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缱绻缠绵
    岑乔心里羞涩,毕竟记忆里是从来没有与男人这般亲近的画面,而且他还问着这么直白的问题。

    她紧闭着眼,不肯看向他,也不点头与他说话。

    商临均见此,手上的动作不动,人也只是俯视着她,像是雄鹰盯着自己觊觎已久的猎物。

    好一会,在发现身上的人完全没有动静后,岑乔僵硬的身子轻轻的挪了挪。

    瞬间,就像触动了一个已经很久没有打开的开关,商临均直接吻了下来。

    岑乔身子极为敏感,只轻轻的推搡了几下,就败下阵来,反倒直白用两只白嫩的胳膊的勾着他的脖颈,把他扯下来,两个人彻底交融在一起。

    一夜被翻红浪,风吹雨打,直到天光微亮,才逐渐停歇。

    餐桌上大家都在一起吃着早餐,萌萌吃完自己的牛奶后,看着左等右等,没有人从楼上下来后,嘟着嘴闷闷不乐道:“妈妈今天不在,好难过。”

    这是萌萌最新从电视上学来的流行语。

    这几天,没几句话,便蹦出一句,没有吃饭,好难过,哥哥不和我玩,好难过。

    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毕竟萌萌不是真的难过。

    老夫人摸了摸她的头,宠溺的说:“爸爸妈妈正在帮你造弟弟呢,萌萌不要难过,奶奶带你出去玩。”

    萌萌一听爸爸妈妈在造弟弟,立刻眼睛闪亮的问道:“弟弟什么时候出来啊,我想和他一起玩。”

    老夫人忙安慰她:“很快的。”

    还躺在床上搂在一起的岑乔和商临均还不知道女儿被忽悠了。

    大概是太久没做,昨夜一时没有控制住做的太多,商临均比岑乔睡得还要死。

    岑乔是被商临均的手机吵醒的。

    她迷迷糊糊的伸手去摸,摸到手机之后,直接就接听了。

    “先生,那件事已经查出来了,姜先生和罗刹门人之所以打起来,不只是因为要保护言先生,在他们背后还有第三批隐藏的推手,在暗地里,拿出了棍子敲在了姜先生的头上,事情发生之后,听说罗刹门的人也在找他,先生,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恐怕是那个人逃出来了。”

    岑乔在听了这么一番话后,整个人立马清醒了。

    她推了推旁边的商临均,轻轻的说:“有人给你打电话了,很重要的事。”

    商临均被岑乔推的一晃,立马清醒了,在接过岑乔递过来的手机后,发现通话时间已经有几分钟了,显然岑乔应该已经听了一些话了。

    他没有解释,直接冲电话里的余飞说:“把刚刚说的话全部重诉一遍。”

    手机另一端的余飞自然也已经知道了刚刚接电话的不是先生,心里忐忑的憋住了气。

    在把话干练简洁的说完后,手机就直接被挂断了。

    余飞一脸懵逼,他知道先生肯定是生气了。

    商临均并没有像余飞以为的那样生气,他一只手揽住岑乔的腰身,一边和她解释刚刚她听到的话。

    “乔乔,你也知道一凡这段日子出了事,我赶回来的时候,虽然及时找了人查探事情的真相,可是查到的都是一些表面上的信息,可是我和一凡认识二十多年,又岂能看不出他这分明是中了套。”

    “一凡他从小就习练了各种武术,可以说他的底子是非常不错的,虽然当时围堵言封的人有十来个,可是论起武力,他们两个人和他们单挑是绰绰有余的。”

    岑乔静静的听着他的分析,在听到这句话后,心里是颇为惊讶的。

    她不敢想象,两个人和十多个人单挑还能完胜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不过她知道商临均是不会骗人的,既然他这么说了,那么就一定是能够做到的。

    “我们在北城呆了这么多年,说实话,惹下的仇家并不少,但是能够如此胆大妄为的算计他的并不多,乔乔,我跟你说这件事,一是不想瞒你,二则是,我担心那个人会找上你,所以,这段日子,你可以一直待在我身边吗?”

    “什么意思?”岑乔不太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是他们俩要形影不离吗。

    商临均也不在和她绕弯子,直说道:“我的意思是,让你在我身边工作,这样我既可以天天看着你,借以慰藉想念,二又可以好好保护你,不让别人伤害你。”

    “可是我不会做你公司的那些事啊。”岑乔想要打消商临均这个念头,虽然说在知道有人也许会找上她的时候,心里很是恐惧。

    可是她却不想变成商临均身边的金丝雀,被他养着。

    商临均眼神里闪过一丝沉暗的光,好一番的劝解后,才勉强让岑乔答应试着在他身边工作。

    就和一般的试用期一样。

    一旦她在元盛的试用期没过,商临均就不能在要求她留下。

    商临均深思之后,点头答应了。

    两个人起床的时候,时间已经九点了,往常商临均去公司都比较早,难得这么晚,还是想着昨天是父亲替他代班,今天干脆在代一次好了,所以心安理得的抱着温香软玉躺在被窝里沉眠。

    结果下了楼后,发现又一正和老头子在一边下棋,见到他们下来,轻飘飘的一句:“休息够了,就去公司,你早早的把事情做好,就可以修长一点假去过你的旅行婚礼,我反正是代不动你了。”

    商临均难得被噎住了,本来还打算带岑乔出去好好的玩一天的主意要泡汤了。

    他应了声是,就和岑乔一起去客厅吃饭。

    吃完后,商临均觉得带岑乔进元盛的事,应该要和老头子说一声,便走过去简单的说:“父亲,我打算这段时间让岑乔进公司,你觉得怎么样。”

    商离远看着难得好商好量的和他说话的儿子,心里难得高兴,不过语气仍是不冷不热道:“你都已经决定好了,就去做吧,反正公司我已经全权交托给你了,这些事情没必要问我。”

    商临均自然听出来老头子的话外音是同意的。

    便点了点头,拉着岑乔朝外面走去。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商离远无奈的摇了摇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