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岑乔她回来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莫婶,我来和你重新介绍一下,岑乔她回来了。”

    莫婶本来在听到先生说要介绍的时候,心里还打算着,要不要给个笑脸,毕竟是先生的女人。

    但是在听到后半句的时候,眼神里顿时闪过一丝茫然。

    她嘴唇诺了诺,看着岑乔的眼神里竟是不敢置信的问道:“是夫人吗?”

    商临均把前因后果简单的说了一遍,莫婶听明白了后,顿时拉着岑乔的手,一脸心疼的看着她:“夫人这些年过的好吗?一个人带着孩子,一定很苦吧。”

    岑乔对于莫婶突如其来的亲近感觉很是陌生。

    只是她看出来了,莫婶对她是真的好,所以也没推拒她,笑着摇了摇头:“不苦,和萌萌在一起的日子,对我来说是最幸福的。”

    “萌萌,这是小名吧,小姐大名叫什么啊。”莫婶眼含欣悦的时不时看向萌萌,关于孩子的话题总是能引起大人一连串的话题,莫婶瞬间便想到了这。

    岑乔有些踌躇,当初她一直以为她是被人抛弃了,所以孩子是跟着她姓的,加上萌萌年龄还小,叫小名也不碍事。

    像是商临均就没有提起过这个话题,岑乔本来还想等他重新为萌萌取个,现在突然提到这个话题,岑乔心里很是尴尬。

    商临均看出了岑乔的犹豫,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却还是为她说道:“莫婶今天的饭做好了吗?乔乔才回来,她一定很想念你的手艺了。”

    莫婶这才拍了拍头,想起来了:“刚刚还想问先生你要吃什么呢,既然夫人回来了,就和以前一样,多做一些合夫人口味的。”

    莫婶说完,然后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了一把糖,直接塞到了萌萌的手里,才一脸欢喜的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客厅只剩下他们一家人的时候,商临均从萌萌的手中拿过糖,给她剥开了彩色的糖纸,然后喂给萌萌吃。

    萌萌吃着糖,两只圆圆的眼睛开心的眯起。

    岑乔坐在那,有些冒酸气。

    这时候,商临均却问道:“乔乔,你回来是因为接受了我们以前的一切吗?”

    岑乔点了点头,在他眼中涌现喜悦的时候,又给他泼了一盆凉水:“虽然我愿意接受,但是呢,我希望我们可以慢慢相处,等到感情顺其自然的加深了,再在一起,你觉得怎么样。”

    商临均当然不会说不好。

    毕竟现在人记忆还没有恢复,对他的感情恐怕也没有多深,不占着名分,以后的蜂蝶恐怕要一滚一滚的来。

    君不见还有两个虎视眈眈的商云和步亦臣。

    虽然步亦臣在他三年前的打击之下,已经彻底的堕落。

    可是,有一就会有二。

    还是赶紧培养感情才是正道。

    “对了,萌萌她的大名到底叫什么?”其实刚刚看到她为难的眼神的时候,商临均就已经想问了。

    见她还是缄默不语,商临均蹙了蹙眉,有些不高兴的问:“连我也不能说吗?”

    见他一直问,岑乔实在扛不住了,声音压的极低的说:“岑小萌。”

    商临均愣了愣,他还真没有想到岑乔取的名字会这么清新脱俗。

    气氛瞬间冷了冷,坐在一边打游戏的又一更是控制不住的憋笑了一声。

    然后两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了他。

    又一立马怂了。

    从沙发上跳起,蹦跶着就朝着楼上狂奔。

    走前还不忘留下一句:“还好我的名字是爷爷取的,哈哈哈哈。”

    被嘲笑了的岑乔气的有些脸红。

    商临均觉得他应该安慰她两句,语气艰难的说:“其实这个名字也挺不错。”

    岑乔白了他一眼,不理他了。

    岑乔人既然回国了,有些需要知道的人,自然要通知。

    商临均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岑乔安好回来的事情。

    因为当初岑乔出事之前和母亲有一点关系,这几年两个人关系难免生疏了许多。

    老夫人本是大方的性子,这三年也沉郁了许多。

    接到电话听到消息的时候,只说了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商临均想安慰几句,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挂了电话后,老夫人才抹了抹眼泪。

    心思酸楚。

    岑乔因为失忆了自然没有和以前一样,直接和商临均住在一家房间,她住在了又一旁边的一间房间,带着萌萌一起。

    晚上她睡下之后,商临均来看了她一眼,便直接离开了静园。

    姜一凡还躺在医院,他的场子自然得有人看着的。

    陆弥这几年进了军队,已经很少和他们厮混。

    言封则像一个撒了欢的猴子,到处浪着。

    只是这一年,似是浪的过了,惹的祸事上了门。

    商临均到天上人间的时候,就看到他怀里抱着个女人,正耳频厮磨着。

    商临均扯了扯领带,没好气道:“你能不能消停一下,一凡的事情还没有给你留下记性吗?”

    言封一听,立马把人推开,怒道:“听到了没,我兄弟不高兴了,你还不赶紧给我滚。”

    被他突然暴躁的情绪吓了一跳的艳丽女人,听了他的话后,迫不及待的溜了。

    毕竟赚钱虽然重要,但是保命更重要啊。

    商临均叹了一口气,朝吧台调酒的侍者抛了个眼神。

    吧台上的侍者立刻明白的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就端着一杯血红色的酒杯过来,放下道:“商总,你的血腥玛丽。”

    “嗯”商临均随意的摆了摆手,正要端起喝掉的时候,一只手直接抢了过去。

    言封夺了酒后,一口把它饮尽,他撑着头,脸上赤色火辣的红。

    显然已经醉的不轻。

    嘴里还一直叫嚣着:“老商,我知道我对不起老姜,可是我心里难受啊。”

    他们四人相识多年,从小一起长大。

    言封虽然人混了一点,可是对兄弟,是没的说的。

    只是他偏偏惹了不该惹的女人。

    商临均拍了拍他的肩,安慰:“你们既然散了就彻底忘记对方,老姜为你挡了这一击,已经算你命大了,她的背景那么深,你压根就不了解,还敢那么冲动的冲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