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哄老婆
    商临均发现岑乔不太擅长意大利语的时候,是第二天开会的时候。

    以往他的文件都是由余飞送进去,除了一些比较重要的是由他自己拿着。

    他和往常一样拿着文件打算放到展映的会议桌上时,突然发现他本来要拿的这一份,并不是他要的。

    他眼神一斜,不经意的看了站在他(身shen)后的岑乔一眼。

    心里已经猜到了什么,昨天让岑乔帮他翻译文件的时候,其中有两份非常相似的文件放在了一块。

    一份是关于sunny最新款的服装版权,一份是关于sunny最新款的饰品。

    这两份合作案,都是公司这段时间打算正式打板,然后投入开发,慢慢流入市场。

    商临均当初在意大利虽然呆的时间不长,但是每天都有挪出一些时间出去和那些公司的总裁探讨。

    这两份文件就是他在意大利探讨出来的其中之二。

    因为是同一家公司谈出来的,虽然产品不一样,但是几乎条例相差无几。

    岑乔大概是没有注意,就把另一份拿了过来,实则这另一份是半个月后才启动的计划。

    而在来会议室之前,商临均特意和她提了一句,说拿的是关于sunny新款服装那份,就是为了防止她混乱。

    岑乔第一次参加公司内部会议,商临均本是不打算让她来参加的。

    因为她以前虽然也算是开过很多次会议了,但是失去记忆之后,她是所有的一切都忘记了。

    不像别人失忆,不过是失去记忆,她却是连以前根深蒂固学过的东西统统都忘的一干二净了。

    对于新人,就算是有些人自持(身shen)份不一般,却也会想为难为难。

    更难况那些股东们私下里都是知道岑乔的(身shen)份的。

    商临均在公司得罪的人不少,别人不敢为难他,却不一定会对她手下留(情qing)。

    好在放映的东西还没开启,他随手把文件盖上,双手对插,说:“刘总,公司新建的厂房,已经建好了吗?”

    除了sunny家设计师的稿子,其他的都要他们自己来做。

    首先要准备的自然是场子和机器。

    这方面,他交给了擅长和底下人关系打的火(热re)的刘总。

    本来这些天找厂房找的头大的刘辉,本来正想趁着总裁讲话的时候,偷偷睡一觉。

    没想到,突然就被抓包了。

    好在他才眯了一会,脑子虽然有些昏昏沉沉的,但整个人还是非常清醒。

    立刻站了起来,眯着本来就小的眼睛道:“找到了,就在北城柳岸区附近。”

    商临均面色很严肃,看起来似乎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却见他突然低下头,似乎在想什么。

    站在他座位后的岑乔也是一脸疑惑。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商临均却突然放下手中的东西站了起来,看着底下看着他的众人,难得露出一丝笑,并且赞扬了一番刘总:“很难得公司的效率变得这么快,今天开这个会,本就是想观察一下大家,不过,现在看来,很不错,刘总,虽然对于你这么快就找到了厂房,我对你的能力表示很看好,不过这些厂房还是要自己去勘察一番,比如看一下四周的环境,容不容易起火,我们公司难得亲自开办服装建厂,最需要注意这些。”

    坐着的众人,纷纷点头。

    刘总更是直接伸起手来,商临均轻挑了眉,好奇他想说什么,点了点他。

    刘总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然后咧着嘴说:“要不,我现在就去吧,我昨天还没来得及去看呢。”

    这一次,商临均没有答应他的要求。

    反而让他坐下来后,才当众宣布:“厂房的事,我打算亲自去勘察,你们好好处理好我前几天给你们安排的事(情qing)。”

    他说完后,就开始收起文件,直接说散会。

    一直到大家都茫然的觉得今天总裁太好说话,觉得今天说到的事简单的根本就没有必要开这个会时,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大家都被忽悠了。

    昨天还一脸严肃的说要把sunny文件里有些不合格的地方重新规整好,尽量做到完美无缺的人,今天突然扯到别的话题,大家还一脸认同。

    商临均也算是洗脑总裁第一人了。

    回到办公室后,一直清醒的岑乔一脸懵((逼))。

    直到商临均重新坐回座位上时,她才扒过去看他,眼神带着犹豫的问道:“你们公司做事这么不严谨的吗?”

    商临均勾起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手指轻轻的勾住她额头前的一丝话,站起(身shen)子,把两人的距离拉近后,才说道:“你想说我不严谨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的炫耀你的智商。”

    岑乔尴尬的笑了一声,才装作一脸正经的问:“我真不是故意这样说的,可是这是事实啊。”

    商临均本来不想打击她,但是看到她这么幸灾乐祸的模样,实在按捺不住心里的恶趣味,直接把她拿错的文件递给她,说:“你看了这份文件后,在说这句话。”

    岑乔不明白她说这话和文件有什么关系,伸手接过去,翻了翻。

    商临均看她变(情qing)未变,显然没有看出问题出在哪里,扶额无奈的抽出另一份,然后把标题直接点出来。

    “我手上拿的这一份文件是sunny服装的版权,也就是我今天开会要用到的,你早上给我拿的那份,则是关于饰品的,现在你知道问题了吧。”

    商临均话说的流畅又好听,岑乔却是瞬间就丧气的趴在了椅子上,唉声叹气的看着他,一脸歉意的说:“原来都是我的错,我应该早点和你说,我的意大利语其实并不是特别好,却非要逞强的说没问题,如果早点告诉你,今天你就不用为了护着我,而专门说起那些无关的事。”

    商临均见到岑乔真的难过了,心里顿时也难受了起来,一边暗自抱怨自己干嘛要故意招惹她,让她伤心,这件事明明可以更好的和她说,却非要做的这么直白。

    他一边把她抱入怀里哄着,一边说道:“也是我临场经验不够好,连文件里写的东西都记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