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苦肉计
    岑乔拿他没办法,最后只好推搡着说困了,才重新回了卧室。

    可是一整夜,她睁着眼睛一直到第二天天亮。

    岑乔醒的很早,一边给睡眼朦胧的萌萌穿着衣服,一边摸了摸萌萌粉嫩的脸,说:“萌萌,下去的时候,记得叫爷爷奶奶早上好。”

    萌萌一边伸展着两只肉肉的手,任妈妈帮自己把衣服从脑袋上套下去,一边乖巧的说:“妈妈,我知道,我要做个有礼貌的好孩子。”

    萌萌每次笑的时候,眼睛都会微微眯起来。

    就像是一只可爱的招财猫一样,特别的可爱。

    岑乔宠溺的摸了摸乖巧的女儿,在她额头上轻轻留下一个吻表扬道:“我们萌萌真聪明。”

    下楼的时候,中央的餐桌上已经备好了丰富的早餐。

    粥和油条,面包和牛奶,西式中式的,应有尽有。

    “伯母,伯父早上好。”岑乔牵着萌萌的手走下来来到餐桌旁时,朝着已经就坐的老夫人和商离远打起了招呼。

    昨夜老夫人和商离远没有回去,直接在静园的客房休息。

    见岑乔走过来,商离远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老夫人却是和蔼的冲她笑了笑,打起了圆场:“在国外待久了,是不是会不适应国内的时间,你这么早起来,等下再去休息一会吧。”

    然后看到萌萌的时候,直接去拉她的手,把她抱在了怀里宠爱的说道:“奶奶来给萌萌喂饭吃咯。”

    岑乔讶异的看了老夫人一眼,她很想说孩子不能这么娇惯,但是想起她经常喂萌萌吃饭又把话咽了回去。

    商临均比岑乔还要下来的晚,大概是太晚休息,眼圈上一层浅浅的灰。

    老夫人见了心里很是担忧,劝说着他:“临临,公司的事虽然很重要,但是身体更重要,还是要合理的安排好休息的时间,你看你,这段日子都瘦了。”

    商临均也看了一眼儿子,发现他确实比前些日子更清瘦了些,便说:“你这几天在家里休息吧,我去公司帮你暂代几天。”

    虽然声音仍然有些冷淡,不过看的出来,商离远也是很担心儿子的身体健康。

    商临均点了点头,倒是没有拒绝。

    他今天本就有事情要做。

    现在不用开口就能得到这个结果,心里自然是欢喜的。

    吃完饭后,老夫人带着萌萌出去了。

    又一还在房间里酣睡,倒也没有人叫他。

    商离远则由老傅开车送去了公司。

    家里便只剩下了岑乔和商临均。

    大概是由于昨晚发生的事,岑乔看着商临均,心里总是有些尴尬。

    就连坐在不远的沙发上,也是如坐针毡。

    商临均望了她一眼,无奈的眼神悄然而逝。

    他走到岑乔身边,声音低沉的道:“走吧,我们出去逛逛。”

    “就我们两个人?”岑乔说不出心里是期待还是惶恐,她不是不想和他出去,只是在经历了昨天的事后,现在单独两个人相处,总觉得不太适应。

    “对”商临均可不想她在听了他昨天的话后,躲的远远的,语气听起来很是坚决。

    不想在和她扳扯,直接弯下腰拉起她的手,就走。

    商临均把岑乔拉上车后,直接让她坐在了副驾驶。

    趁着他开车的途中,岑乔无奈的东张西望了一会,在没有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后,她有些无聊的闭起了眼睛。

    车停下来的时候,岑乔还陷入深深的睡眠中不曾醒来。

    商临均手在副驾驶放置东西的位置摸索了一阵。

    几个小本本和两人的身份证被他拿在了手里,看着还未醒来的岑乔,商临均勾起了唇角。

    几个小时后,商临均抬起腕表发现时间已经到了下午14点钟,岑乔显然有一睡不醒的打算,商临均却不想在等了。

    伸手轻轻的推了推她。

    岑乔察觉到,迅速的蹙起眉,嘴中嘟囔着:“好烦,不要推我。”

    商临均又扯了她的手指。

    岑乔立马睁开了睡眼朦胧的眼睛,揉了揉眼角后,没好气道:“你干嘛吵醒我,困着呢。”

    商临均把腕表推到她眼前,然后说:“现在已经下午14点钟了,你想想你睡了多久,再不醒就要到晚上了。”

    岑乔语塞了,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只好老老实实的打开门。

    商临均本来还以为她会不愿意下车,正想着她若是不愿意,直接把人抱下去。

    没想到,这个想法直接落空了,眼神里倒是闪过一丝失落。

    下了车后,岑乔见到眼前房子的名字顿时就想掉头就跑。

    商临均及时的拉住她:“怎么,你想逃跑。”

    “是啊,我们认识才几天,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岑乔拉着商临均紧握着她的手想要把他扯下来,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力气太大,竟然纹丝未动。

    她只好眼巴巴的看着他,奢望他看在她这么诚恳的语气的份上,放她离开。

    “不快,我都等了很多年了,乔乔,你真的对我一点感情也没有吗?如果你的心里真的从来没有为我动摇过,那我就带你离开。”商临均眼神里带着哀伤,就连语气也难得带着些脆弱。

    岑乔见了,心里很是为难。

    说没有动摇过,那绝对是假的。

    她心里是喜欢他的,可是,她总觉得就这么结婚了,不太好。

    就是有些别扭和一丝丝的心里发慌。

    只是这一切,在商临均用那一双能够触动她的心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岑乔就知道她完了。

    她彻底败在了他的眼神里。

    无奈的说:“走吧,进去吧。”

    岑乔率先往前走,所以错过了身后的人眼神里闪过的一丝得意。

    刚才商临均之所以话说的这么可怜,不过是一场自导自演的苦肉计。

    他当然看得出来她的心里有他。

    可是他也看出来,她心里似乎有什么膈膜,一直阻挡着他往前进。

    而他现在想做的就是把这场膈膜彻底桶穿,让她正视自己心里的感情。

    现在看来,这一招果然奏效了。

    商临均掩下嘴角的雀跃,脚步轻松的跟了上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