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岑乔,我越来越爱你
    “哪有,文件是我翻译的,你又没看,你也是太信任我了。”岑乔比起自己难过,更见不得他把锅全部背在(身shen)上。

    “以后不要让我在给你翻译这些东西了,我只会给你添麻烦。”她这次是真的被打击到了,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商临均捧着她的脸,让她正视着他,然后一字一句的说:“乔乔,在我心里,你已经做的足够好了,你以前没有学过意大利语,真正学起来也只有那三年,三年你能够做到说听写流畅就已经算是天才了,不怕你笑话我,我学意大利语的时候,花的时间可比你长。”

    为了逗她开心,商临均也是竭尽全力了。

    岑乔难得听商临均说起自己的不足之处,本来还压在心里的沉重迅速被掩盖了下去。

    好奇的问:“你花了多久,快告诉我。”

    “就知道你想听我的糗事。”商临均捏了捏她(挺ting)翘的鼻尖,在她躲闪着要逃离的时候,紧紧的把人按在了怀里说:“我虽然小时候成绩一向不错,但是语言类并不是我擅长的,从八岁到十八岁,整整十年我才做到把这些东西彻底记入脑子里。”

    “那也很厉害啊。”岑乔眼神里带着安慰,毕竟如果是她的话,十年让一门语言成为母语一般的存在,可能花费的时间也差不多。

    当然,岑乔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不知道商临均当时是学了好几门,并不单单是这一种,直到很久之后发生的一件事中,她才察觉到的。

    大概是白天受了打击,下午再工作的时候,岑乔虽然认真又细心,但是神色间恹恹的(情qing)绪还是隐藏在眼神里。

    晚上回去的时候,为了让岑乔开心一点,商临均特意带她一起去超市买菜,说晚上给她做饭,以表今天的歉意。

    岑乔虽然觉得真的要说歉意的话,恐怕应该是她说,可是看着他乐在其中的样子,到底没在多说。

    商临均拿着在超市挑选的鱼放在钉板上,岑乔和莫婶站在一边看着。

    莫婶很是担心的说:“先生,要不还是我来吧。”

    看着先生那双拿笔的手,现在竟然一手拿着刀,一手按住鱼,小心谨慎的打算从鱼头中间直愣愣的切过去。

    莫婶忍不住的转过了头。

    岑乔乐哈哈的笑了两声,然后在他要切上去的那一霎那,走到他(身shen)后,柔软细腻的手轻轻的覆盖住他温暖宽厚的大手,笑眯眯的说:“不是这样切的,我来教你。”

    她抓住他的手,手把手的让他的手拿着刀横着切了下去。

    在把头干脆的切下去那一刀,本来沉浸在她主动送抱的(情qing)绪里的商临均,顿时清醒过来。

    看着那剁断掉的鱼头,那还鼓着鱼白眼的眼珠子令他打了个寒颤。

    他甩去心里那复杂的心绪,把注意力全部转移到岑乔的手上。

    一直到这道红烧鱼做好之后,商临均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

    看着红辣辣的鱼(身shen),商临均担心的问她:“你不怕辣吗?放这么多辣椒。”

    他记得以前的她最怕吃辣椒。

    一点点的辣都要缓和很久。

    吃多了还会肚子痛。

    岑乔伸出筷子夹了一口试味,发现味道浓郁香辣刚刚好之后,满意的点点头。

    然后笑容婉丽明媚的说:“不怕,人生怎么能够缺辣呢,酸甜苦辣,我最(爱ai)的就是辣和苦了。”

    商临均蹙着眉,看着现在生活习惯和以前判若两人的她,如果不是确定她是岑乔,心也仍然为她触动,他恐怕真的要以为她是换了一个人。

    怎样的生活能够彻底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习惯。

    贫穷也许可以,可是那些年有商云照顾她,别的事(情qing)他可能不会相信他,但是对于在照顾岑乔的事上,他相信他不会弱于他。

    看着商临均复杂的眼神,岑乔眨了一下眼,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她却是主动撤了手,笑着对他说:“我帮了你一次,下面你就要自己做了。”

    岑乔走到一旁把手洗干净,然后把菜端回客厅,重新走到莫婶(身shen)边看他做菜。

    后面的每一道菜,她说到做到,没有在插手。

    出锅的每一道菜色,看着都很喜人。

    结果吃的时候,岑乔把商临均自己亲手做的那些,大口大口的夹起来。

    看着她囫囵吞枣的模样,商临均心里很是满意的说:“这么好吃的吗?”

    岑乔没理他,只是加快夹菜的速度。

    却不料,商临均突然兴起的给自己夹了一筷子。

    岑乔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着他咽了下去。

    然后他的面色迅速变得一言难尽起来。

    看着还在继续夹菜的岑乔,商临均抢过她的筷子,不让她再吃。

    难看的脸重重的斥道:“味道那么咸,吃坏肚子怎么办,不准吃了。”

    双手端着盘子,昂首阔步的离开了客厅,把菜都倒去了垃圾桶。

    回来的时候,桌子上只剩下了那一道还可以入口的鱼。

    “我让莫婶再给你做几道菜吧。”商临均看着她还没吃饱的模样,很是心疼的说。

    “不用了,我都快吃饱了,将就着吃吧。”岑乔一边把鱼(肉rou)夹到他碗里,一边自顾自吃起来。

    看着这样不同以往的她,商临均眼中闪过一道晶莹,却很快就抿去。

    晚上,岑乔睡着之后,商临均侧过(身shen),静静的看着她沉睡的脸。

    虽然这张脸比起以前的那张脸没有那么自然,可是在他的心底却变得越来越清晰。

    商临均心里明白,清晰的不是那张脸,而是那个人。

    即使是现在这样(性xing)格稚嫩的她,他竟然也喜欢,并且这份喜欢越来越深。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总会让你觉得(爱ai)不够,因为你完全没办法想象,你能(爱ai)她到哪个地步。

    商临均忘了是从哪里听到的这句话,以前的他嗤之以鼻,现在却是觉得,只有这句话能够表现他心里对她的感(情qing)。

    岑乔,我越来越(爱ai)你了。

    你呢,什么时候更(爱ai)我一点呢。

    商临均把她抱的更紧,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后,才终于睡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