人,而是对她话里的人。

    岑乔猜的没错。

    游婧璃此时就住在这个医院。

    她半个月前就已经生下了孩子。

    步亦臣虽然已经对她没有好感,但是对于自己的孩子仍然是有一丝感情的。

    所以在她预产期还有半个月的时候,就送到了医院。

    这也是他这阵子没有时间去纠缠岑乔的原因。

    住了半个月,游婧璃在医院生下了一个女儿,本来兴冲冲的来看孙子的步明远和任明萱听到是个女孩之后,同时皱了皱眉。

    心里的喜悦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甚至,在她坐月子的时候,也都是步亦臣来照顾的。

    他当然不想来,只是游婧璃动不动就说女儿怎么怎么样,他只能沉着脸,英勇就义一般,每天黑着脸来,黑着脸走。

    不过现在,他却是高兴的。

    如果他没有来照顾她,也不会在这里遇上岑乔,这一定是上天给予他们的缘分。

    “乔乔,我们...”他正憋着一口气,想要说些什么。

    吩咐医生好好照顾好又一,安全的把他送回静园的商临均,此时终于有时间来回头带岑乔回家,不成想,却在走过去的时候,看到步亦臣又在对她拉拉扯扯。

    他直接大步走过去,把人拉入怀里,抱的紧紧的,眼神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这个让他不屑的男人,鄙夷的道:“步先生,请你放尊重一点,我的女人不是你能碰的,在让我看到你骚扰她,我想我们下一次见面,就是在警局。”

    步亦臣看到他,心里气急败坏。

    可是自从被他暗地里打压过一次,造成步氏损失惨重后,他再也不敢和他光明正大的作对。

    因为岑乔虽然重要,但是若是没有公司,他只怕连一丝机会也没有。

    只是他不愿意在岑乔面前对他示弱,强撑着说:“商先生恐怕是误会了,我只是和乔乔打了声招呼,并没有做什么超出界限的事。”

    商临均却是脸色更沉,这次却是因为步亦臣对岑乔的称呼,他冷着脸,气势逼人的看着步亦臣,说:“我想作为别人的前夫,你应该遵守一下礼貌,对于别人的女人,起码懂得保持一点距离,还有改正自己的称呼,难道步先生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吗?”

    “你...”步亦臣明亮的眼神里似燃烧着熊熊烈火,他自认他已经朝他退了一步,可是他还是要这么一步步逼着他,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却在这时,商临均似突然想起了什么,眉宇间闪过一丝恍然大悟的说:“忘了恭喜步先生,喜得贵女啊。”

    一句话直接把步亦臣给噎到了。

    他本就不算喜欢孩子,特别是和自己没有感情的人一起有的孩子,如果是男孩,他自然会给予他该有的一切,但是女孩,他蹙着眉,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悦。

    站在一边的岑乔,看着步亦臣的眼里闪过一丝讽刺。

    她以前虽然不喜欢游婧璃,可是她还是明白那个女人对步亦臣的感情的,没想到,现在当初所谓的真爱,现在也变成了墙壁上的蚊子血。

    她不由庆幸,还好没有和他一直纠缠在一起,早早就挣脱了那个囚牢,不然恐怕只会被他恶心的身心俱疲。

    不过嘴上,她也是说着恭喜的话:“步先生,我也在这里说些恭喜了,不过步先生,你应该去照顾你的妻子,她在医院没有人照顾,到底是不好的。”

    “怎么会没有人照顾,保姆请了两个,她身边不可能没有人。”步亦臣现在一听人提起游婧璃心里就是一阵不耐,脑门突突的跳。

    说出的话更满是火药味。

    商临均这时候又出声了,他一脸不赞同的说:“步先生,作为她的丈夫,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好歹她是我商家的远房表妹,可不是任由你们欺凌的。”

    步亦臣这才想起。

    商临均和游婧璃之间是有一些血缘关系的,虽然那股血缘关系几乎淡的没有。

    但是到底是一家人,自然会站在她那。

    他想改口说些好听的话,却怎么也跨不过心里那一关,微低下头,眼神里闪过一丝隐忍之色。

    岑乔这时拉了拉商临均的手,说:“我们回家吧,太久没回去了,都想莫婶了。”

    商临均宠溺的摸着她的头:“好,走吧。”

    眼看着那两人转身越走越远,步亦臣下意识的追了上去,一只手更是想要去拉住岑乔,让她不要离开,却听到她说:“步亦臣,你真让我明白了什么叫无耻,作为一个男人,连照顾为自己生儿育女的女人都做不到,我真是庆幸,和你分开了。”

    岑乔的话就像是一道晴天霹雳直接把步亦臣霹的双眼发黑,脑袋里一阵空茫与晕眩。

    直到那两人的身影完全看不见,他才咬牙道:“商临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