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垂死挣扎(2)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外面的夜色极暗,天空上连偶尔冒出来的星星都没有几颗。

    两个男人开着车离北城越来越远。

    下午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到了北城最边缘的一个村子。

    雇主大概是早就规划好了目的地,他们现在要去的就是邻省路上的一条大河。

    说起来,这条河还有些名气。

    偶尔有些穷游的人在那摸鱼。

    几个小时的路程,赶到的时候天微微发亮。

    大概是心里发虚,两个人一起提着袋子的一头,走向了大河边。

    也许是天气不好的缘故,河边没有人,安静的能听到几声鸟叫。

    他们走在河边,虽然极力小心,却仍然被水淹没了鞋子。

    两人见此,顿时急匆匆的把袋子远远的抛下去。

    大步的撒腿就跑。

    田恬仍是坐在车里,亲眼看着袋子往河里沉下去,心里愉悦的似要绽开了花。

    商临均接到余飞打来的电话说没有接到岑乔的时候,还以为她回了姜茕茕那或者去来公司,打了个电话给姜茕茕想要问下岑乔的情况。

    大概是这段时间岑乔出了太多事情的缘故,他现在每次长时间看不到她,心里就发慌,想知道她的消息。

    “乔乔啊,不在啊,她去了岑家,没有回公司啊。”姜茕茕接到商临均的问询电话时,心里还有些懵逼的,等到听到他担心的问话后,便直接告诉了他。

    商临均见此,只能在挂断电话之后,再次打电话给岑乔,毕竟她只是说不想见他,却并没有说过,不能给她打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久到他坐不下去。

    他从椅子上站起身,直接离开公司,想要去姜茕茕家去找她。

    不是他控制欲太强,只是今天他的心里一直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比上次岑乔失踪的时候,还要强烈。

    只有见到她,他的心才能平复下来。

    一路上,他一边不停的给她打电话,一边开着车。

    到了姜茕茕的家后,他站在门口,不停的敲门,却没有一丝回应。

    他心中的慌乱更加明显了起来,直接朝一凡打了个电话:“一凡,上次我交给你的几个人,让他们去帮我找一下岑乔的消息。”

    本来在天上人间悠哉的品酒的姜一凡一听到商临均的话后,顿时无语了:“你们家岑乔又丢了啊,好吧,你等下,我去让我手下的人带着你的人去找。”

    自从出了上次的事后,商临均找了十几个可以信任的人和姜一凡的人去练了身手。

    毕竟,他不可能一直让一凡帮他的忙,他现在才发现,有的时候,钱还不如人。

    商临均去找姜一凡的路上,一个号码朝他发了一条信息。

    他本来不想搭理,却又想,会不会是岑乔手机没电了,换了号码给他发的。

    抱着这么一丝期望,他点开了。

    却不想看到的却是一张染满血的衣服的图片。

    只是那件衣服,商临均曾经亲眼看到岑乔穿过,更不要说,这件衣服还是他为她置办的。

    本来开着车的他被这张图片惊的手下一个失手,撞向了一边,还好他及时的控制住,停了下来。

    停下车后,他直接把这条照片发给了一凡,让他去探查图片所在的目的地,他则不断的拨打起那个号码。

    只是无论他怎么拨打,得到的都只是一个无法拨通。

    他心里的恐慌在随着那张图片打开之后,彻底的扩散,他很担心岑乔,到底是受了多严重的伤,才能够染上这么多血。

    他只期望,这些血不是她的。

    尽管这丝希望早已破灭。

    商临均找到那个染血的地方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看着绿油油的草地上,已经干涸的血液,散发着一阵腥重的味道。

    他蹲下身,手锤在草地上,头低下,身上散发着一阵绝望的死气。

    姜一凡看着商临均这副模样,心里叹息,他们的感情这么多磨难。

    他走过去,想要安慰他一句。

    却见撑着草地的商临均突然握住了一个东西。

    姜一凡连忙凑过去。

    “怎么样?是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商临均摊开手,一枚好看的钻戒躺在他的手中,正是当初他求婚的那一枚女戒,他语气阴沉的说:“这是我送给乔乔的戒指,她一直舍不得戴在手上怕弄丢,所以一直戴在了脖子上。”

    捡到了这枚戒指,也就是说,这里的鲜血确实是她留下的。

    商临均眼神里闪过一丝绝望和痛苦,只是他仍然告诉自己,乔乔一定不会出事的,不要慌。

    对着草地不停打量,商临均突然发现在那块染了大片的血迹里,零散的草堆竟拼成了一个凌乱的字。

    他往后退了退,离远了看之后,更是明显了几分。

    看着那个几乎看不出来的“田”字,商临均眼神里染上了嗜血的**。

    “大哥,我们在外面发现了两排车轮印。”在外面搜查的几个男人突然跑了过来。

    商临均一听,顿时站起身,走了过去。

    离血地不远处,被碾压过的草地上留下明显的双排车轮印。

    “大哥,看来把岑小姐带走的人开了一辆大货车。”一个蹲下身的男人,转过头,朝姜一凡说道。

    “但是,这里没有监控,就算知道是大货车,我们也不知道车开去了哪里。”另一个男人皱着眉说。

    “不,这里只有一条大路,我们只要往照着车轮印一直往前,一定可以找到。”商临均现在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丝希望,他像是把车开到了水泥大路不会留下太多的痕迹给遗忘了一般。

    大家都没有提起,因为大家都看出来,眼前这个坚强如山的男人,只剩下了最后的一丝希望了。

    几辆车朝着大货车留下的车轮印一直往前,也许是因为过去的时间并不久。

    留下的车轮印并没有被掩盖。

    因为货车在草地里停留过一段时间,车轮上沾染了一些泥土。

    黄色的泥印虽然浅淡,但是还是能看到一些。

    随着路程逐渐远去,车轮印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商临均没有喊停的情况下,车子也一直没有停下。

    直到那条河的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