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野心勃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显完全不能接受。

    他的心里就像是被篢火灼烧着整颗心,尝到了一分风寒欲裂的感受。

    商遇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他比谁都清楚,他就是狼崽子,眼神里都是**,想要把所有人打倒的野心。

    虽然这些日子他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惹到了商临均,导致他直接把人送进了医院。

    但是,他显然不可能这么愚蠢,连他用以谋生的股份也给卖掉。

    只是,看着上面他的亲笔签名,商显不得不承认,这个狼崽子就是个蠢货。

    专门拖后腿的家伙。

    他嘴角抽了抽:“他是疯了吗?”

    商云没在搭理他。

    “既然商总觉得我能够胜任这个职位,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面向会议室的众人,笑着打了个招呼:“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公司的诸位,但是相信以后见面的机会不会少了,到时候敬请指教。”

    坐着的股东虽然心里颇为郁闷,面上却一个比一个笑的热烈。

    没办法,不说他即将成为元盛的副总,单单是他是商家人,众人便不敢得罪他。

    散了会后,商云来到了商临均的办公室。

    两人对坐着,像是在看谁先说话。

    气氛凝滞安静。

    一道手机铃声响起,把二人惊回神。

    商临均看着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上出现的名字,眉毛蹙了一下,然后眼神撇了撇同样把视线移到他手机上的商云,开始下令赶人。

    “商云,我现在有事,如果你有事要说的话,可以尽快告诉我,如果没有的话,你可以关上门,出去。”

    商云耳里听着商临均直来直往的话,表情却一丝未变,他还是安然坐在椅子上,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

    商临均也算见识了他脸皮的厚度,不在看他,直接接起电话,走向了门外。

    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商云突然发问:“商临均,你对话的那个人是埃利斯吧。”

    他的话不带一丝迟疑。

    显然已经认定了。

    商临均走在门边的脚步一停,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嗤笑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去。

    在手机另一头的埃利斯显然也听到了商云的声音,他本来要说的话突然咽在了嘴里。

    心里猜测这两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就走到一块去了。

    不过到底是他刚刚要说的话更重要,他把疑惑压在了心里,高兴的说:“商总,那批货已经出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能到北城。”

    “埃利斯先生越来越有效率了”商临均夸赞了一句。

    埃利斯却是心里微微虚了下,毕竟第一次合作的时候是他出尔反尔,现在再次合作,他自然不敢在拖延。

    而且款项还没到账,他也着急啊。

    商临均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直接告诉他:“埃利斯先生,等明天货到了之后,元盛就会把这批货的资金转在你的卡上,希望一切顺利。”

    “当然,当然,一定会一切顺利。”埃利斯忙不迭的说。

    商临均打完电话回去后,发现他办公室的不速之客仍然没有离去,他却不在去注意他,只是挑了挑眉,就认真的处理起公事。

    商云看着商临均直接把他当做不存在,也不在和他玩什么心理战。

    双手搭着他的办公桌,脖子微微伸展,眼神凌厉的看向他,说:“商临均,画展的事,我知道是你做的。”

    闻言,商临均终于从文件里抬起了头,把手上的钢笔放下,挑了下眉,无辜的说:“你说的什么,我怎么不明白。”

    商云见他不承认,眼神里闪过一丝鄙夷。

    是对他敢做不敢承认的不屑,他不在和他打秋风,直接说:“徐州的身份我已经查到了,虽然不知道你们把他藏在了哪里,不过,商总我想告诉你的是,姜一凡帮了你这么多,连他一直隐藏的身份都暴露了,你要怎么报答他。”

    商云的眼神里充斥着疑惑,就好像他是真的心生好奇,没有别的想法。

    可是商临均却不会这样认为。

    他靠着椅背,细细的打量他一番后,突然笑了,他说:“商云,你是不是从来没有过朋友,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种感情是不需要什么报答的。兄弟帮我,我也会帮兄弟,这并不是因为利益,而是一种可以让你抛头颅洒热血的感情,不过我想你是不会明白的。”

    听了商临均的话,本来一直心情闲适的商云,眼神里闪过一丝憎恨与怒火。

    他活了这么多年,的确是没有过,真正的兄弟。

    连亲生的母亲都可以为了利益随意把他抛弃,他又怎么可能相信别人那虚无缥缈的感情。

    兄弟,呵。

    他从来都不需要。

    他温热的心里在最深处的角落破了一个洞,那是信任,这个洞很多年前便出现了,却一直没有补上。

    他不在意的说:“你连利益都不给他,倒真的是好兄弟,只是希望他对得起你的信任。”

    商云始终相信,这个世界没有利益撼动不了的人心,如果不能够让人动摇,那么一定是筹码不够。

    只要加重砝码,总有人会拜服在利益之下。

    商临均觉得商云今天来就是为了挑拨离间。

    只是,很可惜,他的这招对他没用。、

    商云似乎也看出来了,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从旁边转过身,朝门口走去。

    在离开时,他突然回头,露出一丝温软的笑,说:“昨天乔乔去看我,没看到你真是太失望了。”

    留下这句意味不明的话,商云不在停留。

    商临均却是的确被他这句话影响到了,他不是不信任岑乔,只是觉得,为什么她不告诉他,反而要一个人偷偷的去,难道她是担心他会伤害商云吗?

    心里千思百转,眼前一堆的文件再也不能引起他的一丝思绪,他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掏出一包烟,盯了许久后,点燃它,吞云吐雾起来。

    岑乔还不知道商临均已经知道了她昨夜私下里去警察局的事。

    她此时正在办公室里和人喝茶,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人影,她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