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六年前的真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均虽然很想一直的看着她,可是时间不允许,公司不允许。

    在目送乔乔和姜茕茕离开半山区后,他回家换了身衣服,回公司开会。

    岑乔却是在去到公司的半路下了车。

    “乔乔,你要去哪啊?”姜茕茕扯着头探向窗外,看着乔乔惨白的脸,心里很是担心。

    昨天傍晚乔乔突然红肿着眼跑到她家,她还以为乔乔和商临均吵架了,正义愤填膺着想要趁机骂他几句。

    乔乔却说,和他没有办点关系。

    姜茕茕虽然很想问,既然和他没有关系,那么和谁有关系。

    但是她到底止住了这一份好奇。

    现在见乔乔连公司也不想去,却要下车,自然心里很是担心。

    岑乔强扯起一抹笑,却因为过于红肿的眼,看着很是憔悴。

    她看着茕茕担心的望着她的眼神,说:“心里不开心,我想回家一趟,也许能好一些。”

    见茕茕仍是犹豫,她补充了句话,安抚她:“茕茕你放心,晚上我就会回来,公司的事情就要你多注意一下了。”

    “没事,我们俩谁跟谁。”听到乔乔晚上会回来,姜茕茕心里的担忧彻底放下。

    亲眼看着岑乔打着车离开了,姜茕茕才开着车往公司的方向离去。

    岑乔回到岑家的时候,岑枫正在地上铺着的软毯上玩玩具,他人小,跌跌撞撞的。

    岑乔看着他的时候,却是想起了她那孤单无依的童年。

    还有老夫人所说的又一小的时候一直在叫妈妈。

    两相一对比,岑乔的心里更是泛起一阵凉意。

    岑家三个孩子,她就像是其中的狗尾巴草,虽然没有被明显的欺压,可是一个正常孩子该有的一切,她从来没有享受过。

    如果只是她自己,她不会恨,甚至不会在意。

    毕竟这么多年,她早就习惯了他们的忽视。

    可是,他们却在她一无所知的时候,把她给卖了。

    而且还是卖的她最重要的东西,她该感谢他们,没有让她连最宝贵的童贞也失去吗?

    岑乔嘲讽的笑了笑。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上次在医院的时候,不是还强硬的很吗?现在是被人赶出来了,想回家了。”岑安手中端着一个白瓷杯从一旁走过来,看到岑乔的时候,没有一丝好脸色。

    岑乔却没在意,毕竟这么多年了,她心中的濡慕之心早就被消磨的一干二净了。

    她今天来这也不是为了这件事。

    岑乔不想再和他们纠缠,直接问他:“父亲,六年前,你是不是把我卖给了别人。”

    岑安心里一慌,他没想到,岑乔竟然突然问起这件事。

    难道,她是知道了什么。

    不可能,明明除了他和莉莉没有人知道那件事。

    那家人也早就离开了北城,怎么可能有人告诉她。

    岑安拼命的安慰自己,也许岑乔是想要炸他,他可不能自乱阵脚。

    他咳了一声,眼神一瞪,看着极为严肃,他直接呵斥了她一句:“你怎么又在东想西想的,是谁在你身边挑拨,乱说了什么吗?岑乔,我是你爸,怎么可能为了利益把你卖出去,你呢,想回来就回来,只是你母亲,现在精神不太好,你也知道,她最近为了你妹妹忙上忙下的。”

    “她不是我母亲,我的母亲早就离家出走了不是吗?”岑乔看着他,直接把心里掩藏已久的话说了出来。

    很久以前,她就想这样说了。

    她就是一个被任何人厌恶的孩子,母亲抛弃她,父亲无视她。

    她只能一步步的向前走,绝对不能回头。

    可是,现在事实告诉她,她早就被人用谎言骗的连孩子都留不住。

    她才20岁,就人事不知的被他们给卖了出去。

    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清醒。

    什么亲情,都是谎言。

    她再也不要抓住这一丝虚假的感情。

    岑安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可是岑乔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她了。

    她往后一退,正好和他这一巴掌错开。

    “想打我吗?恼羞成怒了?可是,你到底是为了你被母亲抛弃而打我,还是因为我戳中了你的痛点,抓住了你的把柄。”岑乔脸上扬着一丝笑,她极为冷静的对他说出了这番话,亲眼看着他脸色青青白白的变幻,岑乔不知心里是何滋味。

    但是疼痛已经没了。

    或许在知道他把她卖了之后,她的心里就真的和他们彻底撇干净了。

    多年的照顾又如何,他们早就在私底下把她卖了的时候,就应该明白,这一切全部是假象。

    岑安心里怒火汹汹的燃烧着,他看着面前的大女儿,觉得很是陌生。

    什么时候,她变得如此强硬,以前的她就算聪明,却仍然可以被他所掌握。

    是因为有人撑腰了吗。

    “你给我滚,既然这么不稀罕这个家,那就不要回来。”岑安口气强硬的说。

    “滚?我可以离开,但是我要那个答案,如果你不告诉我,我想我们应该法堂上见,我想事情既然发生了,总有些东西,留下了痕迹。”岑乔不甘示弱的睨着他,她脚步朝前轻踏,咯吱的声音极为悦耳。

    这时,陆莉莉从楼上走了下来。

    “老岑,这是怎么了,家里这么吵,还让不让人休息了。”陆莉莉打了个哈欠,像是刚从床上起来。

    等到看到楼下站着的岑乔时,顿时呦了一声:“这不是商家少夫人嘛,来这里干嘛,难道是看我们夫妻俩在失去了女儿之后,过的好不好,真是让你失望了,我们夫妻俩过的很好。”

    岑乔笑了笑,脚步直接走到了楼梯边,双手环胸:“你们确实过的不错,拿着别人健康所卖的钱,过的很好对不对。”

    陆莉莉眼神微眯了一会,盯着岑乔看了看,像是在猜测她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却在她干净透彻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嘲讽,她转过了头,把视线睨向了一旁的岑安,眼神里带着疑惑。

    岑安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乱开口。

    陆莉莉见此,朝着岑乔白了一眼,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时候,侧过身,想要故作不经意的撞她。

    却不知,她正好走到了岑乔计算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