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茫然的未来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抬起头,眼眶里涌现了一些红血丝,显然是受了极大的刺激。

    看着自己的母亲,他当然不能怪她。

    他一言不发的直接朝楼下跑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静园。

    老夫人心里慌慌的,她年纪也不小了,根本经不起孩子们的惊吓,更何况,她什么时候见过临均眼眶红成那副模样。

    从小他就是个冷淡性子,就算是当初他们夫妻离婚,他也没有红过眼。

    现在她竟然看到他为了岑乔红了眼,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感受到儿子对岑乔的感情。

    入了骨髓,折了会碎。

    “你没事吧。”好歹以前曾经是夫妻,商离远见她情况不对,立马上去去扶。

    老夫人一向性子好强,直接拒了他,只说:“你要是真的担心我和孩子,就不要再在他的感情上插手了,他不是一两岁的孩童,他有自己的想法,他想怎么走,就让他自己去,我的孩子,我不想你在伤害他。”

    她憋着气,脸上都上了红。

    商离远看着这样的她,只觉得像是看见了当初那个结婚时,那个明丽阳光的女人,竟下意识的朝她点了点头。

    岑乔跑出去的时候,整个人没有理智,她走在大马路上大步跑着。

    商临均则是开着车,所以没一会,就找到了她。

    隔着车窗,看见外面的她,瘦瘦小小的,双手环抱着身体,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安全感,商临均心里顿时连绵不绝的泛起了疼痛。

    他往前在窜了十几米,把距离控制在,他下车后能够及时的抓住她,并不让她逃离开。

    商临均就像是在心里做了一场预演。

    他走下车的时候,果然岑乔第一反应就是朝外逃。

    他长腿一迈,直接跑上去拉住她的手。

    在岑乔想要把他甩掉的时候,直接把人强硬的抱在了怀里。

    岑乔鼻子酸涩,眼眶的泪一直往下掉,她心里唾弃自己,怎么越长大,就越爱哭。

    明明在遇上他之前,她是很坚强的,从来不会因为这些事流泪。

    商临均一只手捧着她的脸,低下头,想要看清岑乔现在的表情。

    她却把头埋的很低,不愿搭理人。

    商临均心里有些疼,却极力的忽视,在另一只手把岑乔的脸抬起后,看到她斑斓的脸色之后,他的心里极为酸痛。

    他一直想要守护的宝贝,最后却是被他的家人伤的最深。

    可是就算是如此,他也不会放手,因为,她就是他的命。

    岑乔知道她现在脸上一定很不好看,两只手死死的掐着商临均健壮有力的手臂,想要把他拉下去,然后把自己的脸完全的遮起来。

    却因为先天的差距,根本就拉不开他。

    “你可以别再拉着我了吗?”岑乔抬起红肿的眼,看着他,眼神里带着恳求。

    商临均眼神微怔,他不曾想过,她现在竟然连他握着她的手都不愿。

    他轻轻的放轻了手中的力道,却仍然没有完全放开她。

    他只是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和她说:“乔乔,我不能肯定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可是我知道,你一定很难过,也许是为我对你隐瞒,也许是...”

    他停顿了下,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

    “你什么都知道,却从来不告诉我,是不是在你的心里,我就只能做一个傻乎乎被你圈养起来的女人。”岑乔心里很痛,她心里明明不是这样想,却偏偏要这样和他说。

    这样故意伤害,何尝不是互相伤害。

    大概是气息太重,她停了一会,把气息稳了一些,才说:“又一是我的孩子的事,你该早点告诉我,如果我知道,他是我的孩子,我和又一就能相处的更多一些,你剥夺了我对他的权利,更剥夺了我对他的爱,你真的很自私。”

    她的话说的太重,就像是一根银针,在往他未完全愈合的伤口上一直戳,刺的鲜血淋漓,却又甘之如殆。

    因为这是他的选择,他必须承担。

    商临均手不停的擦着她的眼泪,等到眼泪不在往下流,他直接握起她的手,砸在了他俊秀的脸上。

    “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我当初做的不对,你可以打我,骂我,我都不会还手,乔乔,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什么都愿意做。”失去她一次已经足够,他绝不愿意在失去她第二次。

    他的示弱温柔的抚慰了她的心,可是她的心里此时最记挂的是另一件事。

    所以她摇了摇头,拒绝打他,没有说原谅。

    她咽了咽干渴的喉咙,说:“临均,我们互相冷静一下吧,我现在脑子不清楚,我不知道我们再在一处相处,我会不会做出让我自己后悔的事,半个月,你给我半个月的事情,把这一切理清楚,我会给你答案,这段日子,我会住在茕茕那,你不要来找我,我不会见你。”

    见她情绪确实冷静了许多,商临均也不想逼的她太紧,造成反弹,所以缓缓松开了她的手,说:“好,我答应你会给你时间,但你要答应我,不要离我太远,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照顾自己,别再把自己饿瘦了,又一这边我会好好照顾,你不用担心,我们的未来还很长,我们一定可以慢慢走下去。”

    岑乔觉得他实在太会说话,鼻子一酸,眼泪又想要往下流。

    顿时抬起头,把即将流下来的眼泪倒回去。

    好一会,她才朝他摆了摆手:“你回去吧,我也走了。”

    “我送你吧。”姜茕茕那里离这并不远,只是这里没有车,他不想让她一个人慢慢走。

    岑乔想拒绝,却最终没有说出来。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车。

    直到把人送到姜茕茕家,商临均这一次连门都没有进去,就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内。

    商临均没有直接就回去,而是坐着车在门口抽了根烟,静静地坐在车里。

    时间的流逝没有惊动他。

    从天黑到日出,一夜就这么过去。

    岑乔红着的眼没有消退,她站在茕茕家的窗户边看着他黑色的车身一直停在那,两个人一个在房间里,一个在屋外,却如出一辙的看着对方的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