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又一的母亲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于步亦臣的话,商临均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很清楚,岑乔对他没有感觉。

    所以为了一个根本就没有打动过岑乔的人而心烦,只会让他心情憋闷。

    只是听到他嘴上这么嘲讽岑乔的话,他心里自然很不高兴。

    看着他的视线犀利似是透着刺骨的寒针。

    “步氏的日子是不是太好过,你每天到处晃,就不担心有一天公司直接跨了。”

    商临均看着步亦臣,口中的话像是随意劝告。

    却更像是在说着事实。

    “果然是你。”步亦臣就知道公司出事的事情和商临均脱不了干系,现在在听了这句话后,更是带着笃定。

    他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直接冲上去朝他挥去了拳头。

    商临均常年保持运动,他的力量实则内敛而发。

    所以在步亦臣的手挥过来的时候,他直接就控制了他。

    一脚踢在他的脚腕,在他感到疼痛时,直接反揍了回去。

    岑乔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商临均正打的步亦臣完全无还手之力。

    她怕打出人命,赶紧上去抱着他的手说:“我们回家吧,别和他一般见识了。”

    躺在地上的步亦臣听了这话,气的差点吐血,胸口憋闷的不行。

    两只眼睛带着怒火,盯着她们。

    岑乔却并不曾看他,直拽着商临均坐回了车里,两人迅速的离去。

    直到车子消失的看不见影子,躺在地上的步亦臣缓了好一会,才从地上爬起来。

    他掏出手机,点给了一个人,说:“你说的事,我答应了。”

    所有的人都以为她退场了,却只有她自己明白,她不过是懂得了隐藏自己,接到这个电话时,田恬正在照顾父亲。

    自从父亲被元盛赶了出来,他在医院的这些日子好不容易清醒过来,却变得暴躁易怒。

    田恬被他骂了很多次,却并没有和他一般见识。

    毕竟医生说了,现在他的情绪不好,要尽量顺着他。

    “怎么又有人给你打电话,你怎么这么多电话,去去去,别在这碍眼。”田丰祥瞪着双眼睛看着女儿,他不耐的挥手,就像是赶苍蝇一样。

    田恬温婉的笑了笑,像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直到拿着手机走出了病房,一直带着的面具,才彻底松懈了下来。

    在听到对面的人说答应她的要求,田恬笑的如同危险的曼陀罗:“既然你答应了我的要求,那么我要你去办一件事。”

    她轻声说了一句话,不顾在对面的人引起了怎样的涟漪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好戏才刚刚开始,她怎么会这么快就退场。

    岑乔和商临均回到静园的时候,发现家里来了人。

    老夫人和商老先生一起来了。

    倒是乔毓敏没有出现。

    对于老夫人,岑乔自然是崇敬又担忧的。

    虽然明白老夫人对她是有些好感的,但是在又一出事之后,她不敢赌,那仅有的一丝好感还剩多少。

    或许已经降落冰点了吧。

    “乔乔,来,快过来,坐我这。”老夫人没有如岑乔想的那样,不给她好脸色,反倒是朝她招了招手,一脸的喜悦。

    商临均站在她身边,捏了捏她的手,令岑乔的心情放松了许多。

    坐过去之后,老夫人拉着她的手,看着她消瘦的脸庞,叹了一口气道:“乔乔,你这些日子瘦了很多,要照顾好自己啊,又一现在还没醒,临临又一直忙着工作,你可千万别病倒了,又一在家里有莫婶照顾,你也不用把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

    坐在一边的商离远顿时脸色一沉,难看至极的脸哼了一声:“我看她好的很,要不是和她在一辆车,又一怎么会出事。”

    就算是知道她是又一的亲生母亲又怎么样。

    他从来就不在乎又一的母亲是谁。

    想到今天接到的那个电话,被人送过来的资料。

    他只想把这个女人赶得离儿子远远的。

    岑乔脸白了白,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老夫人见此,顿时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然后白了他一眼,唾道:“你这老头子,说话这么冲,吃了火药吗?你不想来看儿子,就不要着急的赶过来,真是看着闹心。”

    商临均坐在岑乔的另一边,听了母亲的话后,赞同的点了点头,说:“父亲,你上次已经因为情绪起伏过大进了一次医院了,还是好好的待在家里,少走动。”

    “你给我过来。”

    商临均不说话还好,一说话,他顿时想起了这些日子儿子隐瞒的关于公司的境况,顿时僵着脸,直接去了楼上。

    商临均不知所以,却仍是跟了上去。

    在只剩下岑乔和老夫人的时候,老夫人看着岑乔过于安静的模样,心里叹息。

    对于儿子对岑乔过于在意的感情,她看在眼里。

    只是有些事,不能让儿子一个人承担。

    老夫人握着岑乔的手,脸上难得显出几分犹豫之色。

    岑乔见了,担心的问:“老夫人,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和我说?”

    老夫人点了点头,在心里挣扎了一会儿之后,她到底还是捱不住心里对儿子的担忧,直接把那件事告诉了岑乔。

    “乔乔,你是个好孩子,有些事,你可能不知道,我想了很久,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

    岑乔静静的听着。

    虽然心里很是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老夫人如此难开口。

    “你想不想知道,又一的母亲是谁?”老夫人到底不想直接伤害到她,所以给了她一个问题当做缓冲。

    岑乔心里一咯噔,有些难受,她从来不问临均这个话题,就是不想知道又一的母亲和他之间是不是曾经有过一段甜蜜的过往。

    她担心,如果她知道的话,会不会嫉妒的再也不能够这样和他相处了。

    可是事情到底走到这一步了。

    岑乔点了点头说:“我想知道,又一的母亲为什么从来没有照顾过又一,她去了哪,是有了新生活,还是出了什么事,我有太多的疑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老夫人面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既然你也想知道,那么我把事情全部告诉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