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还原事实真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啊...”从楼梯上直接摔下去的陆莉莉扯着嗓子大吼,语气里都是恐惧,再也没有往日的装模作态。

    岑乔只居高临下的站在她的身旁,清冷淡然的眼神就这么俯视着她。

    “你这个贱女人,有妈生没妈养的弃女,怪不得你妈跑,也不带你走,就你这么恶毒的性子,你妈肯定早就看出来了。”被摔了个狗吃屎的模样,陆莉莉气的口不择言的怒骂她。

    每一字句都是戳在岑乔的伤口上。

    只是令她失望了,以往只是提起岑乔的母亲就会露出些许失落,痛苦的岑乔这一次眼皮未敛,漫不经心的冲她笑了笑。

    甚至,她还很好心的点了点头,赞同道:“你说的对,我是性子恶毒,我早就应该把岑氏和你们拉着一起陪葬才是,不然也不会给你们那么多机会来伤害我,不过,你们不用担心,现在我就要实施我的恶毒。”

    她突然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看着陆莉莉的脸却故意的露出一丝嘲讽。

    等到号码接通后,对面的人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说,岑乔便说:“临均,我想了很久,我捐给你的卵子可以先不追究,毕竟你也不知道,不过,那些罪魁祸首应该好好教训一番才是。”

    刚刚下班就接到岑乔电话,然后听了一顿摸不着头脑的话后,没有去想她这番话的真正含义便答应道:“你说的对,那些人是要好好教训,岑氏的股份我已经有了百分之八十多了,如果你不想看到他们,我直接把他们赶出去。”

    岑乔开的免提,身边的陆莉莉和岑安都可以听到电话里商临均的话。

    在听到岑乔捐卵的人是商临均的时候,他们心里就已经抑制不住那泛滥起来的恐慌了。

    但在知道岑氏的股份已经大部分被收购之后,岑安更是身体不断的摇晃了几下,受了天大的打击一般,摇摇欲坠。

    岑乔看着他们的恐惧的眼神,心里难得闪过一丝痛快之色。

    像是还担心他们被打击的不够大,岑乔拒绝了商临均的这个要求,而是说:“这种没有多大收益的公司还是不要了吧,拥有这家公司的人有着如此的黑心,留下来只怕也是祸害,具体的事你做主吧,我已经不想在看到它。”

    她轻轻的一句话就像是说着玩笑话,岑安却是再也支持不住的栽倒了下去,倒在地上的时候,还手指着她,颤颤巍巍的说:“孽女...”

    岑乔从边上走过来,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轻轻笑开:“哈哈,不好意思,我这个孽女身上流的是你的血,你当初把我卖了的时候,就应该早早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你当初做的事,现在我不过是还给你。”

    亲情,在没有遇到商临均以前,那是她最珍惜,最奢望的东西。

    那时候,就算父亲对她视若无睹,继母对她暗自嘲讽,她虽心里受伤,却从来没有忤逆过他们什么。

    联姻的事,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直接和步家商量好把她嫁去,她也是没有反抗就嫁了。

    现在,看来,当初的她是多么愚蠢。

    为了一点点假装的亲情,付出了一切,换来的全是冷漠和欺骗。

    终于。

    这一切,她彻底不在意了。

    就算以后那个所谓的母亲回来,她也能够冷淡的对她了。

    岑乔跨过他,头也不回的直接转身离去。

    身后隐约传来陆莉莉哭泣的声音,还有岑安满腹的抱怨。

    抛下身后的一切,岑乔握着手机,电话里传出商临均问她的话:“乔乔你刚刚是不是回了岑家?”

    岑乔没有隐瞒他,大概是把所有的事情都一次说清楚了,这一次,她的心平静的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她觉得她有点想他了。

    想见他,想见又一。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一开始她的确接受不了。

    因为她心里总是怀疑的问着自己,商临均到底是因为她是又一的母亲才爱她,还是单单只是爱她这个人。

    这个问题说起来太矫情,可是她真的在乎。

    也许爱上一个人就是会这样患得患失。

    可是现在,她已经想清楚了。

    无论他是不是因为她是又一的母亲才爱她,他终究是爱她的。

    这份爱,是她这一生仅有的爱,是她这辈子最珍惜的爱,她不会放弃。

    只是,她不想现在就让他知道她已经原谅了她,毕竟他一直的隐瞒实在是让她窝火。

    他总要明白,爱着一个人不是打着爱一个人的旗号,去隐瞒。

    再麻烦的事,也都要说出来一起商量。

    不然他们以后,一定还会有数不清的麻烦。

    她不想这样,她太累了,只想和他过简简单单的生活。

    这次要让他深深的记住这个教训,以后他在隐瞒她,就要掂量掂量承不承受的住这个后果。

    “我是回去了,毕竟他们做出这种事,我不可能当做没有发生,还有今天虽然我给你打了电话,但是我暂时还是不想见你,半个月的时间,你不准出现。”岑乔提醒他,昨天她说的一番话。

    本来还以为今天就可以去接她回家的商临均顿时心塞了一下,不过他也听出来岑乔话语里已经没有昨天那么的难过了,心里到底是松了一口气。

    他到底还是答应了岑乔这个半个月不见面的请求,只是在两人挂断电话之后,他迅速的拨通了余飞的内线电话。

    岑乔轻松的走在路上,岑家附近也不是经常有车可以碰上,所以她只能带着闲情逸致的心走在路上。

    她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一辆车,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一直在跟着她。

    她走走停停时,车子亦步亦趋的紧跟着。

    车后座坐着一个长发,温婉的女人,她看着前方大路上的岑乔,眼神里竟是痛恨与解脱。

    大货车突然加速,直接冲着路上的岑乔冲了过去,一时之间,岑乔没有来得及后退,不知何时打开的车门跳下一个男人,手中掏出一块帕子,就把她给捂住了嘴。

    岑乔这时才终于意识到这是一场绑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