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糖衣炮弹
    商临均带着岑乔进公司的时候,每个员工面上都带上了一丝震惊之色。

    毕竟谁不知道自家总裁冷(情qing)冷心,(身shen)边干净如白纸,从没有乱传的绯闻。

    现在竟然光明正大的带着女人进公司,这显然是未来总裁夫人的节奏啊。

    有些人则想到了昨天的(热re)搜,本来大家还以为是别人造假的消息,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这一消息眨眼间从公司的聊天群里传向了每个人的耳里。

    岑乔进了商临均的办公室后,顿时就不搭理他了。

    她虽然没有进过公司,可是她也知道,和公司的总裁走在一起,她还想要风平浪静的在公司度过这段时间显然已经是不可能了。

    岑乔这时候还没意识到昨天的(热re)搜造成的影响,其实早在昨天的照片爆出来之后,就已经注定她想要的平静离她远去了。

    商临均苦笑了下,他知道岑乔恐怕是生气了。

    趁她不搭理自己的时候,拨打了个内线电话。

    然后岑乔就眼睁睁的看着两个男人搬着一个办公桌进了办公室。

    直到他们放下离开之后。

    岑乔才一脸疑惑的问向商临均:“你这是打算让我和你一个办公室吗?你这是嫌今天的消息流传的还不够广吧。”

    商临均可不想背这个锅,他掏出手机,把昨天关于他们俩领证的消息搜索出来后,直接递到了岑乔的眼前。

    岑乔亲眼看到手机上面的千万点击率后,嘴角都提不起来了。

    抽着嘴角道:“你怎么不早说啊。”

    早知道传的这么管,她才不来他们公司。

    商临均自然明白她这句话的内涵,摸了摸鼻尖不说话。

    见事(情qing)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岑乔自然也只能接受。

    她还记得她是来元盛上班的,她坐到属于她的那个位置上后,手撑着下巴问他:“商先生,你有什么工作要吩咐我呢。”

    商临均见她已经进入了职员的角色,倒是也认真了起来。

    他从办公桌上拿起了一沓文件,放到了岑乔的桌子上:“这些资料是需要翻译成英文和意大利语的,你可以做得到吧。”

    岑乔点了点头。

    “好,那你就先看这些文件。”商临均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他比谁都清楚岑乔骨子里的坚毅,如果他什么工作都不交给她,怕是她没几天就会想要离开。

    所以他交给她的这些都是最简单的翻译文件。

    当然因为公司里会意大利语的人并不多,几乎这些都是他自己翻的。

    现在让乔乔翻译,也算是帮了他自己一个忙。

    不过岑乔的意大利语其实学的并不算特别好。

    只是勉强可以看懂的阶段。

    所以很快,岑乔就遇到了困难。

    岑乔看着自己已经翻译了五分之四的文件,蹙着眉,眼神偷偷的看向正在认真办公的商临均。

    她心里暗恼,刚刚干嘛那么直接的答应了。

    她偷偷的打开网页,把意大利语打上去,打算求教百度。

    不过为了不让文件**暴露出去,她是一个单词一个单词顺序打乱的打出去的。

    两个人工作到中午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商临均喊了句进来,岑乔就看着刚刚其中一个替她抬办公桌的男人走了进来。

    “先生,你和夫人中午要吃什么,我去给你们带上来。”

    岑乔静静的听着他的声音后,才发现他的声音有些耳熟。

    不正是,早上给商临均打电话的人吗。

    岑乔暗戳戳的瞄了他几眼。

    商临均本来想问岑乔想吃什么的,但是在注意到她偷看余飞的眼神后,顿时心里一阵不舒服。

    “你下去吧,我们出去吃。”商临均直接叫余飞下去。

    “是,先生。”虽然奇怪以往先生在公司的时候不都是吃外卖,只是在看到夫人的时候,他顿时想到,既然夫人在这里,那么先生肯定是要带夫人出去吃的。

    见人离开之后,岑乔才不再看他,重新看起了文件。

    只是一只宽大修长的手掌突然按住了她手中拿着的文件。

    “走,去吃饭。”商临均语气低沉的说,听起来似是不高兴。

    岑乔却没察觉,毕竟他天天都是这副样子,她都习惯了。

    “等我翻译完这段,马上就好了。”岑乔从文件里抬起头看向他,语气带着商量。

    商临均还真没想到,她一工作起来又变成了以前那副女强人的模样,不过,他不打算养成她不及时吃饭的坏习惯。

    伸手把她的文件拿过,他从办公桌上拿出一只笔,格外顺畅的把岑乔还没有翻译的那一段直接写了上去。

    岑乔接过去看的时候,一脸郁闷的看了他一眼:“你自己翻译这么快,根本就不需要我啊。”

    “怎么会不需要,你在我(身shen)边,就是我的动力。”商临均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放着甜。

    岑乔被他的话说的心中甜蜜,不过糖衣炮弹的威力显然在她这里已经逐渐的降下去了,她很快就颇为淡定的回了一句:“既然这样的话,你在办公桌上摆一张我的照片,效果也是一样的。”

    商临均摇了摇头,一根手指头直接点在她涂抹的樱花唇彩上,来回摩挲,笑道:“怎么可能一样,照片只能看,不能触碰到你,就连吻,也没有你的温度。”

    他轻轻的俯下(身shen),温暖的薄唇把那一丝清凉的温润,直接印在了岑乔水润的唇上。

    分不清是谁被谁蛊惑。

    两个人清醒的时候。

    岑乔已经被他压在办公桌上吻的气喘吁吁,一声又一声,像是婉转的钢琴键,敲在了他的心上。

    商临均鼻尖抵住岑乔的鼻尖,声音沙哑的说:“我真是败给你了,要不是在办公室,真想把你”

    他最后一句话是紧贴在她耳边说的,岑乔听了之后,本来就艳极的脸上绯色更如血一般,手直接推开他,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后,淡定的像是刚才轻轻的喘息的人不是她一般。

    “走,不是说要去吃饭吗?”

    岑乔踏着高跟鞋,率先的朝前走去,站在她(身shen)后的商临均,看着前方岑乔粉嫩的耳尖,摸着唇轻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