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真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其实又一这个孩子是试管婴儿,当初临均可能是因为我们做父母的婚姻维持的不好,所以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在成家上,他十八岁就早早的捐了精,我们想让他结婚,生个孩子,想了很多种办法都没有用。你也知道,他父亲是一直希望他娶个对他事业有利的女人,不管是田恬也好,别的女人都好,都一直安排在他身边,可是他连看都不看上一眼。”

    老夫人叹息了一声,也许是想到了以前,眼神里闪过一丝怅惘。

    很快她回过神来,在岑乔担忧的眼神里,抚了抚额头,无奈的说:“哎,人老了就是喜欢怀念从前,话题都扯远了。”

    “这个孩子啊,说来也很命苦,他的出生,是我们这些老一辈的算计得来的,六年前,临临出了一场车祸,他爸爸怕他有个万一,直接从医院调了他的精子,然后又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个干净的卵子进行了人工培育,后来临临醒来的时候,孩子已经出生了,临临虽然一开始不乐意,但是后来也习惯了,对他也挺好,就是他从小没见过妈妈,一直想要见妈妈,叫的我啊,心都是疼的,你说,我怎么忍心和他说。他的妈妈我们都不知道她是谁,毕竟他不属于正常生理养大的孩子,当初她妈妈也只是捐完卵子就离开了。”

    岑乔一直安静的听着这一切,心里虽然终于对又一的身份了解了,也知道临均以前没有过别人,可是她的心里却总是闪过一丝窒闷之感。

    老夫人细细的观察了听完了她说的这一切的岑乔一眼,发现她的眼神仍然如以前一样清澈,心里有些为儿子鸣不平。

    毕竟儿子一个人照顾又一这么多年,岑乔却连孩子的消息都不知道。

    就算知道她也是被人算计了,也仍然是不高兴。

    一时气上心头,口不择言的直接把话说的清清白白:“乔乔,你和我们家临临也是真的有缘,如果当初不是你献出了另一半的卵子,又一他也不会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也不会有这么可爱的孙子,对于这件事,我们是一定要感谢你的。”老夫人人虽然不年轻了,手却仍是是温软的,她轻轻的拍了拍岑乔的手背,眼睛里全是感谢,丝毫看不出心里那一瞬间闪过的一丝不虞。

    岑乔听完老夫人最后这番话后,就像是被一条晴天霹雳直接霹开了她整个世界。

    她感到眩晕,不敢置信。

    这种荒诞的事,要她怎么信呢。

    她的记忆里,记得很清楚,她从未捐过什么卵子,对于身体她一向是爱惜的,怎么可能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就出卖自己的身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岑乔嘴巴颤栗了下,嘴上淡淡的唇膏被微微抿去,脸上的笑意似哭似笑,她强忍着心里的恐慌,问:“老夫人,你会不会弄错了,我从来就没有捐过什么卵子,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而且,我那一年根本没有去过医院。”

    她的身体一向健康,更何况去了医院也没人在乎,她一向是避之不及的。

    她不是说这种事不好,而是当初,她根本就还不认识他,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为他捐那个东西,更何况还是在她一点消息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当然,如果是那时候的她,她是绝对不会捐的,就算是现在也一样。

    老夫人没想过她会不相信,眼神微微错愕的闪了一下神,好一会,才紧抓着她的手,像是想要让她想起来,她说:“乔乔,那你六年前腰腹间有没有剧烈的疼痛过。”

    岑乔心里一慌,她想起六年前她腰间偶尔的疼痛,那一年经常泛起的虚弱。

    只觉得寒毛直栗。

    她不敢在往下想下去。

    因为只要她往下去想,那个答案会让她恶心的彻底崩溃。

    她艰难的摇了摇头:“没有,从来没有。”

    从来没有腰疼过,在那不知名的某一天,她也从来没有昏迷过。

    从来没有。

    可是就算她的嘴上,心里这样的说着理由掩饰自己,她的泪还是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她的亲生父亲啊,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怎么就能够这样欺骗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且还是和他流着相同血液的人,真是让人可笑。

    “乔乔,你没事吧。”老夫人看她泪眼朦胧的样子,顿时有些心慌了。

    她也是一时着急,气涌上头,才直接把话说出来了。

    现在理智一回来,顿时又是尴尬,又是懊恼。

    都是半条腿踏进棺材的人了,她怎么就这么耐不住性子呢。

    岑乔压下心里酸涩,摇了摇头:“老夫人,我没事,就是眼睛刚刚有些干涩,过一会就好了,对了,我突然想起我公司还有点事没处理完,我得先去公司一趟了,老夫人,你帮我和临均说一声可以吗?我就不上去了。”

    她从沙发上起身,话一说完,整个人就像被恶鬼在身后不停追逐一般,拔腿就从大厅冲了出去。

    老夫人都还没来得及和她点点头,人就看不到影子了。

    老夫人等人走了后,独自坐在沙发喝茶,她一直在重复的回想岑乔离开时的画面,然后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对,拍了拍大腿,一脸懊恼的朝着楼上快步走了上去。

    商临均还在和老头子解释公司近来的境况,不知道是谁把元盛最近有了麻烦的事情捅到了老头子那,一进来,就是一通训。

    好在这些他都已经习惯了,压根没有当一回事。

    只是母亲突然闯进来那难看的脸色,令他心里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母亲,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他走上前,一只手扶着有些喘息难平的母亲。

    老夫人上气不接下气的喘了好一会,才把话说出:“临临,我告诉岑乔关于又一的身世了,只是她脸上的表情好像不太对,我担心她会不会出事。”

    商临均垂在一侧的手一紧,他很快就明白了岑乔现在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