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搂你在怀
    不过她还是拒绝了:“茕茕,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也很希望能和你一起工作,可是我忘了怎么去做那些工作,现在的我并不适合,而且公司这些年都是靠着你撑着,茕茕你不用准备我的那一份。”

    姜茕茕被说的哑口无言。

    她气急的想吼一句,要不要这么傻。

    可是在看到岑乔真诚的眼神后,只能败下阵来,垂头丧气的说:“公司永远有你的那一份,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记起来的,到时候,我们一起守护capj。”

    岑乔不想打击茕茕的信心,点了点头。

    坐车回去静园的路上,看着外面迅速飞逝的风景,岑乔叹了口气,有些心累。

    她以前从来没有觉得失忆有什么不好,毕竟一个人会失忆,一般都是受了很大的刺激,而那些刺激绝不会是好的。

    所以岑乔也从没逼着自己想起。

    可是这几天,想起又一,商临均还有茕茕失落,无奈的眼神,第一次,她想记起从前的记忆。

    不为别的,只为他们。

    下车的时候,岑乔看到家门口停了两辆车,她挑了挑眉,估计家里是来了客人。

    她心里踌躇要不要进去,想起还在家里的萌萌,忍了忍心里紧张的情绪,走了进去。

    坐在车子里看着夫人已经进去的身影,老傅赶紧给先生打了个电话。

    岑乔进去的时候,发现萌萌正被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夫人抱着亲。

    小孩子总是灵敏的,大概是察觉到了妈妈的气息,萌萌脑袋一抬,看到妈妈后,立马高兴的喊道:“妈妈回来了。”

    岑乔嘴角扬了扬:“萌萌在家里有没有听话啊。”

    “有。”萌萌小大人似得点了点头。

    遭受冷落的老夫人,满眼复杂的看着她。

    “岑乔,好久不见了。”在岑乔出事的时候,老夫人不是没有后悔,当初她随口说出的话,要不是一时冲动,事情也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岑乔不明白眼前的老夫人为什么要向她道歉,满脸的疑惑。

    老夫人显然是知道她失忆了,也没在说什么,只是自我介绍的说了一句:“我是临均的母亲,也是又一的奶奶,当然现在也是萌萌的奶奶了。”

    老夫人对于孩子一向都是喜爱的,不管是男是女。

    萌萌长得可爱软乎,一向都极为得大人喜欢。

    在另一边沙发上和又一说着话的老先生,在这个时候,插了一句嘴。

    “既然你安全的回来了,和临均就不要在折腾了,他年纪也大了,你们啊,早早的办完婚礼,让我们静心的安享晚年吧。”

    大概是年龄越大,反而越看重家庭,商离远对岑乔已经没有排斥的想法了,毕竟就他儿子那个死犟的性子。

    人即使是死了,也不和别人将就,显然只能让他们俩互相祸害了。

    岑乔惊得瞠目结舌,她真想大声的咆哮一句,他们还没有走到那一步。

    可是看着已经九岁大的又一和三岁大的萌萌,明摆着的证据。

    她只好不停的点着头,先蒙混过关。

    晚上商临均回来的时候,莫婶就把白日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本来还以为家人又来给他拖后腿的商临均,没想到这一次他们竟然是给他来送助攻的。

    心里乐呵的笑了笑。

    他走到岑乔门外,手轻轻的敲了敲门。

    房间里还没睡着得岑乔披着衣服从里面走出来,把门小心翼翼的关紧后,看着人高马大的商临均,她没好气的道:“都这么晚了,你来找我干嘛。”

    “听说,某人说要和我结婚。”商临均直直的站着,身上迫人的压力被他收敛,却仍然令人心生紧张之感。

    “没,没有的事。”岑乔有些懊恼,她怎么也没想到,她随意敷衍的话,竟然被他当真了。

    看着岑乔低着头,耳朵上却已经泛起粉红,商临均知道她这是害羞了,反倒步步逼近她,问:“没有吗,可是我当真了。”

    “什么。”岑乔抬起头,眼神里带着不解。

    商临均知道现在和她婉转,只能让感情暂停在这,便不再掩饰他的攻势,直接把人抱在了怀里,他的头紧贴在她光滑的脖颈,他一字一句的话像是擂鼓敲打在了她的心上。

    “乔乔,我以为我可以一直等下去,等你想起我们的从前,等你爱上我,离不开我,可是在听到你答应和我结婚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些日子的等待有多么的难过,我爱你,所以我不想每次只能远远的看着你,触碰不到你,我想光明正大的牵你手,我们曾经互相濡慕过,又怎么能忍受,你现在远离我的一分一毫。”

    他的声音很低沉,可是听在岑乔的耳朵里却像是最苏的歌曲,它响起在她心上的每个角落。

    她心里升起极大的触动。

    原来在她以为的刚好的距离,却是对他最难过的事情。

    岑乔盯着他看了许久。

    看着那双在初见时格外冷清的双眼,此时暗含灼热。

    如同焚烧的烈火,惹的她心融化成水。

    她能听到自己胸腔里的心似乎也开始急速的跳动。

    她想捂住胸口,却又害怕被他发现。

    岂料,此时,他还在说着让她心跳加速的话。

    “我们结婚,就不会有离婚,我们在一起,就不会有分开,我对你的爱,永远不会有消失的一天,乔乔,答应我,嫁给我好吗?”

    他宽厚的手放在她的脖子上,那有些粗茧的指尖膈的她烫的更热了。

    岑乔轻轻的推嚷了下,商临均却不肯放。

    直到那剧烈的心跳声,响到紧贴的另一个人也听到。

    “这是什么声音?”商临均明明听出来了,却还故作不知的问道。

    “我不知道。”岑乔还在坚持着。

    商临均突然笑了笑,低沉悦耳的声音令岑乔头皮发麻,他却仍在说:“那是我的心跳声,岑乔,你听到了吗,我的心它在告诉你,我在多么的爱你。”

    “”不要脸,分明是我的心跳声,岑乔心里愤愤。

    可是,她不敢说,如果她说了,岂不是说,她的心在变相的说爱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