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自恋狂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男人造成的,如果不是他抢走了他的女人,现在她也不会对他连一丝感情都不剩下。

    他心里像是刮起了一阵阵狂啸的风暴,想要把世间的一切都摧毁。

    等他平静下来,才再次走向医院,只是没有人知道,他在闭着眼时,心里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岑乔和商临均回到静园的时候,莫婶正在大厅里忙里忙外。

    傅叔也帮着她挪了一个烧着火的铁盆子,直接放在了大门口。

    商临均和岑乔走进来的时候,傅叔直接站在门口拦住了他们。

    岑乔一脸疑惑的问:“傅叔,你这是干什么呀?”

    老傅和蔼的对着两人笑了笑:“这是老夫人给你们准备的,她说啊,你们这段时间老是遇上一些倒霉的事情,就应该学习老祖宗,跨跨火盆,去去晦气。”

    商临均倒是听说过这个习俗,但是以前也没有兴过,不过他是明白母亲的坚持的,便点了点头,直接迈步跨了过去。

    见商临均这么老实的照做了,岑乔虽然觉得这个事情实在有些迷信,却也没有在问什么,也跟着跨了进去。

    等到进去大厅之后,更是迎面被撒了一些大米。

    被扔了满头满衣的岑乔瞪着一双明媚的眸子,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好一会,才僵滞着脸,问着拿着米在撒的莫婶,问道:“这也是去晦气的吗?”

    莫婶慈祥的笑了笑,合不拢嘴的说道:“是啊,米粒洗尘,把身上所有的污秽全部都洗掉。”

    “接下来还有吗?”岑乔觉得她得在心里做些准备,至少等下在被泼了其他东西的时候,也能够和商临均一样淡定了。

    没看他,同样被扔了一脸,却连眉头都没皱。

    不过,岑乔在心里,由心的觉得,他这样还真挺有趣的。

    “没有了。”莫婶掩了掩嘴,把米粒撒完后,直接拉着岑乔的手,牵她去餐桌旁。

    至于先生,莫婶把他给无视了。

    没办法,这些日子,先生是经常回来的,所以不像岑乔一样,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岑乔被莫婶牵着,脸上笑得腼腆,嘴上和莫婶说着一些这些日子在医院的生活。

    一老一小,看着就像亲人一般。

    商临均跟在身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心里却是高兴的,

    他比谁都清楚,这些年,岑乔没有拥有过什么亲情,莫婶这么喜欢她,他心里高兴还来不及。

    毕竟他能给她爱情,亲情却是需要别人给她。

    以往的话,又一可以给,可是现在,商临均想到,又一还在房间里昏迷不醒,直接走向了二楼。

    又一还是睡在他自己的房间,只是本来放着玩具的床柜,此时摆着一些医械。

    手腕处也正挂着水。

    看着白嫩的包子脸,此时已经瘦削下来。

    商临均坐在一边,看着他好一会。

    直到离开的时候,轻轻的给他盖好了被子。

    岑乔吃完饭后,才发现商临均不在身边,一转头,看到他坐在沙发上,魂不守舍的模样。

    她走过去,坐在他身边,问道:“你在想什么?脸色这么沉重。”

    岑乔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脸颊,直把他的脸戳出一个酒窝,才控制不住笑意的弯起了嘴角。

    商临均无奈的把人拉在了腿上。

    岑乔顿时吓得惊呼一声,头迅速转过去东张西望一番,在看到没有一个身影的时候,心里顿时轻松了一口气,却还是握起拳头轻轻拍着他的肩,小声的说:“干嘛突然这样吓我,真讨厌。”

    商临均笑看着她嘴硬的脸,轻轻的靠过去,吻了吻她的脸颊后,才说:“这是给你的教训,谁叫你今天竟然被那个步亦臣缠住了。”

    岑乔本想给他一个白眼,但是想到步亦臣,却是没好气的说:“你以为,我想被他缠着吗?是他力气太大,捏的太用力。”

    她还伸出自己的手,白嫩的手腕上一圈圈的青紫,看着很是吓人。

    商临均看到之后,顿时眼神沉了下来,轻轻的摸了摸,在发现岑乔下意识想抽出的时候,心疼的问:“怎么样,疼不疼。”

    岑乔摇了摇头:“不疼。”

    不是她要为步亦臣说话,而是真的不疼。

    她的皮肤本就是偏向柔嫩的,只要被人用力捏一下就会青起来。

    所以这些都是表面的,其实并不疼。

    商临均可不相信她这话,直接拉着她去上药。

    等到晚上休息的时候,两人靠在一起,岑乔看着书,商临均翻着文件,明明互不打扰,却又自有一番默契。

    只是商临均的手机却是一会儿又响起一阵阵的响,岑乔探过头去,看着他,问:“为什么不接啊,都响了好久。”

    商临均瞥了瞥,就把手机按下,收起自己的文件,顺便把岑乔手上的书一起抽掉,放在一旁的床柜上,拉下她道:“睡觉。”

    岑乔躺在他怀里不停挣扎,还在追问:“为什么不接?你是不是有了别的小情人了。”

    岑乔是故意这样问的,但是仅是这样设想,她心里就酸涩的不行。

    商临均摸了摸她的脸,对她这天马行空的想法也算是服气了,无奈的说:“是些骚扰的人,你不知道你的男人特别优秀,所以骚扰电话特别多吗?”

    岑乔噗嗤一声笑,打趣说:“我是故意的,不过你真自恋。”

    “好啊,你竟然敢说你男人自恋,今晚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他伏在她身上,直接把人压在身下,细细的疼爱。

    至于放在一旁床柜的手机,则闪着淡淡的光芒,里面“埃利斯”的名字跃然其上。

    一直响了许久,才暗了下来。

    醒来之后,商临均率先起床,系上睡衣,拿着手机走在阳台,打起了电话:“埃利斯先生,不好意思,昨晚睡得比较早,没有看到你的来电。”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了什么。

    商临均沉吟了一会,说:“埃利斯先生,你想把案子重新交给我们元盛?抱歉,我们元盛恐怕不能接了。”

    “不是我们不给你面子,而是听说,艾拓已经和天朝娱乐合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