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她就是她!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然,不是啊。”又一顶着老爹灼灼注目的眼神,迅速的改口。

    他怎么敢这样说。

    要真这么说,还不是分分钟被直接算计的命。

    说不定还会被没收零用钱。

    “不过,老爹,你这次也做的太认真了吧,过敏过的,我都起鸡皮疙瘩了。”

    商临均过敏的确实有点严重,如果只是一颗小红点,不会让人有太大感觉,但是整片整片的红点,却会让人感觉心里发毛,特别是对密集恐惧症的人来说。

    又一虽然没有密集恐惧症,但是此时他的心里就是这种感觉。

    商临均笑了:“呵呵。”

    这笑声,把又一心里想说的话全部都压下去了。

    他现在只想说一句话,放过我,好嘛。

    午夜的时候,商临均靠在床头,他开始在寂静下来的夜晚仔细思索。

    他今天去医院,并不只是为了过敏的事情。

    在医院的时候,他给一个验dna的医生拿去了两根毛发。

    一根正是在荡秋千的时候,从萌萌头上掉下来的,一根则是他自己的。

    他还不能肯定苏乔是不是岑乔,所以为了不让她产生对他的厌恶,他只能私下里去查证。

    如果检验的快的话,明天上午就能出结果了。

    苏乔还不知道商临均心里的想法,她此时正沉浸在噩梦里醒不过来。

    她梦见她躺在大片的鲜血中不能动弹,然后有个看不清脸的女人,拿着刀子一刀刀割破她的脸。

    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入骨的疼痛,和绝望的崩溃。

    她想大喊,她想跑,可是她不能动弹。

    好痛啊,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救救她呢。

    “妈妈,你快醒醒,妈妈,呜呜。”萌萌看着妈妈满头大汗怎么也不清醒的样子,大哭了起来。

    “萌萌...”苏乔醒过来的时候,眼神还有些迷惘,显然还没有完全清醒。

    萌萌看到妈妈终于睁开眼睛后,却是立刻扑在了妈妈的怀里,哭的抽着气道:“妈妈,你一直在哭,吓到萌萌了,呜呜。”

    “别怕,妈妈这是做噩梦了。”苏乔一边抱着萌萌小心安抚,一边却是思索起梦里的画面,不知怎的,那个梦真实的像是发生过在她身上,让她不寒而栗。

    直到把萌萌重新安抚好,看着她睡下去,苏乔才走向房间里的洗手间,透过干净光滑的镜面,看着镜子里有些妖媚的一张脸。

    手轻轻的抚摸着脸颊,明明是光滑的,她却像是可以摸到那些被刀口划出的疤痕一样。

    她突然想起,她三年前毁容的事情。

    当时,阿云是说她不小心沾染了硫酸,把脸毁了。

    然后因为萌萌的存在,她没有及时的去就医。

    毕竟如果那时候恢复的话,就不能留下孩子了。

    恢复容貌需要打很多麻醉,所以她最终选择为了孩子,暂缓修复。

    可是后来去修复的时候,医生却说,因为时间太长,已经无法恢复当初的容貌了,没有办法,她只好彻底的整了容。

    只是就算是整容前,她也没有看过她的脸,因为她害怕,如果亲眼看到了那副样子,她恐怕会失去生活的希望。

    现在,她突然想知道,到底她的脸发生了什么事情,真的只是被硫酸沾到了吗,如果是沾染了硫酸,又是因为什么事情沾染的。

    她心里的好奇突然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第二天打算给苏乔做饭的商云,一进门,看到那个熟悉身影时,还没来得及为商临均出现在她家而感到气愤,就迎来了一句烫耳的疑问。

    “阿云,你可以告诉我,当初我的脸是怎么沾染上硫酸的吗?”

    她轻轻的一句问话,在商云的心里,却像是投下了一颗炸弹,久久不能平静。

    商云身子微顿,脸上的笑意停滞,好一会儿,他才缓过来,眼神宠溺的看着她,无奈的问:“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是出了什么事吗?”

    他这句话暗藏着试探,他想知道,是不是商临均和她说了些什么。

    看着她这张好不容易才看习惯的脸,他不明白,商临均是怎么猜到她就是她的。

    难道是因为昨天他过于明显的反应吗。

    苏乔叹了一口气,把昨天晚上做的噩梦告诉他。

    商云眉间这才舒缓了下来,他轻轻的摸了摸她温软的头发,安抚道:“你是不是因为这个梦,所以以为,你的脸是被别人割坏的。”

    苏乔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过两天可以去看你当初的主治医师,他对你的脸是最有资格评论的人了,等你见到他,一切就会明白了。”隐瞒她对于以后并不会是一件好事。

    所以商云打算让别人替他告诉她。

    只是现在最重要的却是解决那个男人。

    “真巧,商先生昨天看来是没有回家,暂住在了我朋友家,能在这看见商先生,还真不知是什么缘分。”他坐在餐桌上的另一边,口中说的话,像是如宣战。

    商临均喝下一口粥,用纸巾轻轻的擦了擦嘴角,然后才把视线移向了他,不冷不热的说:“我们两的关系,不用你一而再在而三的叫我所谓的商先生吧,老头子这两年身体不好,他昨天给我打了电话,知道我见到你之后,他要我跟你说,他想见你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国。”

    听到了那个人的名字,商云脸上本就是强装的笑意彻底没了。

    一向柔和的脸上,带着嘲讽的意味看着他:“他与我有什么干系,我凭什么要为了他回去,商临均,在你们商家人眼里,是不是我就是个能够随意任你们呼来呵斥的人。”

    他这话说的无情,可是站在他的立场,他并没有错。

    以前商离远就没有把他看在眼里过,现在突然说想见他,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只是告诉你,并没有一定要让你回去,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管不着。”商临均对他的观感本就不好不坏,劝慰这种事,更不可能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你们俩是什么关系啊,怎么听起来很复杂的样子。”听了一耳朵八卦的苏乔满脸好奇的看着他们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