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英雄救美(1)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就在这停下。”

    就在所有的人都以为要一直往前开的时候,商临均突然喊了停。

    前头开车的人转过头,视线望向了自家的大哥。

    姜一凡直接朝他撇了撇眼神,示意照做。

    于是打前锋的这辆车停下来之后,后边的几辆也跟着停了下来。

    停下之后,商临均直接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他不发一言的沿着河的水岸,一直走。

    身后的人眼神里闪烁着疑惑,却不敢多问。

    就连与他平行走在一块的姜一凡也不敢在这个关头上随意说些什么。

    在走到河水中下游的时候,商临均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他蹲下身,手朝着地上探去。

    姜一凡不知道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敢打搅他。

    好一会,才他听到极力压抑的声音说道:“打捞这条河。”

    他说出口的声音格外沉重,像是拼劲了最后一丝气力。

    甚至站起来的时候,身体还不受控制的朝前晃悠了一下。

    姜一凡正想伸手去搀扶他。

    商临均却微侧过头,朝他笑了笑:“不用扶,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就是腿麻了,我还撑得住。”

    越看他这么强撑着,姜一凡心里越担忧,只是面上却是松了一口气般说道:“那就好,不管发生什么事,你要记得,家里还有人在等你,又一还没醒呢?”

    他这句话暗含告诫,商临均又怎么听不出来。

    望着一眼看不到的头的河岸,他的心凉的如同沉入了深渊。

    他想,如果岑乔真的出事了,他还能如同以往那样毫无芥蒂的活下去吗?

    这个问题,他自己都没有答案。

    一行人来的路上,有经常做些搜索工作的人,所以打捞的渔网什么的都放在了车里。

    几个小时之后,姜一凡和商临均站在一边看着深不见底的河流。

    一个心急如焚。

    一个失魂落魄。

    “大哥,我们捞到了,捞到了。”

    突然一声粗哑的声音从最里边冒了出来,男人大声的朝他们招手,大喊。

    姜一凡却是心里暗道不好。

    果然,本来站在他身边的人,已经头也不回的朝那大步跑了去。

    姜一凡走过去的时候,看到商临均如同一尊没有声息的雕塑一样,静静的站在那。

    而地上正躺着一个面目全非,身体和岑乔**分相似的女人。

    只是她的脸上面部浮肿,坑坑洼洼的,显然是被鱼吓咬坏了。

    这副模样,姜一凡根本就无法把她代入是岑乔那个精致美丽的女人。

    他都无法接受,想必作为当事人的商临均恐怕更加做不到。

    商临均蹲下身,口中轻轻的吐露了几个字。

    姜一凡离得有些远,没有听清他在说些什么。

    于是上前几步,才发现,他一直在说。

    “不是她,这不是她。”

    重复的几句话,被他一直绕在嘴里。

    声音里更是不带往日的一丝情谊。

    “老商,节哀顺变。”姜一凡探过手去,拍了拍他的肩。

    “节什么哀?顺什么便?她根本就不是岑乔,什么节哀顺变,简直可笑。”

    他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上了车后,更是连等都未等他们上车,就直接急速开回来时的路。

    河岸边只留下姜一凡几人面面相觑。

    “大哥,这个女人我们还要带走吗?”走在最前边的男人突然试探的问道。

    毕竟这个女人的丈夫都不承认她是岑小姐,他们自然也不会在给她按上这个称呼。

    只是人都走了,被打捞上来的尸体如果就这么随意的扔在这,他们也会不好意思。

    姜一凡从一开始的错愕中回过神来后,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语气无奈的说:“带上吧,送到医院的时候顺便做个化验。”

    他不放心一个人离开的兄弟,还有要是茕茕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崩溃的。

    想到这,心里顿时更烦了。

    商临均离开河岸之后,一个人不要命似得,一直开的最高档,几个小时后,他开着车去到了医院。

    脸色阴沉的问着医院的护士,田丰祥的住处之后,脚下如风的朝着病房赶了过去。

    “乓”的一声,医院的vip病房门直接被人一脚踹开。

    本来正和平时一样在为父亲削苹果的田恬听到这声剧烈的动静,眉头一拧,眼神不耐的看过去。

    在看到出现的那个人时,眼神深处闪过一丝意外,却又迅速的消去,化成一缕思念。

    放下手中的水果,她脸上带着温婉的笑走了过去。

    “临均,你是来看我爸爸的吗?可真不巧,他刚刚睡下,他这几天睡眠不好,你要不,下午在来。”

    商临均冷哼了一声,眼神冰凉的看着眼前这个温婉的如同古仕女的女人,嗜血的**再次涌现。

    “明人不说暗话,告诉我,岑乔是不是你带走的。”

    田恬的脸迅速变色,有些红的脸颊直接染上了白,眼神里更是溢满了眼泪,仿佛一下子就会全部涌上来。

    她压抑着愤怒的泣音,痛苦的眼神看着他,咬着牙说:“临均,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吗?”

    田恬以为他会给她一些面子,就此把话题打住。

    商临均却一丝犹豫都没有就说:“是。田小姐,我以前只以为是你爱的太深,现在才发现,你就是个疯子。”

    他说话直接带着刺。

    要是以前的田恬,恐怕早已被他这句话打击的体无完肤。

    现在的她却是自嘲的笑了笑。

    她认真的看着他说:“我没有,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

    商临均压根就不想听她的狡辩。

    他直接掏出手机,把他在临走前拍下的画面,直接伸到了她眼前。

    “这里你不会陌生吧,田小姐。”

    田恬眼神未变,眼角的余光只微微撇了撇带血的草地,就颇为好笑的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商临均指着图片艰难拼凑出的那个字看着她说:“这些被血染上的草是岑乔失踪后躺过的,田小姐恐怕不知道吧,在你折磨岑乔的时候,你一定没有想到,她早就在地上留下了证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