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垂死挣扎(1)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种事情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过了,她拼命的挣扎,手更是用力的抠着抓住她的男人的胳膊,把人掐的流出鲜血,也一直没有停下。

    只是握住她嘴巴的手帕上显然被撒上了不知道什么东西,很快,她的意识就感觉到一阵晕眩。

    尽管她用力咬着自己的舌尖想要让自己保持清醒,最终仍是头一歪,晕了过去。

    “草,这娘们,也太烈了吧。”把人随意的扔在了车里的男人,龇牙咧嘴的看着手上大片的指甲痕,眼神里竟是怒火。

    “好了,快点开车,等下有的是机会让你报仇。”坐在后座的女人出声道。

    她的声音温婉动听,却不带一丝感情。

    男人显然有些怕她,立刻拉开车门上了车,不过一会的功夫就彻底不见了踪影。

    后座上的女人看着岑乔已经昏睡不醒的样子,修长白皙的手轻轻的摸着她的脸,长长的指甲更是刮着她的脸颊和额头,直把人戳出了血,才满意的笑了笑。

    等了这么久,她终于等到了这么好的机会。

    天时地利人和。

    岑乔啊,你躲过这么多次,我不相信,你这一次还能平安的避过去。

    她取下戴着的眼镜,熟悉的模样,正是这段日子一直在医院忙着照顾父亲的田恬。

    她为了准备这一次完美无缺的计划,派了许多的人跟着那些和岑乔秘密相关的人。

    终于,一步步的走到了这。

    无论是步亦臣给她的那些商临均为了岑乔拼命打击他,不顾公司利益的那些证据,还是结婚当日,又一出事的真相,她一份份整理好送去了商家,虽然岑乔竟然就是又一的母亲的事情,让她意外。

    可是她了解商临均的父亲,他是绝对不可能让一个给公司造成这么多危机的女人出现在商临均的身边。

    还有她精心探查到的关于商临均弟弟和她的那些照片,她觉得他们一定不可能再在一起了。

    只是,仅仅是这些还不够。

    她失去了清白,失去了健康的父亲,失去了一切,她又怎么会只是拆散他们这么简单。

    这一次,她要她的命。

    岑乔醒过来的时候,天黑的看不清楚外面的情况,只是她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她立刻用手摸上去,放下手的时候,没有血丝,她却并没有松气。

    因为她摸到了一阵扎手,显然是血凝结了,她心里有些慌。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会在意自己的容貌,特别是女人。

    “你醒了?”黑暗处一个背对着她坐在角落里的人突然出声。

    岑乔心里被吓了一跳,面上却极力保持着冷静,她探过头,想要走过去,却感觉身体一阵无力。

    只不过刚刚站起来,就摔了下去。

    然后她就看着角落里的人一步步的向她走过来。

    好在,她刚刚听到了她的声音,是个女人。

    所以她不用像第一次遭受绑架的时候那样,担心会受到侵犯。

    只是她显然是把情况想的太好了,有时候,被女人绑架比男人更难过。

    “是你,田恬?”直到看到女人的容貌后,岑乔才发现,竟然是熟人。

    她眼神里有惊愕,心里却没有多少意外了。

    毕竟她是知道她是恨着她的,所以她绑架她,她并不意外。

    “你很冷静啊,你是不是以为我不会拿你怎么样?”田恬捏着她的下巴,力气用的很大,直接把岑乔的下巴捏出了一块青青的印子。

    岑乔想要挣脱出来,却因为身体的无力,只能眼看着她的动作。

    “田恬,你这样是犯法的,你放了我,我可以不告诉其他人。”岑乔想要和她商量,虽然心里并没有底,但是总要试一试。

    田恬嗤笑了一声,笑她的愚蠢。

    “你以为你今天还能安全的离开吗?不怕告诉你,你现在之所以可以清醒过来的看着我,不过是我想让你亲眼看看一件事的发生。”田恬说着,走回到她开始坐的地方。

    那里随手放了一把小刀,和平常削苹果的刀差不多大,她取下刀套,银色的刀片在夜色中亮的惊人。

    岑乔这时才真正意识到,田恬是想要她的命的。

    她拼命的朝后退。

    手紧紧的抠着身下的杂草,踉踉跄跄的想要站起来。

    却被一只脚轻而易举的把她踢在了一边。

    田恬蹲下身,手中握着的匕首一步步朝她靠近。

    岑乔眼看着刀子离她的距离越来越近,她瞳孔因为恐惧越睁越大。

    田恬面带微笑看着她的挣扎,就在岑乔以为,她会一刀朝她捅下去的时候。

    冰冷冷的刀身却是朝着她的脸划了过去。

    刺骨的疼痛夹杂着鲜血让岑乔陷入了绝望。

    她无论在如何挣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面色变得狂乱狰狞的田恬一刀刀划破她的脸。

    好久好久,在她感到人生彻底失去希望的时候,田恬终于停了下来。

    她疯狂肆意的大笑,看着地上趴着的一直被商临均爱着的幸福的让她嫉妒的女人。

    她终于感到了一丝快意。

    她真想知道,要是商临均看到岑乔现在这个样子,还会爱她吗?

    男人都是爱好美色的生物,没有这副勾引人的容貌,只怕他会迅速的厌弃她吧。

    只是田恬不敢去赌那微弱的万分之一,要是岑乔没有了这副容貌,他还是爱着她,她不愿想下去。

    岑乔毫无声息的趴在地上,就如同死了一般。

    田恬却仍然没有放过她。

    她走向外面,过了一会儿带着两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把她用麻袋装起来,等下目的地到了,直接把她扔下去。”她朝那两个人下着命令。

    两个面目平庸的男人看着被血染了一地的女人,眼神里闪过一丝同情。

    特别是亲手把她抓起来的那一个,更是一脸惋惜。

    他本来还以为,在杀了她之前,还能够好好享受一番,没想到雇主看着温柔,做事这么狠绝,直接把人容貌毁了,这股血腥味浓的他连下嘴的**都没有了。

    认命的拿袋子把人装进去。

    手上的劲似乎随着郁闷的心情用的更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