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姜茕茕人比较娇小,但是她冲过来的力道,却仍是有些重的。

    她双手紧紧的抱着岑乔的腰,大声哭着,就和小孩子一样,哇哇哭泣,哭的一旁的人想笑。

    姜茕茕抱着岑乔哭了好久,久到岑乔都感觉到她脖子上那一处湿透到皮肤的泪水。

    她苦笑了笑,双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不要哭,我在这呢。”

    姜茕茕听了,本来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想哭了,她抽抽搭搭的说:“乔乔,我好……好想你啊,你知不知道你出事的时候,我有多难过,如果我那时候,一直跟着你就好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怎么能在发现你情绪不对的时候,让你一个人走呢,呜呜呜,都是我的错,哇哇哇。”

    姜茕茕又哭了起来,每次想起从前发生的事情,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没有办法想象岑乔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仅仅是从大哥那里听到的,染满草地的鲜血,就令她浑身冒着冷汗。

    乔乔多么怕痛啊,那时候她该多无助啊。

    每次回想这一幕,都成为了她的噩梦。

    这三年来,她每天晚上关上灯后,无时无刻不在做着噩梦。

    她逃脱不了心里自责的阴影,所以才想要让商临均和她一样,永远不要忘记乔乔。

    所以她才会在商临均那么快就恢复了正常后,如此悲愤。

    岑乔难得遇上这么一个爱哭的人,比她的萌萌还爱哭。

    本来一直闷在她怀里安好睡眠的萌萌,感觉到一阵挤压,闷的难受,小手揉了揉眼,然后发现她被人给挤着了。

    顿时张大口,哭吼:“妈妈,闷闷的,好难受,哇哇哇。”

    商临均立刻上前把岑乔和萌萌从姜茕茕的怀抱里解救出来。

    萌萌一看到是爸爸救了她,眼角处还掉着金豆豆,眼睛却已经高兴的微眯了起来。

    “爸爸,抱。”她伸出手,求抱的姿势。

    商临均一脸无奈又幸福的笑,伸手接过萌萌抱在怀里。

    岑乔见萌萌不哭了,姜茕茕也只是红着一双眼,却是略带好奇的把眼神看向萌萌。

    便笑了笑说:“这是我的女儿,她叫萌萌,今年三岁了。”

    姜茕茕一听,嘟着嘴道:“如果你们那时候没出那档子破事,我早就可以让萌萌叫我干妈了。”

    大概是哭泣消耗了她心中的闷气,这时候的姜茕茕才终于恢复了些三年前的模样。

    调皮的表情和萌萌俨然一对萌宠。

    “现在也可以啊,你现在也可以让萌萌叫你干妈的。”岑乔笑看着她,然后见姜茕茕听了她的话后,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立马伸手拦下她道:“哎,她今天可能是不会叫你干妈的,你刚刚把她吓着了,她恐怕得好好缓一缓。”

    姜茕茕这才歇了心思,眼神中闪过一抹懊恼,显然是为错过了这么一个机会感到失落。

    岑乔和姜茕茕因为她这一哭,迅速的拉近了距离。

    商临均牵着岑乔的手要离开的时候,两人还依依不舍的,像是被他给拆散了一样。

    在答应了明天再来看她之后,姜茕茕才终于肯放开手。

    商临均是自己开车来的,他打开车门看着岑乔坐进去后,才走向后面把东西放进去。

    医院离静园还是有些远的,差不多两三个小时后,他们才到。

    岑乔看着眼前陌生的别墅,心里有些停滞不前,只是看着走在一边的商临均,和挂在他脖子上的萌萌后,才给自己增添了一些信心。

    商临均抱着萌萌走进去的时候,莫婶擦过手就上来问:“先生晚上想吃什么啊?”眼睛在看到先生怀里抱着的孩子时,却瞠目结舌的愣了会,才问:“呦,先生,你这是把谁家的孩子抱了回来,这水灵灵的脸啊,真可爱。”

    对于年纪大的人来说,孩子简直是一切救命的良方。

    “奶奶好。”被夸的话,萌萌一向听得最清楚,立刻就嘴巴甜甜的喊了一声。

    “呦,这孩子嘴真甜。”莫婶摸了摸她的脸,然后眼神拍了拍手,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就往里走。

    第一次,莫婶直接把商临均给忽略了。

    好在,商临均也不介意。

    岑乔走的比商临均稍微要后几步,所以莫婶只看到前头的商临均和萌萌。

    等到岑乔走进来的时候,商临均已经把萌萌放在了沙发上。

    岑乔跟着坐下,商临均则去了客厅里面,不知道在干什么。

    等到他出来的时候,岑乔才看到他手里端了一杯牛奶出来了。

    商临均端着杯子,小口小口的喂萌萌喝。

    不得不说,这一幕带给岑乔的震撼是巨大的。

    大概是看惯了商临均对又一的放养,岑乔本来还以为,商临均是那种不会照顾孩子的男人。

    可是,现在看到他对萌萌的小心翼翼,岑乔看了看正坐在她身边又拿着手机打游戏的又一,只得出了一个结论。

    他这明显是重女轻男啊。

    岑乔顿时对又一的怜爱又加深了些。

    摸了摸他的头,和他说起话来。

    等到莫婶重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少爷身边坐了一个清瘦的女人,她的心里闪过一丝臆测。

    特别是在看到先生正和那个小娃娃正一问一答时,心里更是说不出什么滋味。

    作为见证过岑乔和商临均在一起的人,莫婶自然是喜欢岑乔那个孩子的。

    可惜她命不好,早早的离世。

    现在看到先生又找了一个新女人的时候,心里才发现,她还是有些为岑乔难过的。

    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啊,先生忘情也忘的太快了。

    还有那先生对那个孩子的那个亲密劲,怕是孩子也是先生的吧。

    莫婶摇了摇头,为男人的薄凉。

    商临均听着轻微的脚步声传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莫婶奇怪的眼神,他心里一阵莫名其妙。

    不过,他还记得三年前岑乔出事之后,莫婶好长一段时间都很难过。

    现在告诉她,岑乔还好好的活着,莫婶一定会很欣慰。

    商临均想罢,把萌萌放在沙发上,然后拉起岑乔的手,走向了莫婶,笑了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